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一个问题,又名想太多

今天的雅典晴空万里,到处是被大太阳晒到精神崩溃的游客。

但是卫城还是牛逼的!建议大家列入人生必看景点之一。虽然大家都被晒成死狗,但上来一堆人就会great、amazing、fantastic等等地惊叹百八十遍,然后顶着太阳拍各种逆光留念照片,时不时还有人试图触摸,然后就被从小黑屋里窜出工作人员制止。

顶着晒死人的太阳爬上爬下,然后爬到了奥林匹克宙斯神殿(好像叫这个名字!)叫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里面有阴凉。于是我坐在橄榄树和不知道啥树的树荫底下吹了一个多小时的风……终于感觉灵魂苏醒的同时脑洞也跟着大了起来。

——圣斗士要拿什么签证啊?

思考了整整半小时。

没记错的话大小艾和撒加兄...

[王喻] 有一天(二十三)

喻文州度假归来,神色不变。发放一圈俄罗斯套娃,给了小卢最大的一个。黄少天嘟着嘴幽怨,“以前都是给我最大的……喻文州,你变了变了你就是变了!”

“因为我给了队长攻略啊!极光很难见到的!”卢瀚文抱着套娃,“你不要偷偷换走我的套娃哦,我会告诉队长,罚你吃一个月秋葵。”

“你这个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心肠如此恶毒。”黄少天扔下套娃,捏住卢瀚文的鼻头,小孩吱哇乱叫,黄少天突然警惕地竖起耳朵,“喂,你有没有觉得……队长变了?”

卢瀚文摆手摆脚,“没有!队长还是最爱我的!”

“放屁,队长和我天下第一好,不对,”黄少天痛心疾首,“他再也不跟我天下第一好了。”

卢瀚文不解,“为什么啊?黄少你终于认清形势,...

[王喻] 有一天(二十二)

这一天,方士谦正坐在河边看风景。一个突如其来的空虚,他拿起了手机。

“大眼,吃了没?”

掐指一算,北京时间九点半,按王杰希的生活规律,应当结束了夜间训练,处于放空的贤者状态——王杰希放空就是放空,非常专注地坐宿舍的懒人沙发里闭目养神。方士谦摩拳擦掌,“喂,又做眼保健操呢?”

王杰希迟迟没有回复,这让方士谦感到一丝诧异。“夜训结束了啊……难不成吃夜宵去了?不要脸,吃烧烤不叫我。”对着面前的牛排便是阵阵嫌弃,“喂,王大眼,王队长,王杰希!干嘛去了……”

“忙。”

王杰希惜字如金,方士谦悻悻,“至于么,又特训啊?”

王杰希本赛季状态奇佳,从专业评论到微博键盘侠,十之八九认为魔术师还能继续...

[王喻] 有一天(二十一)

我之前没谈过恋爱,王杰希低声说,听上去便有几分惋惜。喻文州的声音在暗夜的浸润下带了丝若有若无的沙哑,“没谈过?不会吧。”

“真没有。”王杰希老老实实忆往昔,“那会儿我做最后一排,满脑子净想着游戏了。”

“玩游戏不好么?”

“瞎玩儿,荣耀还没出……玩了些别的,挺没劲的。”

“没劲,那你还玩?”

没劲,没劲也玩儿。那会儿年轻的王杰希不是玩游戏,而是跟他家的老头子较劲。家里成天响着听不懂的戏曲,眼镜来了又去,老的毕业了,新的接踵而至。老头对他们比自己这个亲儿子还亲,帮忙找工作,帮忙介绍对象,到处打听能不能买到便宜点儿的房子。为什么呢?“人家学习好,才考得上博士。我爸催我认真读书,拿他那些学...

[王喻] 有一天(二十)

这次全明星赛一直在搞事情,黄少天对哄笑的记者大摇其头,“哎!我总觉得,某人阴魂不散啊!”

“输了不要怨社会嘛黄少,”记者揶揄,“某人说他不背锅。”

“他连手机都没有你怎么知道他说不背锅?”黄少天呵呵,“再说了,他说不背锅就不背锅?这分组名单谁出的!不是他?”

记者说,“不是抽签决定的么?”

黄少天说,“你这是暗讽我手黑还是脸黑?士可杀不可辱,今晚竞技场见。”


夜雨声烦没追着索克萨尔,比赛开始后,他像一支离铉的箭,提着冰雨,直奔王不留行而去。王不留行骑着扫把转身便飞,夜雨声烦顿了顿,开始在公频大肆刷屏。

“王大眼,战个痛!”

“王大眼,战个痛!”

“王大眼,战个痛...

[王喻] 有一天(十九)

下雪了。细雪连绵,落地即化。断桥不缺游人,纵然柳树光秃秃地只剩枝条,仍然挡不住欢呼,闪光灯和熊孩子的尖叫。

“冷不冷?”喻文州问,“没暖气,受得了吗?”

王杰希穿着羽绒服,他不爱戴围巾,江南潮湿的冷风一吹,倒真有几分寒意。“还成吧。”

喻文州连羽绒服都没穿,呢子风衣,看起来像个大学生。“其实不算太冷,还在零度以上。”

王杰希“嗯”了声。零度以上就不冷吗?他听叶修提起过,刚来杭州头两年,每逢冬季必然长冻疮。“又疼又痒,那滋味儿甭提多酸爽啦!”叶修一面说,一面心有余悸地搓手,“手冷脚冷,喝口热水下去,进肚子里就凉了。哎,你别不信,还是暖气好!”

“广州冷吗?”

“广州?比杭州要暖和一些...

[王喻] 有一天(十八)

然而赛季总是忙碌的,没空精装修。这事儿也不能交给老爷子,许斌装房子时被迫参考了父母的意见,不得不走欧式风格,王杰希想起来那墙上贴的花砖,仍不免一阵心悸。

“不过,我爸的话,估计会选那种中式家具吧。”王杰希跟许斌聊天,“感觉一不小心撞下腿,都得撞青了。”

许斌说,“你自己装!千万别告诉你爸。你看看我,活生生的例子哪,惨……”

“等过几年,你再重新装呗。”子女成年了,在家长眼里却永远还是孩子。“我再等等,其实也没想好怎么弄。”

“这个装房子啊,总之,你自己看着顺眼最重要。”许斌抱怨自家像个宾馆,还是城乡结合部那种,“花花绿绿给我贴了一墙,昨儿我妈拎回来俩假狼狗摆客厅,给我吓一大跳。她觉得威...

[王喻] 有一天(十七)

喻文州轻轻地拍一拍黄少天圆滚滚的腮帮子,柔声道,“如果爆炸了,女神可就被别人追走了哦。”

黄少天顿时像只被抢走所有瓜子的仓鼠,生无可恋地栽倒在键盘上,“别提了——”突然精神大振地爬起来,“队长队长!教我画画吧!”

“少天想学画画?”喻文州看了眼手机,没有新的信息。“学画画,关键是熟能生巧。”

“这个熟要多久才能生出巧啊?”黄少天一把捂住喻文州的手机屏幕,“哎呀队长别看了,你那么聪明,又是人生赢家,帮你可怜的兄弟我想个主意嘛!你说,你说,”垂下褐色的大眼睛,扭扭捏捏道,“也不需要画多好,呃,我就是想画个枪炮,哦不,弹药专家!”

“弹药专家?其实以我的经验……”

“哦!队长你说,你什么经...

[王喻] 有一天(十六)

直播活动如火如荼,有一天,王杰希也终于下海。

电竞选手直播都很有自己的风格,话多如黄少天,吃零食如张佳乐——因为张佳乐特别喜欢某款薯片,据说厂商有意接洽代言。论坛匿名小号放料,说那薯片乃孙哲平控股,张佳乐气得命,在微博PO出淘宝截图,“老子自己花钱买的!”

也可以请朋友代付啊。小号,粉和黑纷纷表示。

“所以王大眼你也得搞点花头出来,”叶修听闻王杰希要开直播,在百忙中献言献策,“那个,比如——”

“叶主任不直播啊?”王杰希笑问。

“哎呦,还直播呢,有那空哥早睡觉去了。”叶修悻悻。“我看咱们这边儿就你直播还靠点谱,指望谁呀我……”

回到帝都的叶神,口音迅速回归。王杰希觉得,直播就直播呗...

[王喻] 有一天(十五)

新赛季伊始,微草发挥得相当稳定。

“别跟我扯这些,”方士谦白天不懂夜的黑,“啊,我跟你说大眼儿,你要享受生命。”

“您又在哪条河边儿喝酒呢?”王杰希打个哈欠,十二点了,凌晨,午夜,汉语里能有一百万种描述,“我先睡了。”

“睡什么呀,这才几点!”

“您那是上午中午还是下午?”

方士谦避而不谈,“没有恋爱的生命是苍白的。所以你的打法缺乏艺术感。”

王杰希问,“依您的高见,联盟里哪位的风格有艺术感?”

方士谦拒绝回答,“我都退圈了!”

“不行,真得睡了。明儿得早起训练。”王杰希睡下,第二天被小黑挠门的动静闹醒,拿起手机一看,不得了,方士谦洋洋洒洒,足足发挥出一整篇论文来。

“世界这...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