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一)

割腿肉卖安利。


[王喻]有一天

有一天,一只猫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猫就掉坑里了。

(一)

北方七月的风很有点儿意思,干,热,还悄么四儿地带着点凉意。王杰希坐在高高的白杨树下,拽了把汗湿的衣领。

难得黄少天一言不发,他在专心致志地对付手里的甜筒,速战速决,要不然淌一手糖浆和水的混合物,黏黏糊糊,腻腻歪歪。

不过已经晚了。

“妈的难吃,”黄少天愤慨,“太甜了,全是添加剂!不值票价。”

喻文州体贴地抽出几张纸巾递过去,黄少天一边擦拭手指,一边批判周泽楷见利忘义,“……都不送优惠券的?还够不够朋友?”

你们本来也不是朋友吧。王杰希默默吐槽。仰起头,高高的白杨抖着树叶,刷拉拉地似乎在嘲笑这个世界。贾宝玉不喜欢杨树……等会儿,是贾宝玉吧,还是林黛玉,王杰希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他模糊地记得《红楼梦》里有个主要角色批判过杨树,嫌杨树叶子吵闹。典型的小资产阶级情调,王杰希皱起眉,杨树叶子不好么,好得很,叶柄可以玩游戏——不过当时他只是围观,为了确保胜利得把那些粗壮的叶柄放到鞋里捂一捂……真是散发着奇怪味道的童年啊。

“队长你不要买甜筒,一点也不好吃。”黄少天继续喋喋不休,“哇你看这个包甜筒的纸,周泽楷他笑得好恐怖。”

“挺帅的啊。”王杰希忍不住发话了,“不好吃,你不都吃完了?”

“我花血汗钱买的诶!”黄少天背上像炸起一排刺,“我乐意,我就吃,你又不是队长你管我?”

“对我不是你队长。”双重意义上的,王杰希既不是蓝雨的队长,也非国家队的队长。而在这个七月风和日丽的一天,他,喻文州和黄少天,三人一起跑到了动物园。匪夷所思吧,可票根就在他的裤兜里蜷缩着。到处是十三岁以下的儿童与头发花白的老人,尖叫声仿佛陀螺在耳膜碾压旋转,王杰希第二次拽了把汗湿的衣领,他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走不走。”王杰希说。

“走。”喻文州永远和气,他带了一只挎包,矿泉水,纸巾,清凉油和电动小风扇。黄少天毫不见外地翻出那个小风扇,对着脸嗡嗡嗡狂吹。“啊……这里,”他的声音有些变形,“叶修……为什么……不来?”

“他说,他七岁之后就没来过动物园。”喻文州替王杰希回答。

“我十岁之后也没去过动物园。”黄少天抹了把额头滴落的汗珠,“最后一次是小学组织春游,哇蠢死了,我朝大猩猩捶胸口,那个猩猩它居然发怒了!”

猩猩么,北京动物园里应该也有。王杰希估摸了估摸,嗯,起码猴子是有的。三人很扎眼地走在无数的熊孩子中间,太阳不知疲倦地散发着热度,没有凉风了,这里没有商场……自然不会有冷气。

“……狼呢?”黄少天问喻文州,仿佛喻文州是本《十万个为什么》。大热的天,他拉着喻文州不放,像是要贴在他身上,嘀嘀咕咕地问一个又一个极为幼稚的问题。狼去哪儿了,狐狸去哪儿了,斑马为什么是黑白条纹的,袋鼠为什么没精神。“诶,黄少天,”王杰希优哉游哉地跟后面,突然开口,“你看那边。”

黄少天说,“哈?”举目四望,“怎么啦!”

“猴山,缺个猴王。”王杰希笑笑,“你正合适。”

“我次奥王大眼你骂我,”黄少天跳脚,王杰希津津有味地欣赏,问道,“你就这么逗猩猩的?”

“你妹!”黄少天回骂,可是天真的太热了,这骂人也骂的有气无力的。

 

走啊,走啊,走啊。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奇怪的地方。

黄少天鬼祟地蹲下身体,玻璃后面是一片人造的树林,草地湿润,树枝上吊着一大一小两只毛茸茸的动物。

“哇……”

王杰希抄着口袋,手指触碰到那团蜷缩的门票。难得的休息日,他邀请喻文州来动物园。睡懒觉不好么?或者找个凉快的地方喝喝茶。或者去名胜古迹,哪位王爷的府邸花园,再不济去三里屯溜达溜达。他怎么就选了动物园?

“文州啊,文州你怎么躲到这里了!”黄少天碎碎念,饱含深情,“文州!多日不见,你连孩子都有了!他那么像你……”

“喻文州,”王杰希用肩膀撞了下笑眯眯的蓝雨队长,“我觉得吧,黄少天在嘲讽你。”

“王大眼,”黄少天愤怒地转过头来,“你少来挑拨我和队长的关系!你挑拨不了的我告诉你!”

“哦。”王杰希一脸坦然,“我陈述事实。”

“文州,”黄少天深情地凝视着那只毛茸茸的动物,“你动一动,动一动啊!”

“我真觉得他在嘲讽你。”王杰希低声说。

喻文州笑得也很坦然,“没有啦。”

“你们开心就好。”王杰希大度地表示,“挺好的。”

转了一圈儿,该看的都看了,黄少天买了只企鹅玩偶作为纪念品,抱在怀里,看起来热得要中暑了。

“你无聊吧。”王杰希瞄后视镜,“后面坐着去。”

但黄少天挤进副驾驶位,飞快地系上安全带,嘴里哼着歌儿,什么“小拳拳捶你胸口”。企鹅郑重地坐在他的膝头,“我就喜欢坐这里。”

喻文州从善如流地坐后排刷手机,对王杰希和黄少天的斗嘴视若无睹。都多少年了,是该习惯了,王杰希心里盘算去哪搓一顿,这时就听黄少天神秘地掐细了嗓子,用气声说,“王大眼啊——”

“嗯。”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盘算什么坏主意。”

“……”

“告诉你,我全知道。”黄少天得意地向后瞥了一眼,喻文州在聊微信,大概向叶修汇报行程,“嘿嘿,不光我哦,我们队长也知道。”

 

 


评论(57)
热度(770)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