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二)

刚拐进胡同,就听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唱的是那才子佳人成双对,柳暗花明又一村。

王杰希瞄着后视镜将车停稳,心想,老头子在家,得,省的找钥匙开门了。

果不其然,开门的是那位眼镜师弟。师弟又惊又喜,“师兄,你回来啦!”

王杰希本着脸不动声色,就听老头子不满地咳嗽,“管他干嘛?来来来听这段儿——”

 

从小到大,王杰希都是“师兄”。

这事儿呢,主要怪他家老头。王家老爷子在某个大学任职,至于是戏剧学院还是戏曲学院,教的是喜剧、戏剧还是戏曲,王杰希始终没闹清楚过。人道是不疯魔不成活,王老爷子在疯魔的间隙,活得十分清醒:“我跟你讲,什么都是虚的。”

王杰希就问,“那什么是实的?”

“钱。”斩钉截铁。

有道理,人间至理。但王老爷子属于小富即安,钱够吃饭睡觉养儿子做学问即可,并没有赚他一个亿的宏伟目标。王杰希小学时他爹升了教授,带三两个硕士和三两个博士。有一个老来子还不够,非给自己整一堆儿子闺女,王杰希瞅着自家老子满面红光,心中迷惑,冷不丁就被叫了声“师兄”,于是这帽子至今戴着,估计不到老头见马克思……摘不下来。

中二时期的王杰希十分郁闷:明明我年龄小,为什么管我叫师兄?拜读了几本武侠小说,按金庸老师的指点,他理应被称为“师弟”。不过王杰希的淡然的外表内掩藏着一整个不羁的灵魂,不做师弟!要做就做最大的那个。大师兄才是人生赢家啊,不信,不信你们看令狐冲。

王大师兄走进客厅,就见老头子坐在太师椅里,双目微闭,摇头晃脑。暑天开了一路,嗓子又干又热,王杰希手刚碰到茶壶,就被敲了一下。亲爹瞪圆了眼睛,喝道,“这也是你用的?”

眼镜连忙赔笑,“师傅别生气,师兄从外头回来,热……”

“不用替他说话,一年就回来两次,不忠不孝。”老头血口喷人,手里还捻着王杰希前个星期上供的紫檀佛珠。叶修老嘲笑王杰希一身北京爷们儿气,揶揄他,“喂,你盘的核桃呢?你这就落下风了吧!人老孙就一对儿,盘的油渍麻花的……”

油渍麻花,这是好词儿吗。王杰希瞅了眼那串佛珠,好像不怎么油亮。“我回来拿护照。”他解释,“下星期——”

“苏黎世是吧!”眼镜突然兴奋,“我知道我知道,新闻上有!世界锦标赛!”

“邀请赛。”王杰希淡然纠正了一下细节,眼镜身处兴奋的顶端,根本没听到,“师兄啊,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文艺理论的,”说着喉结动了动,脸红了好大一片,“呃,就是,我有个朋友,特喜欢你,特崇拜你,特、特想要你签名,我……”

老爷子掀开眼皮,“谁呀?”

眼镜报了个人名,听起来估计是个姑娘。老头嗤之以鼻,“她呀。成天穿裙子,涂脂抹粉的。她导师也不行!就知道钻营……不懂点到为止的道理,麻烦喽。”

眼镜可怜巴巴地看着王杰希,露出求助的神色。王杰希来得匆忙,身上没带任何周边产品。去自己房间找出许久不用的护照,顺手在床头抽屉一翻,倒是还有俩微草出品的笔记本。翻开签上大名递给眼镜,眼镜感激涕零,鼻尖的青春痘闪闪发亮,“师兄!大恩大德,小生……”

哎呦可别,“没事儿。”王杰希摆摆手,“你们继续研究。”

眼镜惊讶,“师兄你不吃晚饭了?”

“不了,晚上训练。”

“哼!训练训练,一天到晚就知道训练。”背后传来老头的抱怨,“你说说你们,啊,博士!崇拜一个打游戏的……不成体统!”

“打游戏打得好也厉害啊,师傅您看,师兄都为国争光去了。回头就世界冠军!再拿个奥运会金牌。”

……

谢您吉言了。王杰希关了门,门里依旧咿咿呀呀地唱着,春光明媚春光好,流年容易把人抛。古道西风吹瘦马,夕阳底下卧花猫。

 

正如才子最终高中状元,与佳人红帐鸳鸯举案齐眉一样,王杰希被堵在了二环,这就叫京城定律,不服不行。

堵得两眼翻白,王杰希无奈地戳开微信打发时间,意外地发现江波涛给大家发放了麦当劳优惠券。黄少天得了便宜卖乖,评点道,“周泽楷的广告词说得太僵硬了!”

江波涛解释,“广告方要求的,队长也没办法啦。”

黄少天说,“而且虚假宣传!甜筒一点也不大。”

周泽楷忍不住冒了个泡,“大。”

“不大,才那么一点,三口就吃完了!”

周泽楷强调,“大。”

“大个鬼啊信不信我去工商总局投诉你!!!”

周泽楷像设置了自动回复,“大。”

“好啦,少天安静。”喻文州适时地打断了无聊的斗嘴,“谢谢小周和江副队。”

周泽楷吭哧吭哧地说,“不客气。”

你说,都在一个地方住着,出来打扑克不好吗?不,非要在群里斗嘴。近几年微信普及的特别迅猛,王杰希被迫无奈,也加了许多微信好友,一打开朋友圈就被刷屏,人人都在晒生活:晒娃晒女朋友晒男朋友,偏偏还很丑。晒丑娃丑人还好,竟然还有做微商的。有天张佳乐说,“草,这日子没法过了。”居然有八百年不联系的家伙找他买“正宗”普洱茶。完了叶修还逗他,“干脆你也干微商,哥帮你联系客户。”

张佳乐从不在群里撕逼,他直接上手,“叶修,去死吧!”

 

因为堵车,回到集训中心时,已经快六点了。

夏季的帝都,空气里混合着几种气味:尾气,槐花香和烤肉串的孜然和别的什么调料。远远地,王杰希看见喻文州蹲在草丛边,手边停着三四只野猫,拱着屁股,埋头啃猫粮。

“你走了,就没人喂了。”王杰希说。

喻文州抬起头,眼睛弯了一弯,“怎么会。”

“本来想带你们吃饭的,不好意思了。下回补上。”王杰希蹲下,一只猫立刻逃开,过了几秒钟,抵不住猫粮的诱惑,鬼鬼祟祟地伸过头,继续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依照喻文州的性格,肯定会说“好呀”或者“没关系”。说“好呀”,那就是顺水推舟,说“没关系”,那强势一点,他也就答应了。这顿饭总得请的。王杰希盘算,哪知还没得到喻文州的回复,就听背后阴森森道,“……王杰希,你吃不吃甜筒?”

王杰希一抖,回头一看,黄少天的表情很像那只鬼鬼祟祟的猫,“你干嘛去了?”

“买甜筒啊,免费的。”黄少天手里有两个甜筒,给了喻文州黄色的,绿色的塞给了王杰希,还不忘殷勤地补充,“适合你哦!原谅色!”


评论(15)
热度(477)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