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韩叶] 狐说(三十)

韩文清一早到达派出所,恍恍惚惚,凄凄惨惨戚戚。

小宋整理着《健康月刊》,眼下纸媒不景气,周报改成月刊。韩文清用迷蒙的眼神注视了五秒小宋,可怜的孩子颤颤巍巍掏出钱包,“所长……”

韩文清摆摆手,开始思考他的未来。

叶修说的那样信誓旦旦……也许是真的也不一定。

从小到大,韩文清的人生轨迹可谓十分简单,遵循着“向往东一定会往西”的原则,没当成解放军叔叔,没当成刑警,最后窝在这样一个杂乱无章的小区深处做一名片儿警,年近而立还没娶上媳妇。想到媳妇就不由自主地想到老娘,韩文清有些心酸,他倒是不怕死,可是他死了,他妈怎么办?

“母亲啊母亲,亲爱的母亲,都说你这辈子苦哇——”

多么应景的铃声!韩文清两眼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小宋抱歉地笑笑,“喂,啊,好,什么?哦好好好,这就过去。”然后敬畏地望向虎目含泪的所长,紧张地结巴,“所,所长……”

“说。”韩文清擦了擦眼睛,装作只是早晨没睡醒。

“那个,小区那头的中草堂来报案。”

“怎么了?”人民警察为人民,韩文清收拾起凌乱的心情,“抢劫?盗窃?”

宋奇英摇摇头,“高英杰——就是王大夫的徒弟保安说,他们家养的麻雀被人投毒了。”

韩文清:“……”

好吧,麻雀也是辖区的一份子,更何况是成精的麻雀。说不定就是隔壁遛弯的大爷,楼下买菜的阿姨,前头楼里嗓门巨大的居委会主任——个个都是会打八卦拳的面相。韩文清骑上行车一路前行,清晨的风儿是如此喧嚣,他看到人群里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男子,右手缠着绷带,怀里抱一只圆脑袋耳朵耷拉的三花猫。明明阳光直射,那猫依旧大眼睛开着美瞳。他又看到自主创业的大学生,画室老板黄少天,穿着蓝色运动服,和一个白皙的男青年边跑边聊。晨练!是呀,多么晴朗的适合锻炼的早晨。他又看到向日葵坐在阳光下,皱着眉头计算着瓜子的数目,还有跳广场舞的人群,带劲地翩翩起舞,蹦嚓嚓,蹦嚓嚓——

Beautiful world!然而要永别了!

狐狸精叶修的话字字诛心,像一份可怕的体检报告,宣告他活不过三个月。

韩文清鼻子再度酸了起来,他还年轻,还未尽孝。下下个月他暗恋的女歌手要来演出,年底有部大片的续集据说相当精彩,他期盼了两年……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宋奇英刹车,“啊,到了。”

韩文清赶紧止住思绪。中草堂门庭冷落,打拳的麻雀无影无踪。高英杰焦急地站在门口,一见韩文清,立马松了口气。

“啊,所长……”小高没说话就红了脸,“打扰您了。”

“应该的。”韩文清眼眶湿润,面色依旧冷峻。

王杰希坐在柜台后面,柜台上摆着一壶茶。韩文清上前一看,王杰希手掌心里托着一只银灰色的小鸟,鸟儿双目紧闭,身体瑟瑟发抖。

“……”韩文清清清嗓子,“那个——”

王杰希转过脸,眯起大眼,冷冷地打量着韩文清。大概过了四十五秒,他冷冷开口,“死不了。”

说罢,就在韩文清懵逼的目光注视下,捧着鸟儿如一缕烟般倏然消失了。


时隔一个世纪的填坑。

想必大家都忘记了前文,可以点归档中的“狐说”重温狐狸精老叶和派出所长老韩的前世今生。

评论(28)
热度(117)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