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四)

国内的比赛国际的比赛都是比赛。

喻文州醒来,手心发烫,恍惚还在赛场。

侧了侧身体才想起原来比赛已经结束,功成名就。

黄少天的脑袋靠在肩头,睡得四仰八叉。喻文州发了会楞,突然背后一凉。

准确地说,是侧面……一凉。转过脸,果然正对上王杰希严肃的面孔。因为没怎么睡好,他的眼睛有些浮肿,这样就看上去缩小了眼与眼的差距。喻文州报之一笑,用气声问,“醒了?”

王杰希嗯了声,“脑仁儿疼。”

王杰希酒精过敏,喻文州问,“喝酒了?”

“没,就太闹腾了。”

喻文州说,“不是过敏就好。”

王杰希说,“没事儿。”这人说话口气永远四平八稳,好像没什么大风大浪值得他抖动一下眼皮。事实也是如此。世邀赛打到半决赛,拦路虎来势汹汹。全队似乎就俩人不紧张,一个是叶修,另一个就是王杰希。

叶修还有闲心招猫逗狗,“张佳乐,别哭。”

张佳乐破口大骂,“滚滚滚!你他妈看谁哭了!”

张新杰说,“不要骂人。”好像队里还有未成年人。被当成未成年的孙翔和唐昊实际比谁脾气都爆,不过面对强敌,两个小年轻可能比一群老油条压力更大。于是叶修出了个损招,“大眼,讲个故事活跃下气氛。”

王杰希淡淡地说,“不会。”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有弟弟妹妹啊,可会带孩子了不是!”叶修带头鼓掌,“麻溜的,赶紧的,别害羞——”

李轩拍了两下巴掌,有点好奇,问道,“领队,你咋学会讲东北话了呢?”

叶修无奈地看了眼苏沐橙,“有人爱看那什么《乡村爱情》……行了啊,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王杰希同志讲故事,来,一、二、三!”

于是,王杰希被迫讲了个故事:“有一天,”他顿了顿,黄少天立刻抢上,“有个和尚!”

“去你的,又不是你们蓝雨,哪来的和尚!”叶修怒,“大眼别理他,你继续。”

“有一天,一只猫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猫就掉坑里了。”王杰希波澜不惊,“然后,完了。”

“完了?”黄少天狐疑,“就这么完了?猫不是掉坑里了吗?怎么办?坑里有什么?大坑还是小坑?坑是谁挖的?坑是猎人挖的吗?猫掉坑里会饿死吧!怎么办,这是虐待小动物啊王大眼,你赶快讲完它,猫是不是爬出来了!”

“没有,这故事就完了。”王杰希说。

“坑爹呢吧,这不叫故事。”张佳乐头发绳断了,披头散发地绑头发,“不行,我也不同意。”

“有道菜叫龙虎斗,”肖时钦说,“唉,那里头的虎是猫……猫不会就这么来的吧……”

“什么呀,大眼就是懒。”黄少天嘴比谁都快,越紧张话越多,“我觉得是这样,从前有片森林,森林里有个邪恶的巫婆。巫婆把公主变成了睡美人,然后猎人去解救公主,巫婆就把猎人变成了猫……”

然后猫走啊走啊,一不小心,掉进自己挖的坑里了。

“是不是很像个故事了!”黄少天沾沾自喜,“队长,你觉得我的故事怎么样?”

喻文州苦笑,“可是掉进坑里了,公主怎么办?”

“公主……”黄少天转了转浅褐色的眼睛,“公主啊,反正会有人救的,比如超级玛丽啊,什么什么什么。哎,你们玩过超级玛丽吗?”

只有周泽楷觉得王杰希的故事有趣,他想了很久,在微信群里写道,“好玩。”

“王队。”飞机平稳地飞行在三万米高空,遮光板拉下,机舱犹如永夜,喻文州想起那个没有头尾的故事,“猫为什么掉坑里了?”

“嗯……”王杰希可能快睡着了,闻言又撩开眼皮,“就掉进去了呗。”

“坑里有什么?”喻文州慢吞吞地发问,“有水吗?”

“就一土坑,比较、比较浅。”

“那猫不是很快就爬出来了吗?”

“猫不想爬出来,就一直在里头蹲着。”

“为什么?”

“为什么?”王杰希这次思考了起来,久到喻文州以为他睡着了,才叹了口气,说,“喜欢坑吧。”

“可是猫掉进坑里了呀。”黄少天的头发扫得脸颊痒痒的,喻文州动动肩膀,“掉下去,还喜欢?”

“就因为掉下去了,才喜欢。”

“这样啊。”

“嗯。”

猫掉进坑里,故事结束。但猫的故事结束了,人的生活还要继续。众人陆陆续续醒来,伸懒腰,聊天,吃东西。王杰希同肖时钦聊起了武汉的房市,点评道,“到处都限购。”

“一限购就涨价。”张佳乐抱怨,“太贵了,买不起买不起。”

叶修插嘴,“那能怪谁啊,还不怪你自己?谁让你叫‘涨价了’!”

唐昊疯狂大笑,带着不明所以的孙翔一起笑。张佳乐怒不可遏,发誓下飞机要把叶修打成肉饼。闹哄哄的愉快的空气里,李轩探过头来,“哎,王队啊,你给我算一卦吧?”

王杰希说,“一卦五块,不议价。”

李轩掏便口袋,苦着脸说,“真没带钱,下飞机就发个红包给您——快给我算一卦,我还能娶上媳妇吗?”

王杰希凝神思索片刻,“能。”

李轩松口气,“那我媳妇漂亮吗?”

王杰希说,“可能吧。”

“大眼你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黄少天大开嘲讽,“我也能算!王杰希你一定一定一定娶不到老婆!”

“少天。”喻文州按住黄少天,“安静。”

黄少天说,“哦!”一屁股坐了回去。这时候就听王杰希道,“娶不到老婆,想想总可以吧。”

“想想?”黄少天又蹦了起来,“不许想!”

“就想一想也不行吗?”

“不行!”

“想想可不犯法。”王杰希一脸淡然,“我偏想,呵。”

 

 


评论(17)
热度(496)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