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双花] 最后一锅(一)

上次的段子,展开写一下。


 

[双花] 最后一锅

 

吃火锅,不背锅。

张佳乐小时候写作文,《我的理想》,别的小朋友写清华北大出将入相,只有他老老实实地展望未来,“我想开手扶拖拉机。”

然后被老师批了个狗血淋头,差点叫了家长。

其实,挨批评这事,既不怪张佳乐,也不能怪老师。老师也是为了他好,风气使然。就好比一九三零年代的青年们观看《雷雨》,被四凤的爱情悲剧所感染,怒而反封建反压迫,但到了新千年,青年们看到周冲触电,就只会一头雾水地哈哈大笑。张佳乐的理想生不逢时,搁现在就好多了,提倡素质教育讲真话,抒发最真实的感情。开手扶拖拉机怎么了,就不许小孩儿梦想做农民了吗?

不过,张佳乐又有了新的理想。

“我想开家火锅店。”他端着碗,对着香芋冰淇淋喃喃自语,“我操,没勺子啊……”

孙哲平说,“那不有塑料小勺吗?”

“没看见,哪儿呢。”

孙哲平也不废话,起身拿了两把小勺,“喏。”一个字废话没有,酷炫犹如当年。

 

张佳乐也不是故意要同孙哲平恢复友好邦交的。

作为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纯爷们,张佳乐始终秉持“分手就要拉黑”的观念。可惜他人生中的前二十八年就只拉黑过一个孙哲平,不确定是不是具有普遍共通性。这样潇洒地拉黑是不是意味着对孙哲平的爱不够铭心彻骨呢?张佳乐对着一锅翻滚的红汤,开始拿不定主意了。

本来,从苏黎世回国,张佳乐应该在北京逗留几天。但机缘巧合,他被命运促使着来到了上海。“我来瞅一眼那大学怎么样,”他说,“哎呦我去,这个牛蛙……呃,成吧,四个就四个。”

孙哲平点点头,“嗯,买四个送锅底。”

“你吃不吃牛蛙啊?”

“不吃。”

“那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四个。你为什么不吃,牛蛙味道可以,跟鸡肉似的。”

“不吃。”

张佳乐纠结了许久,放弃了,“四个就四个。”

孙哲平对点什么菜不以为意,抱着胳膊,很冷峻很英俊地不发一言。张佳乐随便点了几个菜,他对上海的火锅有些绝望,“啊……你来上海干嘛?”

“办事儿。”

“噢。”

张佳乐在魔都盘桓数日,觉得如果被录取到上海的学校也不错。宿舍条件差点儿,老校区都这样,他可以租房。就是挑选专业需要慎之又慎,不可以有高数,太专业了,他高中数学会考差点没及格,至今等差数列仍然是心头的阴影。

“我好像不能在上海买房子诶。”

“你没户口。”

“没户口不能买?”

“限购。”

“那我毕业了还是回老家吧!”张佳乐随随便便地点菜,随随便便地决定了四年之后的去向,“你上大学吗?”

孙哲平说,“不上。”

张佳乐想起来了,“对,你本来上了,又不上了……”

 

张佳乐遇到孙哲平那年,高三毕业。

考太差了,已经不想捉摸志愿。沉浸在网游中打打杀杀,不愿去考虑现实的世界。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在荣耀小有名气,但最初的最初,张佳乐打心底觉得那个狂剑是个傻逼。

“你不是人妖啊?”

“我操,你他妈才是人妖!”

百花缭乱也好,落花狼藉也罢,都占个“花”字。成绩出来了,张佳乐乱七八糟地填了志愿,根本没想着录取,就收拾了两件T恤坐大巴到了昆明。孙哲平去汽车站接他,一见面,招手,“喂。”

张佳乐气鼓鼓地说,“喂。”

孙哲平打量打量他,“你,百花缭乱。”

“有意见吗?”张佳乐的口吻十分自不量力。孙哲平的胳膊差不多有他两倍那么粗,他那会儿还像个没发育的初中生,瘦瘦巴巴,薄薄的一小片,“打架啊!”

孙哲平笑笑,“走呗。”

走就走,走到了孙哲平蜗居的出租屋,满地外卖盒。“你是来流浪的吗?”张佳乐环顾四周,“就……那什么,”比划比划,“啊。”

“不是,”“落花狼藉”的灵感不知是否来源于凌乱的房间,总之孙哲平相当坦然,“考完了,报了个云南的学校。”

“哦……你也高三啊!”

“嗯,提前来瞄一眼。”孙哲平从衣服堆里拖出台笔记本电脑,“你用这个。”

“敢情是来微服私访的。”张佳乐咧开嘴,“哎,考察结果咋样?”

孙哲平摇摇头,“八人间。”

“我去,这么恐怖!”张佳乐轻车熟路地感叹,他高中就住八人间,受够了室友的呼噜、磨牙和梦呓,“没条件好点的嘛?”

孙哲平凝重道,“没有。”然后回复了淡定,“不想读了。”

不读就不读,读了白读,没用!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张佳乐翘着脚丫子敲打键盘,没过多久他就跟孙哲平进了战队,战队的老板收购了他们的账号卡——那是张佳乐得到的第一笔薪水,后来,多年之后他回想起来,觉得那会儿真傻啊,标准的无知者无畏。

……

“要退了?”孙哲平好歹问了个问题。

“嗯,再考虑考虑!”张佳乐捞了块牛蛙送进嘴里,嘟囔,“上当了,一点也不辣。”

“退了也行,不退也行。”

“你这不是废话吗?吃吃吃。——你退不退?”

“随意吧,能打就继续打打。”

“上回忘问你了,”张佳乐吐出块骨头,“老孙,你现在都干嘛呢?”

“摇滚。”孙哲平冷静地说。

 


评论(19)
热度(353)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