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双花] 最后一锅(四)

“没事没事!哈哈。”张佳乐也不知道哈哈个什么劲儿,这家火锅店人均一百八,就算他吃十人份,对孙哲平的钱包都是毛毛雨。搞音乐的花头多,他又开始了丰富的脑补,牙啃键盘……不是,牙啃吉他,摔吉他,气氛嗨到爆炸,台上台下一起高喊:“666666!”

“你在哪唱歌啊?”张佳乐闷头嚼毛肚,问。

“在家。”孙哲平道。

“哦……哈哈,在家啊,挺好的。”压根就不是个正经人。张佳乐放弃了,他不听摇滚,这个话题唐昊应该擅长。唐昊十来岁的时候特别中二,喜欢穿大毛毛领的衣服,戴墨镜,拍了不少黑历史照片。张佳乐一五一十地留着,他留了很多百花时代的旧东西,好像留着它们,他总有一天还能回到过去。

“林敬言在上海?”孙哲平打量着一篓蘑菇,“打比赛?”

“嗯,业余赛。他当解说,顺便指导指导。他退役了有时间——听他说,他练了好几个小号。”

“小号?”

“就别的职业吧!过过瘾。”

“我觉得狂剑最好。”孙哲平说,然后他停顿了一下。张佳乐含着毛肚发愁,这空运来的毛肚似乎水土不服,在嘴里硬邦邦的;味碟也不够地道。但跑到魔都的重庆火锅若是地道才真是奇哉怪也,他怀念起厚厚一层漂浮着的花椒,不习惯的人吃第一口就麻得舌头起泡。想当初叶秋老按着他嘲讽,张佳乐愤而想出个歪招。

“请叶秋吃火锅,辣死他!”

“幼稚。”孙哲平光着膀子,“你他妈往哪儿跑呢?OT了!”

“我操你他妈往哪跑,老孙你的节奏感太差了。”张佳乐一个没留神,阵型就乱了套,好在他根本不惧普通玩家,在人山人海中杀了个七进七出,“你是不是脑壳有坑!”

“你脑子有洞。”

一个脑壳有坑,一个脑子有洞,般配得天造地设。“张佳乐,这放假了,咱出去玩儿呗?”孙哲平推开键盘,打了个哈欠,“去哪儿,你说了算。”

到云南之后,张佳乐没去过几个地方。从孙哲平的出租屋搬到孙哲平的宿舍,训练,训练,训练,比赛,再训练。“去哪儿,我不知道啊!”他理直气壮地把责任推给了男朋友,“你选,都行。”

“都行啊?”孙哲平环住他的腰,“要不哪儿也不去了,就在宿舍里……”

“你滚开啊,老子打野没空理你。”张佳乐恃宠而骄,“诶你看,这货的脸像不像魏琛?”

孙哲平说,“我看像你。”

“滚!”张佳乐掐了把孙哲平的胳膊,他开始长个子了,跟着力气渐长。孙哲平呲牙,“操,还咬人呢?”

“你肉不好吃,大爷我不惜得咬。”张佳乐灵机一动,“啊哈哈,你说他像我。成,我从今天开始留胡子!”

“你敢。”

“我就敢——”

 

“现在都搞直播了,做解说很赚钱。”张佳乐说,“你看老林吧……退役之前还出去逛逛,退役之后,干脆长电脑跟前了。他有个频道什么的,晚上八点,准时直播。现在不是有排位赛嘛,打到十二点。中间唱唱歌喝喝水,跟小粉丝互动互动。不用费心思。”

“你不搞直播吗?”孙哲平拿起一朵蘑菇仔细端详,“这什么玩意儿,平菇?”

“香菇,没毒应该……随便涮涮吃就行。”

“哦。”

“我不做直播啊。嗯其实做过几次吧,霸图搞的,全队都要做直播,连老韩也要直播打竞技场。真的超级流行,轮回、蓝雨,微草都开直播了。周泽楷直播那次服务器差点当掉,全他妈小姑娘花痴,一晚上估计光收花就收了几百万。他一共就说了有十个字吗……‘大家好。’‘谢谢。’‘不要礼物。’‘嗯。’‘再见。’——哎哟,超过十个了!”

孙哲平笑了一声,表情有点促狭。张佳乐连忙改口,“他长得帅,特别招小妹子喜欢。哎我就管不住我这嘴,”他看了看四周,“我刚念叨人家周泽楷,万一被他粉丝听见了,冲过来打死我可就麻烦了。”

“不会。”

“你别不信,那帮小姑奶奶,荣耀会不会玩儿是一码事,对周泽楷的爱真的不能再真了,天地可鉴。一枪穿云的周边每回都卖脱销。而且他男粉也多……”

“你以前也挺招小妹子喜欢的。”

“哪儿有。”

“有啊,给你送礼物的不也一帮一帮的?做的那个大风铃你不是挂起来了。”

“你还记得啊,”张佳乐怀念地叹了口气,“那个风铃可大了,现在买都买不到了。那个,”他想了想,“老孙,你怎么不直播玩玩呢?”

“我直播干什么,没劲。”

“教教大家怎么玩狂剑,哈哈!”

“这个教不来。”孙哲平十分冷静,“你应该很适合直播。”

“我可不适合……”张佳乐苦笑,“我一直播啊,就有人跑来骂我。”

“拉黑。”

“没劲,我还是老老实实打比赛,退役了念念书,然后混混日子,吃个火锅喝点可乐,多爽。”张佳乐说着打了个嗝儿,“……妈的,爽。”

“其实你们那个直播的网站……楼冠宁投资了一部分。”孙哲平淡淡道,“我也投资了一部分。”

张佳乐涌动了五分钟的伤感一扫而空,直接喷了,“合着老林和周泽楷他们赚了钱还得分你们一半,行啊,人生赢家,不服不行。”


评论(9)
热度(207)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