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七)

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四十分,国家博物馆。

“哎呦还以为门票会多么高大上,不过如此嘛。”黄少天刷了身份证,“诶,队长,刚刚门口那个女孩在看我!她是不是认出我了!”

喻文州跟着刷了身份证,“大概是吧。”

“在帝都被认出来可不是好事情,”黄少天神神秘秘地拉下帽檐,“本剑圣还是低调行事——王大眼,那个女孩就没看你!”

没吃饭的后果在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之后终于显现了出来,王杰希觉得有点头晕,掏了掏口袋,“嗯?”

“身份证。”喻文州指了指他手里,“不是银行卡。”

“哦。”王杰希盯着手里的银行卡,心想果然人是铁饭是钢,什么苦夏减肥都是骗人的。他刷了身份证走进博物馆,一群群的小孩子在宽敞的大厅呼啸往来,黄少天感慨道,“我操!好大!”

“少天,”喻文州比了个手势,“要安静。”

“时间来不及了,咱们从哪里看起呢?”黄少天唠唠叨叨,左顾右盼,“从这里下去?还是上楼?王大眼你来过这里没?”

王杰希摇摇头,这一摇不打紧,愈发头昏目眩。脑子里都是水的感觉莫过于此,可远来的都是客,不能失了地主的体面,他强撑着精神读了两遍入馆须知,就听喻文州小声问道,“王队,你饿不饿?”

“不饿。”王杰希顺口接了句,麻木的想似乎不太对啊,应该接“饿了,你给我下碗面”之类的台词。他很少看电视剧,老头更不看,从他老人家的眼光来批判,当下的文艺界乱象丛生,产出的作品垃圾率九成九,就钱都不看。但喻文州多善解人意,“看你脸色有点苍白,是不是低血糖?”

“哇,大眼低血糖了吗?”黄少天说,“那你吃饭去吧!”

“这儿不是吃饭的地儿,”王杰希说,“反正快四点了,一会儿吃吧。”

“这怎么行呢,先垫一垫。”喻文州眯起眼睛,“那边有买东西的,应该有食物。”

所以说这博物馆挺有意思,玻璃柜台里摆着火腿肠和邮票,饼干面包与明信片,而且在这个电子支付为王的年代,罕见地只收现钞。黄少天的钱包就剩三个硬币,王杰希倒是有百多块钱,被喻文州笑眯眯地按住了,“矿泉水,”他慢条斯理但又十分坚定,“三瓶。那个面包,再来个玉米肠。”

“钱我转你。”王杰希道。

“不用客气。”喻文州给黄少天一瓶矿泉水,“少天,时间来不及了,你直接去四楼吧。”

黄少天豪气干云地拧开矿泉水,灌了两大口,痛快地一抹嘴,“不。”

“你不是吵着要看骨头吗?”喻文州撕开面包的塑料包装,递给王杰希,“你刚才还要看的。”

“我现在不想看了。”黄少天深褐色的眼珠转了转,“王队不是低血糖嘛!我不放心咯,坐在这里陪他……万一他昏倒了,我直接叫120!”

能不能想点好,王杰希无语,啃了口面包。喻文州用钥匙划开了那根玉米肠,就着面包,甜甜的。大厅里没有椅子,三个人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正面对着一组雕像;雕像上方是光洁的玻璃幕墙,映着一望无际的蓝天下飘扬的红旗……就很有种教科书里描写的伟大的首都的样子。

“啊,”黄少天突然短促地叫了声,“空调好冷。”

喻文州说,“还好吧。”

“队长你说明天会不会延误啊,老是延误延误延误,就没一次准时。好烦啊,想回去睡觉。”

“台风是天灾,没办法啦。”

“没台风的时候也延误啊,诶你看那个小孩,他在吃周泽楷代言的甜筒!说起来我还有优惠券没用完……操,过期了。”黄少天敲打手机,“江波涛江波涛江波涛——”

“你不是不喜欢吃吗?”王杰希吃了面包,神志渐渐回到身体,喝了口水润润喉咙,“行了,这快关门了,咱们走吧。”

黄少天盯着手机,“且慢!”食指点了几下,“哦,好了。走吧去哪里,老王你说去哪里?嗯?你刚刚说什么其实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去吃饭。”王杰希瞅了眼喻文州,喻文州无奈地回之一笑,轻声说,“少天就喜欢吃甜食。”

“我不喜欢吃甜食诶,我就是要几张优惠券。周泽楷这个代言到底是只代言甜筒还是全系列,唉一搜微博到处掐架,他怎么回事,他的粉丝都是小姑娘吧会不会打荣耀?我觉得不会诶。”黄少天捏着手机吐槽,“说起来啊叶不修怎么还是不带手机?”

“你可以打给苏沐橙。”王杰希给黄少天指出一条明路,“她一准知道叶修在哪儿。”

“他在天上我也无所谓啰。”黄少天忽然有些慌张,“不说了不说了,咱们去吃什么?”

“随你。”王杰希把手里的面包袋子团了团扔进垃圾桶,“我请你们。”

 

胡同,高楼,霓虹灯闪闪烁烁。黄少天睡着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后座,半张着嘴,像个小孩子。基佬紫被堵在那个永远繁忙的高架桥上,喻文州压低了声音说,“他太兴奋,昨天一夜没睡。”

“多大了都。”王杰希叹口气,“晚高峰——你饿不饿?”

喻文州说,“不饿。”

“唉,成天堵,就没一天不堵的。”这种路况,没有路怒症也能逼出来,“你们那儿堵不堵?算了,哪儿都堵。”

“我不会开车。”喻文州眨眨眼睛,“少天会,可是开得像赛车,我不敢坐他的车。”

王杰希笑了,“他该不会一路开一路按喇叭吧?”

“这倒不会。”喻文州听出宿敌队长的弦外之音,“郑轩开得最稳。”

“我怕他开着开着睡着……”

“对了,”喻文州犹豫了片刻,“王队,你下个赛季怎么打算的?”

“怎么打算的?”王杰希敲了敲方向盘,“说不准,打也行不打也行。要是不打的话,那就是退役呗。”

 


评论(15)
热度(339)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