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八)

有一天,一只猫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猫就掉坑里了。

一句话小故事,如果让喻文州来讲,大概会变成有一天,一只猫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生出翅膀……飞走了。

“队长你可以继续走艺术之路,成为艺术家。”黄少天嘴角黏着一点油星,喻文州示意,他赶紧用纸巾——喻文州提供——使劲抿掉,“喔,我觉得你可以的!”

喻文州说,“很久不画了。”非常诚恳。自从决定做职业电竞选手之后,他就放弃了从小练起的绘画。当初他还在训练营的时候,跟黄少天去围观过假借叶秋名字的叶修比赛,也就是在那里,他头回遇到了王杰希,个子很高,很瘦,表情平淡却隐隐有点拽的男生。

嗯,儿化音还说得特别好。

在那次比赛中,叶修自然没有露面。喻文州发挥想象力,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个人像,应该算心中的叶秋和一叶之秋的结合体,特别霸酷,五官俊朗。后来才发现叶秋本尊根本就不走犀利路线,“你这小孩儿,怎么不去画画啊。”他叼着烟,吊着嘴角笑嘻嘻地把笔记本还给喻文州,“可一点儿也不像哥。”

“不画了,更喜欢荣耀。”喻文州答。

“放弃了很可惜吧!”叶秋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很久之后黄少天旧事重提,不知从哪翻出来那笔记本,拍了那页图发上微博,顿时引发热议。粉丝惊讶原来喻队竟然是大手,喻文州看了看自己的手,也不算很大吧,他转发评论。

“挺好的。”王杰希心不在焉,好像还没从下午那场低血糖中恢复过来。喻文州在国家队集训期间,应众人强烈要求,画了几张图。从姑娘们开始画起,苏沐橙,楚云秀,都肤白貌美,直接比着来就成。周泽楷么,出了名的高颜值,画的时候喻文州斟酌了一番,小心谨慎,完成度极高。至于黄少天,这么多年,至少画过五百张,摆出来堪称真爱,闭眼都可以上手。轮到王杰希的时候,喻文州刚拿起铅笔,就被黄少天一把夺了过去,笑嘻嘻道,“队长你累了!休息,休息一下。”

“我还好,”喻文州拿起另一支笔,“没关系的。”

“让我画嘛,我也学过画画的!”黄少天拍胸脯保证,“真的!”

叶修叼着烟,“哈?黄少天你也学过?你跟谁学的?”

“我靠我当然学过啊!”黄少天愤而自证清白,“看着!我来画大眼,首先——”

首先,他画了一个圈。

“这是什么,”叶修低头,“零蛋吗?”

“去去去,别打扰本剑圣的艺术构思。”黄少天继续,“唔,这样,这样。”

他画了一道线,又画了一个小小的圆。“好了!”扔下铅笔,“画好了!”

“这谁,”叶修拎起那页纸,“黄少天你说,这谁?”

“王杰希!”黄少天伸手,“喏,形神兼备!”

“可去你的吧,哪儿形神兼备了……”叶修看看纸,再看看王杰希,“老王你怎么不削他。哥准了,削他个狠的。”

王杰希根本没往心里去,“随意。”抱着手臂,毫不在乎,漫不经心。他老这副模样。喻文州小时候第一次到北京,漫长的旅途过后,脚踏上热气蒸腾的柏油马路,夕阳在路的尽头摇摇晃晃,而杨树,两排又高又直的杨树,就那样自在地立在路边,毫不在乎,漫不经心地抖着叶子,飒飒地响。

一个怪有意思的人。

“王队生日过了吧?”喻文州问,黄少天竖起耳朵,眼睛转了转,转了又转。

 “过了。”王杰希言简意赅。他一般不过生日。年轻轻的过什么生日啊,这生日,十八岁之前过,六十岁之后再过,中间的几十年都不必过。过一年就老一年,即便收到再多礼物,也无法弥补衰老的缺憾。不过他家老头是个特例,六十大寿也没操办。眼镜们挺无奈的,劝了又劝,最后决定等六十五岁或者七十岁办场体面的,用庆生的名义开个会,老头做主旨演讲。王杰希听了一耳朵莫名其妙的术语,心想,得,这么个庆祝生日法儿,他这个亲儿子可不用去了。

喻文州含笑道,“啊,当时忙着准备比赛,没有给你庆祝生日。”

“我不过。”王杰希说,心里有点不好意思,仿佛应了就好像给人家要东西。他最怕麻烦人。但有些人就喜欢强硬地被麻烦,比如方士谦,他就非要给全队每个人过生日,包括王杰希,要来全套的——吃饭,买蛋糕,送礼物,插蜡烛,许愿,吹蜡烛,唱生日歌……他送给王杰希的塑料小人,巨乳细腰,王杰希至今都没敢带回家去。

“大眼怎么不过生日啊,”黄少天趴在桌上,无聊地玩手机,“我们蓝雨有人过生日,就要聚餐唱K。”

“哦。”王杰希平淡地应承,“挺好的。”

“你唱不唱K啊?”黄少天继续无聊玩手机。

“不唱。”王杰希继续平淡地应承。

“没劲,我想回家啦。”黄少天嘀嘀咕咕,“回家吃——”然后一堆粤语菜名,王杰希再度一个字也没听懂。

而喻文州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总麻烦王杰希很不好意思,虽说对方压根就不在乎请吃几顿饭什么的,但做事一向周到的喻文州认为,人家是出于礼貌,你接受了,但不能这么坦然。

他决定送王杰希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

 

评论(7)
热度(331)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