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十二)

说是一毛不出,其实老头心底里也挺好奇。他这辈子,读得懂书,斗得过基金委,开大会滔滔不绝,做票友也小有名气,培养的眼镜们不敢说都是国家栋梁学术精英,好歹都买得起房开得起车。可他就是搞不定自己唯一的儿子。偶尔师门聚餐,老头流露出一丝感慨,孝顺徒弟们马上为师傅分忧解难,然而他们虽然年轻,却不比当爹的更能跟王杰希沟通。“可能……星座吧?”某号眼镜弱弱地找了个解释,“我老婆说——”

星座乃玄学。老头很能紧跟流行,不过对玄学仍抱有怀疑态度,“全天下的人不可能就十二种性格!”

“也对。巨蟹座理论上是居家型。”眼镜附和,“又不是风象星座。”

“风向?是什么?”老头问。

“就是把十二星座分成四类,双子啊水平啊这种就是风向,风向一般都很……呃,神经病。”

“瞎扯!”老头喝掉小瓷盅里的那点儿白酒,“你呀!上学的时候就不好好读书,净想歪门邪道。”

眼镜们纷纷附和。歪门邪道,外门邪道。全人类的四分之一是精神病,怎么可能呀。

“但师兄他特别靠谱,他相中的对象,绝对没问题。”

“不信。”老头子一口闷,“这臭小子,就没靠谱过。”

 

“今天没怎么吃。可能前两天吃撑了。”九点半,王杰希斜靠在宿舍的床上,小黑在他脚边绕来绕去,湿漉漉的鼻头不时蹭过裸露的脚趾。小白照例蹲在墙角。高英杰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小白立刻扭头就跑,挤进衣柜后面的空隙,一动不动。

“队长,嗯,你要的材料。”

“行,放桌上。”

小黑傻大胆,围着高英杰的裤腿蹭来蹭去。高英杰低头和猫对视几秒,然后说,“队长,那个……”

王杰希盯着手机,嗯了声。隔了差不多半分钟,才恍然大悟般抬起头,“小高啊。”

高英杰眨眨眼,噫——

传言没错,我们队长果然“有情况”啊。

 

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妖风,说王杰希谈恋爱了。

恋爱的对象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楚云秀,有人说是苏沐橙,有人说是唐柔,还有人说是戴妍琦,还有一小部分人推测,也许是柳菲呢?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记者好事,上周的比赛结束后,居然直接把这八卦抛向了楚云秀。楚云秀闻言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王杰希谈恋爱了?”

记者两眼放光,“是啊是啊。”

“哎呦。”楚云秀眼珠转了转,而后迅速严肃,清清嗓子,道,“这是人家个人隐私,你们不要乱问。”

“不是跟楚队啊?”

“怎么可能是我!告诉你,你再敢这样问,当心我削你。”

于是传言越发猛烈。楚云秀的否定回答演变出两种解读:否认即承认,承认即否认。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而处在八卦中心的王杰希始终无知无觉。他太忙了,训练,比赛,养猫。

“一会儿去。”他打个哈欠,“十点半查房。”

结果喻文州说,“断电吧。”

“不成,秋老虎,天儿还热着呢。小高怕热,得开空调才能睡。”

“小卢不怕热,也喜欢开空调。”

“就开空调盖被子睡觉是吧?”

“对。”

“我表弟也这样。现在的小孩儿……”

“王队表弟几岁了?”

“十七了,明年高考。”

“我没有表弟表妹。”

“你家里老小啊?”

“是啊。”

“看不出来。”

“为什么?”

“你挺会照顾人的,还以为你有弟弟妹妹呢。”

从猫开始,相隔千里的天就这么一直一直聊着。开始只聊猫,小黑吃太多,吐了。小白胆子小,不吃,饿得皮包骨。买了两个猫窝,哪只猫也不肯进去睡。猫偷偷啃了塑料袋。买到了假的猫草种子,种下去两礼拜了,一根芽也没发出来……

“就尬聊呗。”王杰希对前来打听的方士谦相当坦荡,“喻文州,可以不?”

“首先,你有这功夫,不如跟姑娘聊天。”方士谦醉卧美人怀,还不忘谆谆教导前同事的业余生活,“其次,喻文州啊!那小子,眯着眼笑嘻嘻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你不怕被打探出机密啊!你对微草的爱呢你!责任感!王杰希,你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可得了吧您呐。王杰希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蓝雨队长尬聊着。天气不行,刮大风。这里可没台风。台风刮到京城,那还了得。路太堵。柳菲买了新口罩。高英杰在宿舍种了一排猫薄荷。杨树开始落叶了。秋天来了,暖气也就不远了。

十月初,北方最好的季节。

金色的阳光洒满了院子。小黑卧在门口,无所事事地甩着尾巴。

鸽群飞过天际,几个小女孩子在街上跳方格,叽叽喳喳,又笑又闹,就像一窝肥嘟嘟的小麻雀。野草泛黄,邻居家那皮小子报了第三个辅导班,成天哭丧个脸。

这天,许斌新房装修完毕,请全队温锅。

王杰希开走了他那紫灰色的新车。车厢宽敞,能多盛几个人。

他前脚刚出门,送快递的小哥后脚就扛来一个大箱子。老爷子竖起眼睛,“这什么呀?”

“我哪知道,可累死了。”小哥说,“您赶紧给签名!在这——”

小眼镜探头探脑。老爷子指挥他去找剪刀开箱子。小眼镜苦着脸说,“这不好吧?师兄的快递,他的隐私。”

“放屁!他都是我的,我偏看!”老头刚跟学校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行政吵了一架,火气正大。三下五除二剪开那大箱子,顿时就愣住了。

那是一副特别大的画。

画的是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尘,脸分明却是王杰希的。

 

 


评论(26)
热度(368)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