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十三)

“收到了没?”

可乐过三巡,王杰希方才抽出空来瞄一眼手机。这一眼不要紧,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

“我去过你家,忘了?”

记性还挺好的。王杰希把手机放进衣兜,眼角余光瞥见刘小别正拖着高英杰咬耳朵。“你别不信,”刘小别端着雪碧,冒充红星二锅头,一口闷,“绝对是!”

“别乱讲。”高英杰推推刘小别。刘小别是个处女座A型血,从玄学来讲,跟王杰希这个巨蟹座极度八字不合。刘小别发现王杰希玩味的目光,连忙又给自己倒了杯雪碧,脸躲到杯子后面,“我喜欢周杰伦,你呢?”

高英杰期期艾艾,面红耳赤,仿佛考试作弊被班主任抓包,“呃,呃……”

王杰希吃了筷子芹菜,而后转回视线。手机安稳地躺在衣兜里,他没设置震动,却总觉得口袋里装了小马达。忍不住掏出手机,刚低下头,整个桌面顿时鸦雀无声。

“……吃饱了?”王杰希拿着手机,问坐在旁边的许斌。

许斌人逢喜事精神爽,鼻尖通红,盖着薄薄一层汗水。“吃饱了啊?没吧?来来,小高你是吃饱了?柳菲呢?”

高英杰的脸也红到鼻尖,“呃,没,没吃饱。”

“那就继续吃。”王杰希率先动了筷子。肉末茄子炒过了,厨师也许发了奖金心情大好,多放了好几勺盐。席间少不了烤鸭,许斌慢条斯理给自己卷了一个饼,却不吃,放在盘子里,又给王杰希倒满了可乐。

“谢了。”王杰希说,“咱们干一杯,微草冠军。”

“冠军冠军!”众人纷纷举杯。冰镇的可口可乐越发失去了甜味,含在嘴里,舌头上起了层密密麻麻的泡。许斌放下杯子,忽然孤注一掷地抛出一个问题。

“老王,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王杰希琢磨着喻文州的礼物,许斌这句问话他压根就没听进去。喻文州说,“你爸爸家不是你家吗?”王杰希回道,“那是我爹的家,我家在另一个地方。”

喻文州说,“原来如此,我寄错地址了。”

“你到底寄给我什么了啊?”

“没什么。”

“没什么那就再寄一次。”

“寄不了了。”

“那就算了。”

算了?算不了。王杰希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许斌的新家里。他只想赶紧飞奔回巷子里的家,拆开快递一探究竟。“不是手办吧?”半开玩笑,半是担忧,可别是跟方士谦一个爱好。喻文州发了个笑脸,“猜对了,而且是王队你最喜欢的。”

紫色的夜,霓虹灯明明灭灭。长街永远堵车,年轻人骑着单车,踏着滑板,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代步工具。一个高挑的女孩牵着羊驼招摇过市,羊驼迈着小碎步,摇摇摆摆,宛如大型毛绒玩具。

半夜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王杰希摇上车窗,默默地想,啊,世界。

 

胡同口永远坐着几位闲人,搬着马扎,喝茶嗑毛豆。

扑棱蛾子在路灯底下绕着圈儿打转,王杰希心想,这可能是什么新型养生专利。家门口还残留着小丫头片子们的杰作。王杰希用脚尖抿掉粉笔画的一只角,突然吱呀一下,门开了。

小眼镜点头哈腰,“哟,师兄忙回来啦?”

王杰希说,“嗯,开会啊?”

小眼镜脸上的谄媚加深了三分,“哈哈,不是,哪那么多会呢,哈哈哈。”

平日里,王杰希真不太爱与人逗闷子聊天。他自觉是个无趣的人,随波逐流。方士谦批判他这就是懒。“你说说你,那心思能从荣耀分出十分之一不?”

“不能。”王杰希自认还是有有优点的,譬如,诚实。

“你就活该当单亲爸爸吧!”方士谦下结论,他喜欢看荣耀的各种八卦,对粉丝黑话信手拈来。王杰希无所谓。荣耀多好玩呢,微草是支多棒的队伍。当单亲爸爸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他不结婚。

小眼镜的眼珠在厚厚的镜片后转了几转,“师兄哇,你——”

“嗯?”王杰希奇怪,小眼镜欲言又止,难道老头发现床底下那个爆乳手办了?“怎么了?”

“哦,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就……好好,艺术气息,好好好。嗯,哈哈!”小眼镜意味不明地傻笑了几声,脚底抹油地拜拜了。王杰希站在秋风中,带上门,老头的书房亮着灯,而他卧室门口,横着一个巨大的包裹。

得,还是拆开的。

“这什么啊……”该不会给寄了个床垫吧?又没那么大。王杰希拎着钥匙,单手拽起那个包裹。沉甸甸的,好像是个相框。他把这个沉重的相框拖进屋里,开了灯定睛一看,心脏顿时慢了一拍。

王不留行,灭绝星尘。

他的脸。

魔术师严肃地端坐在扫把之上,尖顶帽挂着星星。

那是方士谦尚为副队长时的恶趣味。打本掉落的稀有外观,依稀记得,叫什么“祈愿之星”来着。

没用,就是好看。

王杰希后退半步,歪着头欣赏这幅来自蓝雨队长的大作。是富含艺术气息。他俯身翻看快递箱,快递单撕烂了,残存的几个字也是打印的楷体字,一本正经,殊无意趣。

半晌,他掏出手机,打过去,响了一声,突然反应过来,赶快挂了。

然后换到微信模式。

“行啊,厉害了。”

喻文州立刻回复,“过奖。”

“没想到没想到,你画这么好。”

“我以前可是学美术的。”

“学不少年了吧?”

“哈哈,从小就学。”

“有点可惜了。”指尖划过画布,王杰希蹲下身体,“你要是继续学艺术,没准就是下一个毕加索了。”

喻文州说,“我不喜欢毕加索。”

“那你喜欢谁?”王杰希对美术一窍不通。“我还记得,有个叫梵高的。”

“我喜欢维米尔。”

“那我就孤陋寡闻了。”

“你可以搜搜看。”

“嗯,好。”

“虽然迟到了,不过,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




#每日一骂欧洲#

大早起来,下雨。

街上没人,好像本市人民除了公交车司机之外都不上班。

差点冻毙街头,14°,上海十月份也没这么冷。

下午回来,啊,想买点东西吃。

连卖汉堡的都关门了。

所以,今天,又,过节,吗……


评论(10)
热度(338)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