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十四)

王杰希发现,老头对自己这个不肖子的态度陡然微妙了起来。

虽然用词不当,但非要从辞典里挑个形容的话,那就是……“毕恭毕敬”,或者,“诚惶诚恐”。

“爸,”王杰希关了冰箱门,“您怎么买这么多可乐?”

老头一声不吭,戴着眼镜,读手里那本薄薄的超市打折宣传小册子。王杰希把洗了衣服晾院子里,小黑跟在脚边,跟屁虫似的。

“那个,”老头清清嗓子,“咳咳。”

“诶,来了。”王杰希甩甩手上的水珠,“吃什么?”

“哦,吃什么……”家里就爷俩,吃什么一向是老爷子说了算。老头年纪大了,虽然酒不离口,却讲究清淡健康。“吃什么,你想吃什么?哦,对了。你那个朋友,是广东人啊?”

朋友?王杰希想了想,老头指明,“就是送你画的朋友。”

“对,广东的。”

“哦……画得不错。”

“以前学艺术的,说是从小学,学了十几年呢。”

老头“哦”了不知几次,“那,真不错。后来怎么不学了?”

“他后来有了别的爱好,工作又忙,就不画了。”

“可惜了。”老头叹口气,“唉,那就,那就吃面条呗?”

王杰希说,“都成。”他是真不介意,只要别生啃苦瓜,连生鱼片他都能睁着眼睛吞下去。老头肉眼可见地犹豫了几秒,“那,那——”

这时突然手机震了震,新消息跳了出来。“吃饭了?”喻文州问,附送照片若干。蓝雨的伙食堪称全联盟第一,还开了食堂官方号。黄少天是蓝雨的美食评论员,他最讨厌秋葵,声名远播,就连不玩荣耀的吃瓜群众都知道。

“哟,秋葵啊。黄少天得念叨一整天吧。”

“少天现在不挑食了。”

“秋葵其实挺好的,听说治高血压。”

“是啊,多吃一点没什么不好。”

王杰希就秋葵的功效忘我地聊了五分钟,猛地一抬头才想起来这是当着他老子的面。连忙收敛了嘴角的笑容,“爸,你要吃什么?刚没听见。”

老头竟然没有勃然大怒,只是眼巴巴地看着他,带着点异乎寻常的敬畏。

“吃……面条吧?”

“行,有土豆,黄瓜,菜码要哪种?”

老头端详着王杰希的脸色,“那就,土豆?”

王杰希揣上手机,去厨房削土豆皮。喻文州会做饭,在苏黎世比赛那会儿,外国饭实在太难吃了,他就买了锅,躲在房间煮泡面,放点芝士,香气扑鼻。王杰希想起那碗面,忍不住放下土豆。“哎,你那个泡面,怎么做得来着?”

“泡面?”

“就比赛那次,你煮了一锅。”

“哦,晓得了。”喻文州“正在输入”了许久,直到王杰希麻利地削了四个土豆的皮,才发过来一大段文字,详细描述了如何煮一锅泡面。王杰希抿着嘴读了又读,那些字密密麻麻地晃来晃去,他突发奇想,对喻文州说,“这么麻烦,学不会。”

这句话当然包含言外之意,就跟“今天月色真美啊”异曲同工。王杰希没想着真的与喻文州发生点什么。这样就挺好的,聊聊天说说话,不指望更多了,他毕竟是个务实的人。

男人喜欢男人又不是见义勇为,值得大书特书上光荣榜戴小红花。

已经不记得从何时起对喻文州起了别样的心思。去年,前年,十年前,何必深究。王杰希吸了口气,继续削他的土豆皮。这袋土豆整体营养不良,一个个只有他拳头四分之一大。他想起蓝雨的队服,蓝上衣,白裤子。方士谦撇嘴,“靠,难怪和尚庙。”

王杰希看看他,用眼神询问。方士谦便露出玩味的笑容,“不懂吧?纯情得你哟——”

白裤子不禁脏,方士谦如是解释。但他肯定话里有话。蓝雨的青训营始终有女生,然而蓝雨正式队伍里永远没有她们的身影。也许真是因为裤子容易脏,女孩们选择了其他队伍。不过喻文州的队服始终洁净如新,用黄少天的爆料来说,就是那种吃火锅和小龙虾都不会弄脏衣服的类型,永远妥帖,永远靠谱。

小黑走进厨房,嗅嗅土豆,无聊地大打哈欠。王杰希用脚尖将猫轻轻地拨到旁边,他又想起喻文州刚出道时的模样,好像是哪次表演赛结束,他坐在路边摊,与张新杰一道研究酸辣粉。

“嗯,还可以啦。”嘴角红彤彤地染着辣油,喻文州眨眨眼睛,“啊,王队。”

张新杰非常严肃,“这家的油泼辣子最正宗。”

后来,张新杰带领喻文州和王杰希品尝了羊肉泡馍、岐山臊子面和米皮。黄少天对辣椒充满恐惧,谢绝了这次美食之旅。那应该是王杰希第一次同喻文州逛街,虽然根本不熟,但他没有任何尴尬的感觉,抄着手,慢悠悠地在城墙下踱着步子,聆听张新杰的科普。

“真行,上火了。”方士谦幸灾乐祸,“你说说你,都北方人,不就面条子么……”

王杰希郑重表示,“很好吃。”

很好吃,是很好吃。古都高高的城墙下面,西风从高原来,从秦岭来,从遥远的时代而来。灰尘,蓝天,树。老人坐在树下聚精会神地思考一局棋。他们三个人走到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的一角,王杰希仰起头,他想,也许千百年前,李白也是站在同一轮明月下,喝着酒,胸中涌起千军万马,挥笔写下,传颂千年,祸害一代又一代中小学生。

“啊,月亮。”喻文州低声赞叹。侧脸圆润白皙,嘴角微微翘起。

 

 

油烧热了,冒起青烟。土豆切块丢进锅里,翻炒,放盐,酱,干辣椒,乱七八糟的作料。王杰希做饭,向来不讲究。

他解开围裙,下了面条,盛了一碗,顿了顿,再盛第二碗。

等到面条和菜码上了桌,王杰希拿出冰可乐,喝了口,这才拿出手机。

 

二十分钟前,喻文州回了条消息。

“你不会做吗?那好。以后我做,你吃。”


评论(46)
热度(466)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