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十五)

新赛季伊始,微草发挥得相当稳定。

“别跟我扯这些,”方士谦白天不懂夜的黑,“啊,我跟你说大眼儿,你要享受生命。”

“您又在哪条河边儿喝酒呢?”王杰希打个哈欠,十二点了,凌晨,午夜,汉语里能有一百万种描述,“我先睡了。”

“睡什么呀,这才几点!”

“您那是上午中午还是下午?”

方士谦避而不谈,“没有恋爱的生命是苍白的。所以你的打法缺乏艺术感。”

王杰希问,“依您的高见,联盟里哪位的风格有艺术感?”

方士谦拒绝回答,“我都退圈了!”

“不行,真得睡了。明儿得早起训练。”王杰希睡下,第二天被小黑挠门的动静闹醒,拿起手机一看,不得了,方士谦洋洋洒洒,足足发挥出一整篇论文来。

“世界这么大,你得去看看。”中心思想,反复出现了不下十次。王杰希叹口气,谢了哥们,世界这么大,可他哪里也不想去。

人与人不同,“我就想当个家里蹲。”写了又删,最后,王杰希斟酌着回复道,“嗯,我觉得北京挺好的。”

北京挺好的。帝都,红墙,胡同,老邻居,小丫头,街口的黄狗吐着舌头。王杰希听见隔壁皮小子不弹电子琴改了不知二胡还是小提琴,堪称生态灾难。每周赛后就这么大半天的休息时间,好么,连个懒觉都睡不成了。

小黑在脚边蹭来蹭去。小白怯怯地蹲在花盆底下,仰着头,尾巴不安地紧紧盘住身体。刷牙的功夫,老头忽然踱着步子走过来,王杰希眼角瞥去,他老子歪着脑袋,眼神闪烁,欲言又止。

“您今儿没课?”王杰希含混地问,牙膏一股子药味儿。

“没课。”老头说。

“成。”王杰希刷了牙洗脸,洗完脸,老头居然还站在那,瘦骨嶙峋的样子,用中学课本里鲁迅的形容,像个圆规。“您有事儿?”

“那个,”老头吞吞吐吐,“你那个房子,买的不行。”

“房子?哦。”王杰希点点头,“是远了点儿。”

“又不是学区。”

“嗯。”

不是学区,升值潜力不大。但近几年房价宛如坐了火箭飙升,怎么算也不亏。老头叹口气,“还是这地方好。小学离得近呢,走着就到了。”

这里学区是很不错,王杰希想起气恼的班主任,就觉得学不学区其实无所谓。他爹是大学教授,他自己从小上有名的小学,中学,然后去打了游戏。即便上一般学校,归根结底还是打游戏。况且他不一定能有后代,“您要卖房?”

老爷子翻个白眼,“卖个屁!”

“好。”王杰希擦手,这院子当然留下最好。砖地,架子上爬着葡萄藤。他给喻文州拍过几张,喻文州问,“甜吗?”

“不甜。甜的都让鸟啄了。”

“你家有没有枣树?”

“没有。”

“噢。”

“以后种一棵。”

种枣树,养缸金鱼,弄个巨大的显示器,打荣耀打一整天。下雨了,轰隆隆的雷声飘过天际。远处霓虹闪烁,高楼冷峻,就着雨中潮湿的气味,抱着西瓜,打开窗……很快雨便会过去,街边挤满疲惫劳碌的面孔。下班了,点份外卖,然后继续打荣耀,副本刷材料,抢世界BOSS,如果碰到叶修,就集火他,直到午夜。

“咳咳,”老头的咳嗽打断了王杰希的沉思,“那个,你啊,得早做准备。”

“哦,好。”王杰希顺口一答。这让老头的表情活泛了几许,“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哼着曲,背着手,摇摇晃晃地走回廊下。小白抖抖胡子,从花盆下头走出来,粉色的鼻头在王杰希的拖鞋上嗅来嗅去。“今年?”王杰希蹲下挠挠小白的耳根,秋风渐冷,春天啊,怎么都得明年了吧。

 

这天夜里,黄少天开直播抢世界BOSS。

很多选手开直播,俨然成了荣耀新风。粉丝疯狂砸钱,俱乐部丝毫不吃亏,何乐而不为。黄少天享有“剑圣”之名,形象好,富有个人特色,手还超级红。所以直播间永远人满为患。“大家好大家好,现在是北京时间八点整,我们今天的目标是——”

“干死叶修!”

瞬间刷屏,黄少天甚是满意,“好啊好啊,可是叶修非常狡猾,他肯定开小号了我知道。所以我一会把他揪出来。小卢!”

卢瀚文露出个小脑袋,热情地冲摄像头打招呼,“我来啦!”

瞬间又一轮刷屏,只不过这次是粉色的弹幕,铺天盖地。“我靠我看你可以出道了喂,走开走开不要抢本剑圣的风头。”黄少天按住卢瀚文,“有没有信心啊瀚文?”

卢瀚文说,“黄少,刚刚BOSS在你面前跑过去了诶。”

“什么!我靠!”黄少天抄起鼠标,“你看你看你在这里扰乱我思路,你是不是对门微草派来的奸细!好了,女士们先生们,电脑前的朋友们,海外华人海外侨胞和外国朋友们,请仔细看,就在我们前方三米的地方……”

王杰希不参与直播,闲暇时间,他更喜欢发呆和睡觉。不过偶尔他会看一看其他俱乐部选手的直播,黄少天的小号剑客在草丛中猫着腰飞速前进,弹幕不时飘过,“黄少当心树呀!”

“哎呀你们好烦哪!几年前的梗就不要翻来覆去提了好不好!”黄少天大叫。

打了一个小时,九点零五分时,喻文州出现了。王杰希盯着那个小小的窗口,喻文州穿着蓝雨的纪念版T恤,白皙的脸上挂着笑意。

“少天,吃西瓜。”

顿时,弹幕如礼花弹般爆炸了。“在一起!”足足倾泻了五分钟,女粉丝才稍微冷静下来。这时黄少天已经抱着半个西瓜吃得开心,而另外半个则分给了卢瀚文。喻文州探头看了眼屏幕,道,“还没抓住?”

“我靠,不怪我,”黄少天嘴里鼓鼓囊囊,“我跟你讲啊队长,小卢老扰乱我视线。你说他是不是微草派来的奸细?”

“我没有!”卢瀚文嘴里同样鼓鼓囊囊,“我冤枉啊队长!”

喻文州挠挠小卢的挠门,仿佛挠一只猫。弹幕里充满了哭泣与尖叫,“我喻好苏!”“联盟第一苏!”“呜呜我也要吃西瓜!”……

还挺有意思的,王杰希想,给喻文州发消息,“第一苏是什么?”

“你也看直播了?”喻文州就大喇喇地坐在摄像头拍得到的地方,“就是苏啰。”

“黄少天西瓜子都飞键盘上了。”

“哈哈哈他还要解说啊。”

“啧,”黄少天突然不满地提高嗓门,“你们谁都不可以觊觎我队长啊!听到没!”

 



宣布不再黑欧洲了。

为什么呢?

因为中超恢复营业了。

评论(18)
热度(386)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