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十八)

然而赛季总是忙碌的,没空精装修。这事儿也不能交给老爷子,许斌装房子时被迫参考了父母的意见,不得不走欧式风格,王杰希想起来那墙上贴的花砖,仍不免一阵心悸。

“不过,我爸的话,估计会选那种中式家具吧。”王杰希跟许斌聊天,“感觉一不小心撞下腿,都得撞青了。”

许斌说,“你自己装!千万别告诉你爸。你看看我,活生生的例子哪,惨……”

“等过几年,你再重新装呗。”子女成年了,在家长眼里却永远还是孩子。“我再等等,其实也没想好怎么弄。”

“这个装房子啊,总之,你自己看着顺眼最重要。”许斌抱怨自家像个宾馆,还是城乡结合部那种,“花花绿绿给我贴了一墙,昨儿我妈拎回来俩假狼狗摆客厅,给我吓一大跳。她觉得威风!我真奇了怪了,我妈什么时候有了收藏手办的爱好?”

王杰希想,老头不喜欢狼狗,但也保不齐开会的时候买回几个粉色火烈鸟,细思恐极。他把装修的念头抛诸脑后,专心致志打比赛。一专心时间就过得飞快,等他某日回过神来,圣诞节都已经过了。

“怎么样,老王,今年又空虚寂寞冷了吧?”方士谦发了个红包,就八毛钱,“嘻嘻,约到纯情小师妹了没?”

王杰希淡然地收下了那八毛钱,“没师妹。”

“你爸不会又没招到女生吧?”

“就算招到,人也年纪比我大。”

“比你大是比你大,你那群秃头师弟哪个不比你年纪大?还不是毕恭毕敬叫你师兄!”

“两码事。”

“男的是师弟,女的就是师妹。一码事。”

王杰希知道,方士谦这肯定是失恋了,找他逗闷子呢,就问,“全明星你来不来?”

“这次在哪儿办?”

“杭州。”

“哎呦我去,兴欣主场啊?不去不去,白贴我机票钱也不去。”

“叶修应该不去。”

方士谦一眼识破诡计,“去你的!坑谁呢!叶修不去?怎么可能!人现在是大领导了,怎么也得去揭个幕发个言,别以为我退圈多年就能蒙我,他不是什么二代吗?冯主席见他都得毕恭毕敬的!”

“他是几代,跟你来看比赛没关系吧?”

“我不想见他!”

“你可真够记仇的。”

“我跟你说,这是为了他好我好大家好。我怕见了他本人我忍不住揍他……”方士谦愤愤不平,“你听说过一句话没,‘爱转瞬即逝,但恨却是永恒的。’”

看来老外精神文化贫瘠,方士谦沦落到了看心灵鸡汤的地步。王杰希放弃劝说,他把小黑拎到浴室洗澡,黑猫疯狂地抓挠玻璃,尖叫得仿佛遭遇虐猫。小白蜷在角落,惊恐围观。“整一恐怖片现场,”王杰希满身是水,“洗猫可真要命。”

“你垫块毛巾在猫身体下面,看看会不会好一点?”喻文州建议,今天黄少天直播,在竞技场吊打粉丝,蓝雨的队长就坐在剑圣身后,戴着耳机,聚精会神地玩微信,瞬间被截了无数张图。

“没用,还那样。”王杰希开始洗小白,小白僵硬地站在他的旧T恤上,宛如大型猫咪手办,“我差点没给挠死。”

“当心手。”

“手倒没事。”

洗着小白,黄少天叽叽喳喳的讲解好似背景音,“哦,队长在干什么?队长当然在聊天啊!你们看不出来吗?队长已经不爱我了,对,没错,我失宠了!本剑圣心情十分低落,这样,一会吃个夜宵,继续打叶修怎么样?”

“好好,打叶修打叶修。可叶修不上线啊你们也知道!我喊他上线?我哪里请的动他……这事得苏妹子出马。我去找苏妹子?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还不如去找方锐……诶你们要不要看直播打方锐啊?不是真打!我是说竞技场!竞技场!哦你们不想看打气功师啊,为什么?哈哈我又打赢了一场,19秒!还有谁要来?我看看……不,我不要和周泽楷打竞技场……我靠谁怕他啊!他打竞技场也不会打字好吗一声不吭的。我为什么要跟他打竞技场!我拒绝!”

“方锐在线?”王杰希好容易洗完了猫,腾出手来。石化的小白颤巍巍迈开一步,旋即惨叫着躲进床下,“周泽楷也在?”

“方锐隐身了,周队没说话,江副队说他有点感冒,要休息。”

黄少天语速更快了,“队长为什么笑?队长他一直在笑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队长是不是很苏?队长是不是单身?你们怎么不问我是不是单身?‘母胎单身’,什么意思?是不是骂我?靠,肯定不是好话。刷这个的我记住你了,你们等着,ID我一个个记下,当心别让我碰见你们!‘黄少和喻队在一起’,谢谢啊,这事要问我们队长。队长已经有新宠了,我被打入了冷宫。唉,早知道就多看几集《金枝欲孽》补补课……我脸上在笑,心里在哭……‘黄少不哭不哭’,不不,我就要哭!”说着唱了起来,“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你几号到杭州?”王杰希迅速冲了个澡,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上午下午?哦,那我跟你差不多时间。”

“看气象预报,杭州要下雪。”

“下雪?下雪好啊,不是有那什么‘断桥残雪’……”

“如果下雪了,全明星结束后,要不要一起去看?”

 


评论(29)
热度(379)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