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十九)

下雪了。细雪连绵,落地即化。断桥不缺游人,纵然柳树光秃秃地只剩枝条,仍然挡不住欢呼,闪光灯和熊孩子的尖叫。

“冷不冷?”喻文州问,“没暖气,受得了吗?”

王杰希穿着羽绒服,他不爱戴围巾,江南潮湿的冷风一吹,倒真有几分寒意。“还成吧。”

喻文州连羽绒服都没穿,呢子风衣,看起来像个大学生。“其实不算太冷,还在零度以上。”

王杰希“嗯”了声。零度以上就不冷吗?他听叶修提起过,刚来杭州头两年,每逢冬季必然长冻疮。“又疼又痒,那滋味儿甭提多酸爽啦!”叶修一面说,一面心有余悸地搓手,“手冷脚冷,喝口热水下去,进肚子里就凉了。哎,你别不信,还是暖气好!”

“广州冷吗?”

“广州?比杭州要暖和一些。你上周不是才去过?”

对,上周,上周同蓝雨的比赛,微草客场。王杰希窘迫地垂下眼睛,脑子里仿佛塞满了凌乱的线头,无法思考,无法转动。

全明星赛之前,两个人在宾馆里碰头。事实上,是喻文州主动要求见王杰希。他很轻松随意地敲响了王杰希的房门,许斌拎了盒外卖回来,刚好碰了个正着,“哟,喻队,来找我们队长单挑啊?”

喻文州对许斌的揶揄报以微笑,“是啊。”

“哎呦,那得直播。”许斌笑了起来,“我买了米粉,你吃不?餐厅里就剩西餐了,我吃不惯那口,什么呀……黑胡椒白胡椒,一股子牛油味儿。”

喻文州说,“我也不喜欢西餐。买的什么米粉?”

许斌看了眼外卖单,“嗐,就沙县那种米粉吧?我觉得沙县也难吃,可没办法。今年比赛这地方太偏了,十里八村连个饭馆都没有。肯德基也不给送——”

“肯德基不是西餐啊?”唐昊打着哈欠,头发蓬乱,“米粉不行,米线才好吃。”

“谁说的,咱国家的肯德基跟欧洲的不一样!”许斌曾去苏黎世邀请赛做过解说,心有余悸,“难吃死了,不是给人吃的!”

唐昊撇嘴,正要开口的时候,王杰希出来了,于是立马打个哈欠溜之大吉。许斌很热情,“队长,要不要吃米粉?”

“不用。”王杰希表情淡定,“没买瓶饮料?”

“屋里有,你提醒我了。”许斌嘿嘿笑着摆摆手,“你们既然不吃,那就讲正事儿去吧。我去夜宵了,拜拜。”

喻文州也摆摆手,“晚安。”然后转过脸,眯起狭长的凤眼,“王队。”

王杰希一颗心差点蹦出喉咙口。他无法形容这种感觉,表情从淡定转为僵硬,“嗯,请进。”

 

当天夜里,王杰希主动咨询方士谦,“你网恋过没?”

方士谦为躲避欧洲漫长而乏味的冬夜,飞去黄金海岸在太阳下暴晒。他自称早就对王杰希的感情生活“死心”,并预言王杰希今生今世绝对脱不了单。现在是个古怪的宅男,以后是拿着保温杯的古怪中年大叔,再过二十年,就变成怪老头,每天四点半就起床,去天坛公园打太极拳,蹲圆明园的湖汊子边儿拍野鸟,或者潜伏于首都机场研究飞机起降。“网恋?”方士谦发了段语音,满满的讽刺,“大眼你睡糊涂了吧?网恋?谁?”

“你没网恋过啊?”王杰希表示怀疑,“你不是有好几个女网友吗?”

“我靠!”方士谦暴跳如雷,“你偷看我QQ是不是!王杰希你这是窥探隐私我告诉你——”

“你自己告诉我的,全队都知道。”喻文州离开后,王杰希恢复了平素的淡然,“夺冠之后去庆功,你逮住谁就跟谁说。你那个女网友是个法师……”

“别提法师,头疼。”方士谦冷静了下来,“没网恋过,就关系比较熟,一起打个本分装备方便。你没有?”

王杰希想了想,还真没有。“我们团都男的。”

“说什么好,你爸招不到女学生,你团里全是老爷们。你这辈子和小姐姐没缘分,”方士谦啧啧有声,“哎,不如这样,你去搞基,说不定前途一片光明。”

王杰希淡淡道,“你搞过?”

方士谦说,“先声明啊我不是歧视。搞基嘛也没啥,虽然、虽然……操,我接受不了,男人哪有小姐姐可爱!又没胸!”

“你观察得很仔细,当年努努力,指不定又一战术大师。”

“我看自打叶修回家当了主任,你垃圾话的本事水涨船高啊。你丫别以为我现在国外就不会飞回去打断你的腿,小朋友,对待前辈要尊重!”

……

从方士谦那问不出所以然。许斌买了房开始相亲,屡战屡败,仍需努力。除此之外王杰希找不出可以询问的对象。群里个个光棍,叶修韩文清张佳乐林敬言,“老一辈”,还没人正经谈过恋爱。“玩了荣耀还想把妹子?”面对粉丝提问,魏琛惊诧,“哥们,一入荣耀深似海,钱可能会有的,但妹子是万万不会有的!你看看叶不修,他有妹子吗他……”

叶修没妹子,但他有个妹妹似的苏沐橙。兴欣有苏沐橙,有唐柔,女老板陈果也非常漂亮爽利。可王杰希纠结的核心问题根本不是妹子或小姐姐。房间里残留着一丝喻文州的味道,大概是沐浴露,轻柔的薄荷甜香,令人无端心跳加速。

怎么说呢,今天同喻文州见面,感觉十分奇妙。王杰希不是第一次与喻文州相见,然而这种感觉却无比新奇,难以理喻。他没办法控制心跳,不得不低下头掩饰。喻文州也没说什么奇怪的话,他们简单地谈了谈分组安排和对战,抽签结果出来了,他们同组,对手是唐昊、周泽楷和黄少天。

“我先打唐昊,”王杰希说,“然后……你得防着夜雨声烦。”

“少天抱怨了好久,”喻文州慢条斯理,白皙的手指在膝头缓缓扣动,“他说要投诉主办方黑幕。”

“怪他手黑。”

“少天手是蓝雨最红的。”

“总之,他最了解你,你就主要躲他。他要非追着你不放的话……”王杰希抬起眼睛,认真地注视着面前和气微笑的蓝雨队长,“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突然发现很久没更新了。

懒死我算了……

评论(36)
热度(360)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