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二十)

这次全明星赛一直在搞事情,黄少天对哄笑的记者大摇其头,“哎!我总觉得,某人阴魂不散啊!”

“输了不要怨社会嘛黄少,”记者揶揄,“某人说他不背锅。”

“他连手机都没有你怎么知道他说不背锅?”黄少天呵呵,“再说了,他说不背锅就不背锅?这分组名单谁出的!不是他?”

记者说,“不是抽签决定的么?”

黄少天说,“你这是暗讽我手黑还是脸黑?士可杀不可辱,今晚竞技场见。”

 

夜雨声烦没追着索克萨尔,比赛开始后,他像一支离铉的箭,提着冰雨,直奔王不留行而去。王不留行骑着扫把转身便飞,夜雨声烦顿了顿,开始在公频大肆刷屏。

“王大眼,战个痛!”

“王大眼,战个痛!”

“王大眼,战个痛!”

……

“我靠有完没完,”唐昊小声嘟囔,“我TM眼都花了。”

裁判适时地给黄少天一个警告。黄少天不服,“我就是让王大眼出来啊!他躲什么躲?喂,出来!”话音未落,眼前飘落几丝细碎的银色星屑,黄少天来了精神,“嘿嘿,就知道你忍不住——看招!”

要说搞事,主办方可能真有些搞事的意思。江波涛和周泽楷分开,黄少天和喻文州分开,王杰希和高英杰也不在同一组。“家暴现场啊,”许斌嘟囔,“签抽得忒邪乎了,赛完了得去灵隐寺烧香拜拜。”

双方各有胜负,最后系统裁定,王杰希那队获胜。黄少天的恶劣心情达到顶峰,黑着脸,把盘子里的所有青菜挑出来,愤愤道,“队长你叛变了。”

喻文州说,“谁让少天没来找我呀?”

“哇,我能去找你吗?我可舍不得打你。”黄少天气呼呼地把青菜倒给小卢,卢瀚文紧紧抱住喻文州肩膀,哭诉道,“黄少欺负我!队长你评评理!”

“少天,不是答应我不挑食了么?”喻文州指指盘子,“你的菜,自己吃。”

然而黄少天充耳不闻,他精神百倍地四下转悠,最后偷了一盘毛肚。“他们又不吃,我问过了!哈哈,怎么想的,吃火锅不吃毛肚……”

“可是黄少你吃火锅也只吃清汤啊。”卢瀚文补上一刀,很有机会主义者的风范。

 

比赛结束了,奖领到手了,火锅也吃光了,剩下就是各回各家。元旦假期还有一天,王杰希没跟大部队回北京,他留在湿冷的杭州,站在断桥边,看人潮来回来去,年末的热闹光景。

针尖大的什么东西落到脸上,像被烫了一下,紧接着就感到水渍划过。“下雪了。”他低声说,“还真下雪了。”

喻文州说,“对。”两人从桥头走到白堤,王杰希忽然说,“你饿不饿?”

“还行。”

王杰希无话可说,他本来就是个比较沉默的人。虽然有一肚子话,比如担心猫在家打架,不吃饭;房子没装修,最近都住在老头子那里;邻居家二小子因为打游戏被老妈打了好几次,还叫他过去评理……他有很多事想告诉喻文州,但话到嘴边,却统统咽了回去。

他想起方士谦的评语,估计自己只能当个古怪的青年,十年后古怪的中年,二三十年后古怪的端保温杯的老头。说不定到时候能跟叶修经常聊聊天,聊白酒加枸杞、抽根烟吃片螺旋藻的新时代养生哲学。

“你是不是很冷?”喻文州摘下围巾,“喏。”

王杰希陡然清醒,“啊,不,不用——”

“这里没暖气,你北方人受不了的。”喻文州把围巾挂到他脖子上,打了个松散的结。柔软的羊毛围巾带着人的体温,“……那你怎么办?”王杰希扯扯那个结,“你不冷?”

“我南方人,不怕冷。”喻文州笑笑,“场上你保护我,场下我当然要照顾你啦。”

 

雪转成了小雨。彤云铅块似的,沉甸甸地坠在湖面之上。王杰希放弃了坐船的想法,就近去楼外楼吃饭。楼外楼坐满了天南海北的游客,喻文州点了几样招牌菜,西湖醋鱼、干炸响铃、龙井虾仁,以及必不可少的东坡肉。

然而,那醋鱼端上来,王杰希吃了一筷子,喻文州吃了一筷子,便放在那,干巴巴地冷透了。

“……浪费。”王杰希擦擦嘴角,他就吃了几颗虾仁。剩下的菜,不吃,对不起粒粒皆辛苦,吃,对不起胃和舌头。喻文州那边已经发了朋友圈,评价东坡肉道,“蒸得太老了,与想象中不同。”

方锐手比嘴快,“哇靠你们居然去吃楼外楼啊!专门宰外地人,我上过当!”

“太老了,也许今天厨师心情欠佳。”喻文州结账,对王杰希招招手,“还是去吃别的吧……吃火锅,怎么样?”

连锁店的火锅总不至于出问题。可大概是水星又逆行了——这是眼镜告诉王杰希的,类似于一个“典故”——那家店居然没有牛肉酱。王杰希志不在吃,他纠结如何把话讲出口。小黑太胖,明明没有橘猫的基因。小白很瘦,可能饭被小黑抢了,它吃不饱。老头子想招女学生,永远招不到。他凝视着翻滚的红汤冥思苦想,这时喻文州说,“少天约你单挑。”

“不是挑过了吗?”提到荣耀,王杰希的心跳恢复到正常水平,“他输了。”

喻文州把手机递过来,“他说竞技场见。”

王杰希看了眼,是微信,黄少天大段大段刷屏,还配图片和表情,“我拒绝。”

“那我就说,你婉拒了他的约战。”

“不是婉拒吧,我直接拒了。”

喻文州抿着嘴,过了一会儿,笑着摇摇头。“虾滑熟了。”他捞起几颗,“吃么?”

“嗯,”王杰希食指和中指在桌面扣了三下,“嗯,那个,你还记得方士谦吗?”

“记得。”

虾滑很烫,“方士谦他现在国外,他……”

找到话头,聊天突然变得顺畅。吃完火锅,这次王杰希结账,走到外面,天已经黑了,小雨沙沙,风依旧湿冷。

王杰希在心里默默向接受紫外线辐射的方士谦道歉:兄弟,对不起了。


评论(18)
热度(340)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