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二十二)

这一天,方士谦正坐在河边看风景。一个突如其来的空虚,他拿起了手机。

“大眼,吃了没?”

掐指一算,北京时间九点半,按王杰希的生活规律,应当结束了夜间训练,处于放空的贤者状态——王杰希放空就是放空,非常专注地坐宿舍的懒人沙发里闭目养神。方士谦摩拳擦掌,“喂,又做眼保健操呢?”

王杰希迟迟没有回复,这让方士谦感到一丝诧异。“夜训结束了啊……难不成吃夜宵去了?不要脸,吃烧烤不叫我。”对着面前的牛排便是阵阵嫌弃,“喂,王大眼,王队长,王杰希!干嘛去了……”

“忙。”

王杰希惜字如金,方士谦悻悻,“至于么,又特训啊?”

王杰希本赛季状态奇佳,从专业评论到微博键盘侠,十之八九认为魔术师还能继续辉煌三四个赛季。微草的一众粉丝更是三呼吾皇万岁,黄少天借题发挥,发了某只三白眼肥猫的漫画,点评道,“还真像!呵呵!”顿时引发了腥风血雨。双方粉丝混战不休,几乎线下约架。最后,王杰希亲自出面平息事态,“不介意。”他发条微博,“好着呢。”

看吧,人家正主关系好着呢,就你们脑残粉事儿多。吃瓜路人那段时间吃得肚子溜圆,方士谦也跟风围观了一把。“你状态还行,折腾什么呀。你不如开个直播,休闲娱乐顺便钱赚了,说不定还有纯情少女看中你,一举多得。”

过了十几分钟,王杰希才回复,依旧惜字如金,“不。”

“我去,你丫是不是对老子有意见!”方士谦抓狂了,“我好心好意慰问你,昂,你呢!你就回我仨瓜俩枣,王杰希,你摸着良心问问你自己,哥当初对你怎么样!”

咆哮对魔术师没用,产生不了任何攻击性。又过了五分三十六秒,王杰希这才发来一句话,“刚讲电话,没法回你。”

“你不知道微信有网页版吗!”

“我站窗口,手边没电脑。”

“站什么窗口啊几月啊你不冷啊!”

不冷,非但不冷,反而热得想要下楼跑圈。“你太久没回国了,忘光了吧?有暖气,集体供暖,我屋里二十六度。”

而且被子上趴着一只猫,脚边窝着另一只。

更为重要的是,爱情,爱情让人年轻,让人充满活力,让人觉得温暖。“你过年不回来?”

“回,”方士谦咬牙切齿,“我得回国好好教育教育你,耳提面命。”

“几号回来?机票订了没?”

“没有!着什么急啊!”

“乐不思蜀,乐不思蜀。”王杰希心情大好——用粉丝的话形容,“最近吾皇龙颜大悦”——“哦,不过我不定在北京,那会儿。”

方士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过年不在北京,你去哪?!你老子不要啦?小兔崽子——”

“三十初一肯定在,初二出门。”

“哦,旅游?”

“对,旅游。”

“去哪,要不要来我这里?”

“你那太远了,坐飞机十几个钟头,累死了。”

“远个屁,不远能叫旅游?”

“也对。”

“什么时候了还没想好去哪,你到时候能买的着票?”方士谦琢磨着怎么也得把老王忽悠来,“来嘛,你过来了,住我这儿,介绍漂亮妹妹给你认识。你喜欢金发的棕发的红发的还是黑发的?说,应有尽有。”

“你在那边不是从事非法活动吧?”王杰希问,“你可别违法乱纪啊我告诉你。”

“老子那是魅力!”方士谦再度咆哮帝附身,等几秒后冷静下来,他发现了症结所在,“我操,王杰希,我发现你活泼得不正常。”

王杰希异常淡定,“有吗?”

“有,绝对有!我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这回,王杰希没加以否认,“不去你那了,我这带着人一起,不方便。”

“……”

“我们就随便就近找个地方玩玩,也不算玩儿,估计就窝旅馆里睡觉。你要是年前回来,我叫上队里的小孩儿,出来聚聚。要你年前没空,初一行吗?”

“初一满大街拜年的哪有聚会的你往哪找聚会的地方。”方士谦激动之下连标点符号都抛诸脑后,平时他可最看不上这种文青作风,“我操,你说,你跟谁出去?”

“朋友。”

“朋友?谁?”

“你查户口呢,不告诉你。”

“快说!”方士谦的八卦欲熊熊燃烧,“告诉我!普通朋友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男朋友,行了吧?”王杰希果然不正常,居然带了个捂嘴笑的表情。方士谦盯着那个黄色小圆脸,静静地爆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杰希!方士谦静静地在脑海中沿海岸奔跑,波涛汹涌,夕阳西下,啊哈哈,啊哈哈哈

“真的假的。”他安静地敲击手机。

“真的。”

大海啊故乡,大海啊,母亲。海浪鼓动,撞击岩石,激起洁白的泡沫……

“真的假的。”

“真的。”

“……”

“都告诉你了,以后就别喊我单身狗了。现在有主了。”

“好。”

方士谦放下手机,面朝牛排,把叉子扔了出去。

王大眼,真——有——你——的!

 

“队长你在做旅行计划啊?”黄少天叼着棒棒糖,凑近了指指点点,“要去就去远点的地方啰?欧洲就算了吧,风景无聊东西难吃。美国也算了吧签证估计来不及。巴西怎么样,澳大利亚是不是龙虾便宜你带小龙虾调料自己做吧,哦要不干脆去俄罗斯看极光啊,小卢家长去过了说——等等,你是要跟谁去啊!”

喻文州无辜地眨眨眼睛,“你知道的。”

“我知道的?”黄少天捂住心口,“我操不是吧,你们发展到一起出门旅游的地步了?!”

“我本来每年春节都会出去旅游呀,今年多带一个人出去而已。”

“而已,注意措辞啊队长,‘而已’!”

喻文州弯起眼角,“那要不少天陪我们一起?”

“我拒绝,”黄少天连退数步,“不不不不,我才不要做电灯泡!”黯然地抱起卢瀚文的零食盒子,“啊,人生啊,苦闷。小卢的奶片没有了,薯片没有了,棒棒糖也没有了。难道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泡面和单身狗了吗?不,我不相信……”他忽然两眼一亮,“哈哈,据说出门旅游,好友也会变成敌人!哼哼哼……”

喻文州从抽屉里抽出一盒奶片递给黄少天,“可是,我和少天以前出去旅游过的啊,不也是好好的吗?”

“不要再说了,”黄少天掰了两片填入口中,“我只是要保持单身狗最后的尊严,而已!我的脸在笑,可我的心在哭泣啊队长!我!在!哭!泣!”

 

评论(28)
热度(384)
  1. 。南邮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