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二十四)

“队长,极光好看吗?”黄少天趴在桌上,满脸怨念。

“好看。”喻文州慢条斯理,把打印出的文档整理归类,放进蓝色塑料夹中。黄少天撇过头,淡淡道,“喻文州,你心里已经没有我了。”

“怎么会呢,少天就在我身边啊。”

“身边是身边,心里是心里,呵呵……”

手机屏闪烁,苏沐橙的模样俏皮可爱。“缓冲好了,”喻文州继续打印文件,“不看吗?”

“看什么啦,现在哪有能看的电视剧。”黄少天有气无力。

“嗯……这部的评价还不错吧?”

“你从哪里听来的不错,不会是某个北方老头那里吧。”黄少天阴沉地掰动手指,“喔,一个少女穿越到了奇幻的年代,然后就失忆了。然后遇到的男人都超爱她的,但她只爱对她不屑一顾的隔壁国王子,想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最后这些男人都死了死了死了,隔壁国王子也死了,少女悲痛欲绝,就黑化当了女王,科科。这评价还能不错,我看我退役之后进军演艺圈好了。”

“少天,少看点谷阿莫。”喻文州微笑,“还有,王杰希不是老头,他只是爱穿老头衫而已。”

“哇好棒棒哦。”

“少天——”

“唉,队长大了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黄少天滑动屏幕,苏沐橙消失了,夸张的配音响了起来,“……脱单也带带我好吗?”

喻文州思索了几秒,“你直接表白嘛。”

“在群里吗她一怒之下退群怎么办,”黄少天盯着视频中闪动的人影,“她会不会喜欢周泽楷啊他们总一起拍广告。我承认周泽楷很帅啊可是他特别小气,那些免费券还是江波涛发的……”

“江波涛发的不就是周队发的么?”喻文州摸摸黄少天头顶的发旋,真心实意道,“加油哦。”

 

进入六月,北京的空气陡然燥热起来。

“这杨树哪,真烦,哗啦啦得能响一晚上”二小子有模有样地学着他奶奶的口吻,坐在王杰希家门口的石台阶上,点评小丫头跳皮筋儿,“这不行,弹跳力不够。”

扎马尾的小丫头瞪二小子一眼,二小子红了脸,梗着脖子,大声道,“不成不成,这都蹭着了,犯规下场。”

小丫头怒道,“我没蹭!”

“蹭了就是蹭了,怎么不承认呢。”二小子脸更红了,声音却越来越大。那小丫头气呼呼地一甩头,对同伴——也是一群穿红着绿的小丫头说,“咱去别的地儿跳!”

“甭搭理他……”一个短发的小丫头脾气比较温柔,“他数学才考六十二分。”

“哦,倒数第一吧!”

“差不多……”

二小子听到老底被揭,像只斗败的公鸡,垂头耷拉脑。王杰希坐在门口,围观了这出小学生间的争斗,不禁发自内心地觉得有趣。他丝毫没有大战前的紧张,一边玩手机,一边劝二小子,“六十二,及格了。”

“及格是及格了,”二小子颇为哀怨,“唉,我怎么就老算不对呢?我奶奶骂我笨,要带我去动物园看狗熊——”

王杰希扑哧笑了,“行了,下次仔细点儿,不就算对了?”

“我就算不对,什么分数啊小数点后三位啊,太难了。”二小子陷入了人生稚嫩的迷茫,“我奶说,我琴拉不好,老不在调上,算数也算不对——不过我不是全班倒数第一,”他叹口气,“怎么办哪,叔,我听我奶跟我爸说,我再这样下去,上初中肯定跟不上,跟不上了就只能读技校了。技校是什么啊?”

“技校就是一种学校。”王杰希安慰二小子,“别怕,集中精力,多做题,你挺聪明的,下次肯定能考好。”

“我不想上技校。”二小子哽咽了,“我害怕……”

“别怕。”王杰希摸摸小男孩圆滚滚的脑袋。养育孩子真是门学问,他想起自己老子当初对自己这个亲儿子的判语,“你呀!你就这样了,一辈子没大出息了!”

“只要你努力,慢慢来,就会有进步。”心灵鸡汤对成年人没用,对十来岁的小学生还是有些许的慰藉。二小子擦干眼泪,重重点头,“嗯!我好好做题!我不上技校,我……”

“嗯,给自己树立个目标,然后——”

“我其实有个理想,”二小子眼神中射出憧憬,“我就告诉你。”

王杰希洗耳恭听,“什么理想?”

“我就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尤其我奶、我妈和我爸。”二小子警惕地望望四周,悄声道,“我啊,等我长大了,我就去我们学校后头,开个店,卖奶茶和漫画书。”说完,他骄傲地挺起了单薄的胸脯。

 

 

六月十六日,荣耀联盟联赛季后赛,半决赛,蓝雨对阵微草。

王杰希握了握拳,稳步迈入操作席。全场寂静,微草的粉丝们屏住呼吸。一个消息在网络流传:王杰希即将退役,时间就在本届赛事过后。

“微草的擂台胜率一向可观,”林敬言道,“唔,尤其是王队担任守擂大将,应该是联盟里最强悍的擂台胜率了。”

自从增加了退役选手作为解说,潘林和李艺博的压力瞬间减轻了许多,“是啊,王队是……是很稳的,”潘林道,“这个,第十赛季的常规赛,微草二十三轮擂台赛不败,果然很厉害了。”

林敬言道,“这次他一开始就上场,看来微草对擂台赛势在必得。那么蓝雨首先出场的是谁呢?呃——”

与此同时,场内一片哗然。

喻文州微笑着冲观众席挥挥手,走向了操作席。

“啊,是喻队……吗?”林敬言苦笑,“真是想不到,作为战术大师,也许他有什么安排吧?就看魔术师如何应对了。”

潘林和李艺博对视一眼,林敬言都看不懂,他们就算想破头也想不明白,唯有屏住呼吸。

王不留行静悄悄地站在石林中,手中的灭绝星尘缓缓飘散银屑。

索克萨尔立在阴影中,兜帽盖住了大半张脸,看不到表情。

比赛开始。


本来想写完了参加10月的全职O,但是各种原因赶不上啦。

那就慢慢写吧~

评论(14)
热度(356)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