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全职][双花] 粉色的龙和血色骑士(一、二)

 @漠花  太太!



孙哲平有点烦。

春天,小风飕飕地吹过草原,不多时,绿色的锦缎上便盛开了无数星星般的花朵。

远方有雪白的羊群……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牧人少女甩着长长的发辫,歌声飞扬,如玉色的珠子。

啊,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就是——

“孙哲平你不爱我了!!!”张佳乐在草地上打滚,粉色的皮肤在阳光下熠熠发光,“你这个负心人!负心汉!你有了外,外心!”

耳朵有点痒,不去管它。孙哲平扭过头,抱着重剑,闭上眼睛。

在那遥远的地方……

百花盛开,清泉横流……

“啊啊啊啊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你不爱我了!”

“我靠!”荣耀大陆最著名的狂剑士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张佳乐!”

“……哎。”张佳乐应了一声,他扭动了一下身体,露出雪白的肚皮,“你要坐到我头顶上吗?”

“你站起来还没我高,坐什么坐!”孙哲平跺剁脚下的草皮,一只小老鼠探出毛茸茸的小脑袋,好奇地望着这个高大的人类,以及……

一头粉色的……龙。

“你可以枕着我的肚子睡觉呀,很柔软的。”张佳乐甩甩尾巴,黑色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眨着,“大孙……”

“不睡。”

“呜啊啊啊啊孙哲平你果然不爱我了!”张佳乐翻滚,一群群蜜蜂和蝴蝶围绕着他粉色的身躯飞舞,孙哲平忍无可忍,“好好说人话!”

“哦。”张佳乐停止了动作,“嗯……大孙,你来跟我玩嘛。”

“好吧。”面对这条捡来的幼龙,孙哲平总是没有办法。他捡起一本《人语初级》,翻开,“先好好读课文。”

“不要……”

 

“读!”

“读了你跟我玩吗?”

“玩。”

“读了你会爱我吗?”

额头青筋跳了三跳,“你不要总听无聊的爱情故事!”

“好吧,”张佳乐用柔软的鼻头拱了拱他坚毅的下巴,“那,我读了之后,你跟我睡觉吗?”

“……”孙哲平认命地叹了口气,摸摸幼龙的额头,张佳乐缩了一下脖子——额头据说是龙最脆弱的部分,不过孙哲平抚摸他的时候,他只觉得很痒,“你的手好硬呀。”张佳乐道,粉色的舌尖舔了舔狂剑士的手,“这是什么?圆圆的……”

“这叫茧子。”

“嗯,浅紫。”

“茧子。”孙哲平翻开手掌,耐心教导,“跟我读,茧——子——”

“浅紫。”张佳乐瞪着黑色的大眼睛,“浅——紫——”

怎么教也教不会!也罢,谁让龙的舌头与人类的构造有所不同,孙哲平放弃地坐下,张佳乐立刻靠过来,弯下细长的颈子,绕在孙哲平的肩膀上。

“你好沉啊。”孙哲平拍了拍幼龙脖子,粉色的皮肤非常柔软,细小的鳞片反射着太阳的光辉,张佳乐唧唧叫了几声,孙哲平听不懂龙的语言,不过一定是表示高兴的意思,因为每逢不必读课文,可以睡懒觉、吃牛肉干、玩皮球的时候,张佳乐总会发出类似的哼哼,好像人类的小孩子在撒娇一样。

“睡觉,睡觉。”陪着幼龙闹了一上午,孙哲平也累了。轻柔的风吹过草原,吹过龙粉色的身体和狂剑士的脸庞。他们紧紧依偎在一起,安静而香甜地进入了美丽的梦乡。

 

捡到张佳乐,完完全全是一个意外。

作为荣耀大陆上最出名的狂剑士,孙哲平行侠仗义,怒血狂涛四处杀敌,久而久之,血色战士的美名流传开来,人们尊敬地称他为第一狂剑。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孙哲平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百花境内。百花是大陆西南一隅的国家,花繁似锦,连空气中,都隐约流淌着蜂蜜的甜香。

可是,居住在山下的蜂农们却愁眉不展。

“出什么事儿了吗?”孙哲平问道。

“哎呀呀,哎呀呀,山上有一条龙!”蜂农们比划着,“特别——大!特别特别——凶残!”

“是吗?百花居然有龙?”孙哲平皱了皱眉头。龙一般居住在高峻的险峰、幽深的湖泊、喷发的火山口、炎热的大漠,从来没听说在这样人烟稠密的小山附近有龙的踪迹!“真的是龙吗?”他问道。蜂农们急急忙忙地点头,“是啊是啊!可大可大——长相特别——恐怖!”

恐怖的外表,凶暴的叫声,还会喷火,“好像一只长了翅膀的大爬虫”,蜂农的首领送给孙哲平一罐最新鲜、最纯净、最浓稠的百花蜂蜜,“您是第一狂剑……请您帮帮我们,除掉那条作恶的凶兽吧!”

孙哲平擦亮了佩剑——它还没有名字——独自一人沿着小路走上了小山。树木郁郁葱葱,各色鲜花此次第绽放,“真美啊……”他感叹道,昂首立在山巅向远方眺望,忽然背后“啪嚓”一声巨响,吓了他一大跳,差点从立足的巨石上跌下去。不过他还是很快稳住了身形,血色战士可非浪得虚名,说时迟那时快,孙哲平已经拔出他的宝剑,厉声喝道,“谁!”

“唧唧……”花丛动了动,闪过一抹粉色的影子。

“嗯?!”孙哲平又吼了一声,唔,应该就是那条龙吧?可是……

“唧唧,唧唧。”叫声很是细弱,花丛窸窸窣窣纷乱摇晃,落英缤纷,雪一般落了下来。孙哲平走过去,“出来。”

“唧……”山茶花动了动,碗口大的花朵被挤到一旁,一颗圆圆的鼻头拱了出来,嗅了嗅,“唧唧……”

啊,是龙。可是,看起来不对劲哪,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孙哲平伸手摸了摸那枚肉呼呼的鼻子,后来他很懊悔,一定当时中了咒语,怎么能随手碰陌生的东西呢,尤其是,一条龙……

“你是……公人吗?”龙终于探出了脑袋,眨了眨大大的黑眼睛,唧唧叫着,“你是……来,玩我的吗?”

“呃……”孙哲平放下高高举起的重剑,“那个,你——”

话音未落,那条龙迅速地爬了出来,欢叫一声将孙哲平压在肚皮下面!“啊啊啊啊啊——”龙高兴地拍打着翅膀,“有人,有人来玩我啦!”

“我靠,你先,起来!”孙哲平用力推它,鳞片细小,而且相当柔软,这是一头龙的幼崽,但是令人惊讶地是,它居然是一条……粉色的龙!

天哪,这片大陆上竟然有这么奇怪的龙!孙哲平好不容易推开了撒欢的幼龙,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它一番,圆圆的脑袋,细长的脖子,圆滚滚的肚皮……还有圆圆的鼻头和圆圆的眼睛,“你的人话说的可不太妙。”孙哲平皱起眉头,“说,你为什么要恐吓山下的蜂农?!”

“什么?”幼龙蹭过来,“蜂农是什么?”

“就是那些……养蜜蜂的人。”孙哲平道。

“哎?我没有呀。”龙可怜巴巴地摇了摇细长的脖子,孙哲平想了想,问道,“你为什么藏在这里吓唬人?”

“吓唬……人?我没有呀。”粉色的龙凑近了,用鼻头拱拱他的脸颊,孙哲平推开它的鼻子,“那你干嘛住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家。”龙终于用人类的语言说出了一个语法正确的句子。

“你的家?”孙哲平疑惑,“你还是条小龙呢——你的父母呢?”

“父母?”幼龙摇摇头,“我没有父母。”它打了个滚,“我的洞穴在上面,你要看吗?很大的……还有宝物。”

 

这条小龙没有撒谎。它的确有一个宽敞的石头洞穴,收拾得干干净净。松软的稻草铺满地面,孙哲平四处张望,一束阳光斜斜地射在石墙上,几从粉色的小花在阳光下绽放。

“我的……家。”幼龙高兴地翻滚着,“你来……玩我。”

“是‘你来和我玩’。”孙哲平忍不住纠正它的错误,“你有名字吗?”

“名字?”龙咧开嘴巴,“没有……不过,山下的人……他们喊我,‘凶兽’。‘凶兽’是什么?是说我漂亮吗?”

“这个……”孙哲平愣住了。幼龙黑亮的眼睛盯着他,纯净的眼神犹如山间清泉,他于心不忍,就走过去挠挠龙的下巴,“小家伙”立刻昂起细长的颈子,唧唧叫起来,“啊啊,还要!”

“……你的人话真是学的太差了。”孙哲平无奈道。

“唧唧,唧唧。”

“说人话!”

“好舒服呀。”幼龙睁开大眼睛,“我有宝物!”它啪嗒啪嗒地跑开了,圆滚滚的身体看起来还挺灵活。一会儿幼龙叼着一个盒子回来,献宝似的摆在孙哲平面前,“我的收藏……都送给你啦。”

在他期盼的眼神中,孙哲平打开了盒子。翠鸟的羽毛,海玻璃,半透明的蜜蜡石,以及闪闪发亮的铜币——“很好看的!”幼龙拍打着尾巴,“喜欢吗?你喜欢吗?”

“嗯,喜欢。”孙哲平盖上盒子。这条龙看起来毫无危险性,虽然颜色有些奇怪,但性格十分温顺,应该不会对山下的居民产生威胁。他决定下山向蜂农们讲清楚,这只是一条寂寞的龙的幼崽,只要不去打扰它的话,至少可以相安无事地和平相处下去。

 “你好好玩吧。我先走了。”

 

 

tbc

 

 


评论(28)
热度(556)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