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二十七)

王杰希回到家,蒙头大睡三天。醒来后正是雨后初晴,他洗了脸站在院子中间,小黑打滚,滚了一身泥。正屋飘出一段《牡丹亭》,老爷子膝头摊着本厚重的大书,严肃地给小白挠耳根。

“我觉着吧,还是得上个学。”

“呿,知道学习了?早干嘛去了呀。”

王杰希做了套广播体操,小黑蹭完了泥巴又来蹭他的运动裤,王杰希用脚尖轻轻踢猫咪柔软的肚皮,小黑不解地喵了好几声。

“就突然想上学了。”

老头透过老花镜,狐疑地打量着儿子。王杰希跑出去疯玩了一趟,黑了,瘦了,还是那副在他眼中蔫儿不拉几、心事重重的模样。结婚没个音讯,好像除了队友也没什么朋友。“你要学什么,”他只得亲自上阵,“哎哟,你看看你,你也学不了什么特别技术性的。”

“可不是嘛。”王杰希洗了脸,用手巾洗耳朵,“嗯,要不我也念个戏曲?”

“就你?”老头吊起眼睛,“不肖子!想得美!戏曲可是需要相当的专业素养我告诉你——”

王杰希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新的赛季,新的变化。微草的路总得靠年轻一代自己走下去。他琢磨着上学的事儿,放眼四九城,能解答他疑问的就一个人。叶修好像没睡醒,含含混混,“哟,你谁啊?”

“我王杰希。”

“我当谁呢,原来是王队,久仰久仰。”

“叶主任客气了。”

“不跟你闹了,你野回来了啊?收心了没?收心了就赶紧来给哥帮忙。”

王杰希不理会叶修的邀约,专心致志讲了他的困境。叶修说,“上学啊?上学好办,你不是国家队的么,拿过国际赛事冠军,你只要想念,我就找人给你办去。问题你想学什么?说实话,哥想不出来。”

“学个简单点儿的吧。有高数的就算了。”

“数学……”叶修笑了几声,“我懂了。等我给你联系联系。只一条,大学生又没啥事儿干,你别跟学校里头和那群小孩瞎混。有空来帮帮忙,专业素养的工作人员不好找,招进来的小朋友连糖果甜心都玩不转,累心。”

但王杰希错过了新生入学的季节。很快叶修的反馈回来了,要把王杰希塞进某所大学的新闻系。“行吧,不知道学不学高数,应该不学。就算学你也担待着,不行就问同学……”

“你不是不让我跟小孩瞎混么?”

“学习那怎么叫瞎混呢,王杰希同志!”

王杰希道了谢,忽然想起喻文州,“……你知道喻文州什么时候退役吗?”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叶修话里有话。

“我没法问。”

“哥就能问啦?‘嗨文州啊,手速这么虐就别打了,赶紧麻溜的退役走马上任带队去美国比赛?’这像人话吗?”叶修满腹牢骚,嘚吧嘚个没完,看来真被这主任的活儿累得够呛。王杰希脚面上躺着小黑,沉甸甸的颇有分量,“反正他退役了就会来帮你,这倒可以放心。”

“我不比你,你心大。”叶修阴阳怪气,“你们啊,啧啧。”

王杰希只当没听见。

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样,他无所谓,喻文州大概也无所谓。“我们风象星座无所畏惧,”喻文州说,“总不会拉出去沉塘吧?”

“你可以变成鱼。”王杰希开了个不怎么高明的玩笑。

“呲溜一下钻河里去。”喻文州模仿京腔,只有三分像,“退役嘛,这件事……”

“你好好的就成。”

“OK。”

 

很快过了年,王杰希在家无聊,就经常去找叶修。方士谦对他堕落的行为深恶痛绝,他过年没回得来,也不知被哪位美丽的女郎绊在了东海岸。“哎,你,你那个恋爱怎么样了?趁着没事儿赶紧结婚哪!结婚!酒席钱一年比一年高,今年不结婚,明年就翻一倍,你别后悔啊你!”

“没事儿,”王杰希安抚前搭档,“要不您先结,以身垂范怎么样?”

“去你的。”方士谦笑骂,“我可不要先步入围城。”

“您可真够没素质的。”

“比不了你!”

……

一天一天无所事事,时间就过得飞快。有时候高英杰、刘小别他们会过来,说会儿话,聊聊遇到的对手。还有一次乔一帆也来了,王杰希估量这小孩比之前窜了个子,让他贴门框上一量,果然如此。

“您不玩荣耀了吗?”乔一帆问。

“玩儿。”王杰希的小术士已经满级了,经常被热情的粉丝围堵。他带野团打本,指挥的时候没人敢吭声。有时候在竞技场碰到黄少天的小剑客,跳着脚要和他决斗,王杰希就不理他,任他跳脚。

再后来黄少天也不蹦跶了,他老是和一个枪炮师黏糊糊地在一起。对此喻文州笑而不答,王杰希就不点破,遇见了也装不认识。

这一年的七月格外闷热,有一天,王杰希午睡醒来,手机有未接来电。

“怎么了?”空调吹得很冷,他听到喻文州的声音,平稳的,一如往常。

“我退役了。

王杰希沉默了几秒,“哦。”一手把头发挠得更乱,“那——”

“你来接我吧,我明天飞机。”

小黑跳上床,好奇地歪着脑袋。王杰希捞过超重的黑猫,把它揉成了一团毛球。

“行,嗯,没问题。”

 

 

评论(29)
热度(337)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