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全职][双花] 粉色的龙与血色骑士(八)

那一夜,孙哲平最终妥协了。他从背包里拿出为数不多的牛肉,撕了一条,“吃。”

粉色的幼龙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摇曳的篝火映照下,它似乎缩小了一圈。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孙哲平拍了拍膝盖,“你可以把脑袋放上来。”

张佳乐恢复了一点精神,“唧唧……”

“好好说话。”狂剑士道。

“困。”

“已经很晚了。”流星划过苍穹,纷乱如一阵急雨,孙哲平道,“啊,是流星雨呢!不过,也有可能是……你知道微草吗?”

问了也是白问,一头自出生起就住在百花小山顶石洞中的幼龙,怎么会知道北方的那个强大国家。但是张佳乐居然点了点头,“有……星星。”

“和魔术师。”孙哲平将手笼在它的眼睛上面,龙的睫毛非常柔软,刺得掌心阵阵发痒,“我来自北方。”

“你是一头——嗯,来自北方的,狼。”张佳乐又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句子,自己被自己逗得咯咯笑,唧唧地表达了几声愉快,它勉强抬起脖子,圆圆的脑袋看向遥远的天际,据说那里是流星们征程的终点,也是每一位魔术师的最终归宿。

一颗巨大的淡蓝色星星摇曳了几下,忽然从天空中黯然滑落,拖着一条虚弱的尾巴。

张佳乐靠在孙哲平怀里,大风吹散了它的声音。

“啊……又一颗星星……死去啦。”

 

第二天一早,叽叽喳喳的小鸟落了孙哲平一身。

狂剑士揉着眼睛爬起来,张佳乐没精打采地盘起身体,见了他,甚至没有翻滚几圈露出“特别柔软”的肚皮,邀请他坐到自己的头顶上来。

“饿了吗?”孙哲平伸了个拦腰,幼龙抬起眼睛,小小地“唧”了一声。

“唔,今天不读课文了。”收起《人语初级》放进背包,孙哲平拽出那本《如何正确地饲养一头龙》摊开放在面前。破败的羊皮纸封面盖着一个巨大的纹章,应该是某个骑士的,孙哲平的历史课成绩很差,战士么,能够挥舞大剑无所畏惧地战胜敌人就好了!可是现在他遇到了大问题,对着阳光皱眉研究半天,把一本书从头翻到尾,他也没能找到问题的答案。

“吃的……一头龙……新鲜的食物,清洁的水。”

“龙是夜行性动物……”

“龙喜爱金光闪闪的宝物,它们对财宝有着贪婪的占有欲。”

“要恭敬。”

“……与龙建立契约。”

“不对,不是这条,也不是这条。”孙哲平又把书从尾翻到头,焦躁地搓搓下巴,萎靡不振的张佳乐叼了几棵草摆在地上,“你是哪里痛吗?”身为临时饲主,宠物幼龙的模样让孙哲平感到有点儿良心不安——他不该饿它的,不就是造了几个乱七八糟的句子,就张佳乐的人语水平,根本就分辨不出“睡觉”的另一层含义。

“头疼吗?”丢掉羊皮书,孙哲平走过去,帮助张佳乐拔掉几棵草,照着之前的样子摆好,“这里疼?”摸摸那颗圆圆的头颅,“还是这里?”挠挠细长的脖子,“或者是肚子痛?”雪白的肚皮还真是十分柔软,像只蓬松的枕头,孙哲平凭着印象揉了揉,张佳乐缩缩身体,唧唧着,好像……害羞了。

“不要,不要这里。”它扭过身体,用尾巴对着孙哲平,然后继续拔草,把一朵带着黄色小花的草梗挑出来摆在一边。

“乖,吃饭。”孙哲平叹了口气。他为什么会跟一条龙的幼崽生气呢?换算成人的年龄,这头小龙说不定只是个四五岁的人类孩子。与一个四五岁的小家伙置气太无聊了,孙哲平抓住那条不听话的尾巴,“你拔草干嘛啊?”

“睡觉,睡觉。”尾巴在他手里挣扎着摆动几下,“痒。”

“我帮你吧。”

作为补偿,孙哲平帮张佳乐拔光了一小片草坡,做出来一个粗糙的窝,看起来像是新手搭建的鸟巢。张佳乐愉快地爬进窝里,拍拍翅膀,“你也来。”

“我吗?”忙碌了大半天,狂剑士确实有些疲惫。可是窝太小了,如果他也爬进去,势必只能睡在张佳乐的肚皮上,“呃……”

“睡我。”幼龙开心地唧唧叫起来,过了一会儿,它忽然眨了眨大眼睛,“你来……和我睡觉。”

它的眼睛黑的宛如极北大海中出产的黑曜石,纯净透明。想起饿了这双眼睛的主人一整夜,孙哲平的良心更痛了。

“好吧。睡觉,睡觉,睡觉觉。”他无可奈何地回忆了一番少年时怎么哄邻居弟弟的口吻,然后脱了靴子爬进去。张佳乐翻过肚子唧唧叫着摆出欢迎的姿势,孙哲平推推它,“好好躺下。”

“唧唧!”

“这么高兴吗?”一只爪子搭在胳膊上,孙哲平顺手捏了捏,深粉色的肉垫软绵绵、热乎乎,好似新鲜出炉的棉花糖。“龙收起了它的利爪”,想起这样一句诗,孙哲平歪了下肩膀,让幼龙方便地靠进他的怀里,“真的不饿?”

“不饿。”张佳乐舔舔他的下巴,“唱歌。”

好吧,唱歌,唱歌给你听。孙哲平其实不太会唱歌,他的职业可是最纯爷们的战士。“你想听什么歌?”

“我的,我的。”张佳乐闭上眼睛。

“你的?龙的吗?”孙哲平笑了,“如今的荣耀大陆,好像也没有多少龙了。”

“唧。”

“唔,让我想一下……”

蝴蝶扇着色彩斑斓的翅膀,围着粗糙的草窝翩翩起舞。几丛鹅黄色的小花在风中抖着花瓣,天空高而辽远,在风的吟诵声中,孙哲平开始唱起一首人人都会的调子——那是一首歌颂斗神的歌谣。

 

……

他离开了,

在秋叶飘零的清晨,在黎明的雾气升起之前。

他离开了,

带着长矛与利剑,沾满冰与火的气息。

……

他离开了。

故事即将结束,

而光辉的荣耀之路,仍将继续下去。

 


tbc

评论(14)
热度(308)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