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有一天(完)

午夜,月亮挂在头顶,高速公路两边黑黢黢的影子奇形怪状,其实就是树丛罢了。

“黑车,”喻文州半垂着眼睛,“不会宰客吧?”

王杰希说,“不会,我看着像宰客的人吗?”

喻文州笑道,“黑车司机的人品可说不定。”

国家队明晨要飞往赫尔辛基参加比赛,苏黎世中转。“我他妈就烦打大灯的,”王杰希皱着眉骂脏字儿,“操,每次碰见都想一砖头砸过去。”

喻文州闲闲道,“开黑车都开出路怒症了。”

“你开段时间就知道了,满大街打大灯的傻逼。”

“我不开黑车。”

“嗯,所以我开喽。”王杰希盯了眼手机,“等会儿我看看路,以前都是坐车去,虽然自己也开车去了几回吧,可老记不住。”

“您不是京城著名黑车司机吗?”喻文州扯了扯安全带,“著名黑车司机不知道怎么去机场,不合格哦。”

“我是京城著名黑车司机。”退役之后,王杰希经常接到“活儿”,叶修老喜欢喊他去接人,“南站我可熟。对了,上回老叶非拉我去接周泽楷,啊呀,我就够闷了吧,他比我还闷。我们就在车里听叶主任打电话扯皮——他嘴皮子太利索了,我看从赫尔辛基回来也别当主任了,直接去德云社算了!”

喻文州嗤嗤笑,“少天抱怨好久,我不跟他同一班飞机来。”

“他还抱怨啊?是不是感情出了问题。”

“没有——”

到了收费站,王杰希摸了下口袋,又在车里摸索一番,“抱歉,借我五块钱。”

喻文州麻利地从包里翻出钱包,“十元,不用找了。”

“谢谢大爷。”王杰希发动车子,“啧啧,十块钱啊,我跑了好几十公里,就十块钱。”

“再给你十块。”喻文州找了找,“哦,没十元了,大爷直接赏你一百。”说着咬了下舌尖,王杰希笑得直抖,“谢谢谢谢,一百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了!”

“我很大方的。”

“对对,您最大方。”

喻文州提前飞到北京,王杰希从机场接了人,直接回了公寓。小黑见来了客人,激动得尾巴笔直,喵喵喵叫个不停。喻文州捞起小黑揉搓,参观了一圈王杰希的装修,发自内心赞叹道,“深藏不露啊。”

“钱烧的。”王杰希拿拖鞋给他,“喝点儿什么?”

没有老头子的压迫,王杰希的冰箱里塞满了可乐,客人从来都别无选择。喻文州喝着可乐讲了下赛事流程,王杰希说,“哦,和我们那次差不多吧。”

“嗯,大同小异。”

“对于名次有要求没?”

“当然有。”

“尽力就好。”

“说得轻巧哦王队长,我们压力很大的。”喻文州膝头摊着小黑,“你不是还有只白猫?”

“小白在我爹那儿,老头一时半刻离不开它。”王杰希勾住黑猫尾巴尖儿,立马被猫尾巴抽了下手背,“来人了就长脾气了哈。”

“你晒黑了。”喻文州低声说。

王杰希下意识抹了把脸,“嗯,高原紫外线太厉害了,怎么防也防不住。”

喻文州拉过王杰希的手,拍了拍,“我觉得不错。”

本质死宅的两个人在房子里窝着,哪里也没去。去哪儿呢?大热的天,太阳白花花的光仿佛能晒化一切。喻文州靠着沙发看王杰希坐在地板上打游戏,一边出声指点,他说左,王杰希偏往右,他指右,角色就往左边乱跑。最后当然通关失败,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活该。”

“我故意的。”王杰希回身抓住他细瘦的脚踝,“压力这么大吗?都瘦了。”

“为国征战压力自然不小咯。”喻文州晃掉了拖鞋,“过来安慰一下我脆弱的心灵吧。”

 

机场蛰伏在夜色中,只能看到朦胧的轮廓。

“有零钱没?交停车费。”王杰希挠挠头,“老用支付宝和微信,都不怎么记得去纸币了。”

喻文州笑道,“那一百不够啊?”

“零钱——”

喻文州把钱包里的零钱搜罗一番,“行啦,都给你了,我现在可是赤贫了。”

“瞎扯吧您就!”王杰希停好车,拔下钥匙,“走。”

盛夏的停车场里暑气蒸腾,闷热如蒸笼,散发着湿润的石灰味儿。王杰希很喜欢这个味道,等上了楼,候机室里的空调就冷得人一哆嗦。他拖着喻文州的旅行箱,四处打量,“唔,去买杯咖啡坐会儿,来早了。”

“行啊。”喻文州没提出什么“你先回去”之类的建议,他们在候机室里找到一间咖啡厅,一个男人趴在桌上睡着了,还有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在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喻文州买了杯冰美式,转头问王杰希,王杰希说,“可乐。”

“去你的。”

两杯冰美式,“这么苦,不能多放糖吗?”王杰希抱怨,“唉,我错了,应该找个吃饭的地儿。你们去欧洲,成天喝这玩意儿。这次干嘛还从苏黎世转机?那机场可真不怎么样。”

“忍忍就好啦,比赛完就回来了。”喻文州喝了口咖啡,“是挺苦。”

这时手机响了,他看了眼,笑道,“是少天他们。”嘈嘈杂杂地聊了会儿,这才收线。“他们马上到。”

“马上到还这么多话。”王杰希哂笑。

“他就这样嘛。”喻文州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他们到了,那我先走了。”王杰希说,“免得一会儿碰见了,又要拦住我问东问西。”黄少天对王杰希退役后不问世事非常不满,常常试图以PK的方式调动他对游戏的胜负欲。王杰希从不应战。爱是放在心里的,他说,虽然人不在江湖,但我依旧热爱荣耀。

“路上小心。”喻文州说,“嘛,有事情记得联系。”

王杰希很想给他一个拥抱和亲吻,但灯光明亮,机场人来人往,他们尚做不到惊世骇俗地上下一期头条。于是他和喻文州用力握了握手,朋友般地说了声“再见。”

 

回家的路上,月亮孤独地挂在夜空。

月亮就是月亮,无论在水边,在高原,还是在城市……看起来都一样。前方的路一望无际,王杰希突然遗憾系想起,他有句话忘了对喻文州讲。

想开着车,和你一路往西走,看雪山和大江。

手机震了下,喻文州发了条消息。

“一百四十七元两角,买你够不够?”

王杰希笑了,“足够。”

 

 

有一天,一只猫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猫就掉坑里了。

猫从坑里出不来了。

当然,猫是自愿掉坑里的,也根本没打算出来。

 

 



经历了……忘记账号,想不起密码……等一系列乌龙事件后,终于完结啦。

评论(40)
热度(531)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