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双花】记一次神奇的田野调查(二)

孙哲平这辈子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但也从来没考虑过要在澜沧江边裸奔——毕竟滇西北高原在这个季节还是挺冷的。

要怪就得怪那锅蘑菇。

时间回到昨天,孙哲平在酒桌上看到了一个不大的电子钟,老板端上来几盘蘑菇,直接倒进锅里,然后猛地拍了下那电子钟,就见开始倒计时。老板说,“二十分钟后才能吃哦!”

孙哲平又不是第一次来云南,早见怪不怪。不过这会儿哪还有鲜蘑菇,都是晒干的菌子,缺乏灵魂。老板又端了箱白酒,每瓶拳头那么大,五十几度,孙哲平说,“今儿不喝了吧。”

老熊说,“哎哎,哪能不喝呢?”硬开了一瓶,倒满了玻璃杯。孙哲平瞅着,怎么也得二两。他其实不太能喝酒,就长得看起来身经百战。这种地方,要么喝就喝倒下为止,要么干脆别喝。孙哲平想,他是来替楼冠宁收工程款的,可别给喝晕了,于是说什么也不肯碰杯。老熊说,“这啥意思呢?”

“我酒精过敏。”孙哲平很淡然,“哦,能吃了吧?”

他是为了转移话题,倒计时显示还有四分二十八秒才满二十分钟。不用这么精确吧?孙哲平捞起蘑菇,看着熟透了。尝试吃了一片,味道鲜美,没有什么鹤顶红的感觉。他很随性,少几分钟多几分钟应该吃不死,就低头吃蘑菇以避免喝酒。老熊絮絮叨叨说水电站那些破事,孙哲平一耳朵进一耳朵出,盘算尾款。就这样吃掉了一锅蘑菇和土鸡肉,再然后的事情,他记得山间的月亮明亮清冷,山风沁骨冰凉,小人人载歌载舞敲锣打鼓,邀请他去江边篝火晚会。

“……您冷吗?”张佳乐瑟瑟发抖。

“还成吧。”孙哲平看了眼光裸的腿,“那个,你是活人吧?”

张佳乐找了找,从口袋里翻出学生证,“理论上,是。”欲哭无泪,跑又不太好跑,山路崎岖蜿蜒,他自信没办法在这个海拔高度跑出五百米。孙哲平接过学生证,仔仔细细看了几遍。如果是蘑菇制造的幻觉,应该不会这么逼真。眼前的男青年穿着冲锋衣牛仔裤,并没有裹着头帕穿的花花绿绿,而且身高也挺正常,“我昨天,吃了点蘑菇。”

“哦,蘑菇……”

“嗯,好像没熟。”

看起来没疯。蘑菇制造的惨案张佳乐当然听说过,还不止一起。他小学同桌有回吃了没熟的蘑菇,硬说他长了尾巴,要送他去动物园,把张佳乐气个半死。蘑菇年年出事儿,年年大家抢着吃蘑菇。张佳乐脱掉冲锋衣给孙哲平遮掩关键部位,不行,太可怕了,这里虽然外来人口稀少,保不齐也有几个背包客。一不小心拍下来,回头就要出现《大山深处神秘风俗》这样的鬼东西,想想都渗得慌。

“谢谢,我赔你衣服。”孙哲平依旧八风不动,“你……你是学生吧?”

张佳乐点点头,“研究生。”

“哦,那你研究什么啊?”

“花。”


评论(4)
热度(100)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