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全职][胜负][ABO] 胜负(完)

因为情节和章节都有较大的改动,不太好搞,就直接放个结局吧。


 

作为前嘉世战队的队长,对于霸图主场,叶修再熟悉不过。

他曾经在这个地方战斗过无数次,连嘘声都是那样亲切。人声鼎沸,汽车鸣笛响成一片,现场堵得水泄不通,“干掉他!”霸图的粉丝们将场馆外围的针插不进,叶修被兴欣的队员们团团围在中间,手搭凉棚,装模作样地叹息道,“啧啧,哥给他们带来的阴影就这么难以忘怀啊?”

保安瞥了他一眼,“注意安全。”

“那是,那是,谢谢。”叶修说着,缓慢地朝选手通道移动。换做以前,他早小跑着一路冲进去了,只不过现在小腹又开始隐隐抽痛,他宁肯被泼一身矿泉水,也断然不敢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

“干掉他!”“干掉他!”“干掉他!”

有节奏的呐喊,整齐划一,伴随着震天的锣鼓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酒店开业,”魏琛嘟囔,“下回兴欣主场,老夫也雇一队人马敲锣打鼓嘘霸图。”

“有钱人啊,大哥请问你跟义斩那群土豪是亲戚吗?交个朋友好不好?”方锐挤开一个拦在身边的粉丝,“谢谢啊,请让一让,让一让——”

忽然,人群安静下来,犹如海潮退却,闪现出一条通路。

“哎?这么有礼貌?!”方锐吃了一惊,“以前可不是这架势啊?老叶的嘲讽debuff失效了?”

“怎么可能。”魏琛探头朝人群后面看去,但他个头平平,踮起脚也看不到多远,包子一米八八的身高此时显现出巨大的优势,只瞧了一眼,就惊讶道,“哎呀,是那个白羊座!”

韩文清穿着霸图队服,神情凝重,步伐坚定有力。他走到兴欣众人的面前,沉声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不晚不晚,呵呵。”陈果笑了笑。

韩文清看了一眼叶修憔悴的脸色,“跟我走吧。”

 

整场比赛,叶修都在痛苦与渴望的胶着中煎熬。

他知道自己不舒服的缘由,但这是比赛期间,他绝不可以临阵逃脱。咬着牙坐在台下看着队友们的厮杀,叶修握紧双手——

赛场,大屏幕,嘘声或欢呼……这一切都不重要,他唯一的渴望是站上这个场地,全身心地投入比赛,战胜对手,打赢对手,获得冠军。而与此同时,在赛场另一端,那个穿着黑红相间运动服的男人,他的追求与目标,同样也只有一个。

荣耀!

比赛进行的相当激烈,精彩不断,现场时不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胜负是绝对的,”空气在颤动,剑拔弩张的气氛令人兴奋又紧张。真好啊……能够尽情的较量,叶修喃喃,“但是,有些时候,也是相对的。”

十年职业赛征程,他始终追求的是压倒性的胜利。然而随着时光漫漫而去,在这个浸透了他青春与汗水,光荣与梦想的电子竞技的舞台中,对于胜负,他突然有了新的理解。

“也许……”放松了精神,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撑着额头,“是时候了。”

比赛,终于结束了。

 

“哎,这次发挥的不错。”方锐拍拍罗辑的肩膀,“下次加油!”

“嗯!”高材生扶着眼镜笑了,“下次,我一定能赢!”

“我也是,每一次都有新的体会。”乔一凡分发着矿泉水,“大家辛苦了。前辈,”他看向坐在选手席上的叶修,“喝水吗?”

“啊,好。”叶修捏了捏眉心,打算慢慢地站起来。霸图的粉丝们依旧欢呼着,彩纸满天,如同一场绚烂的烟火,“以前他们可没这毛病,”叶修拿掉头发上粘着的一枚红色纸屑,“自打张佳乐转会来了霸图,这群家伙就学会百花缭乱了……什么毛病……”

“我操叶修你又编排我!”张佳乐正在收拾提包,闻言大怒,“你!”

“哥怎么了啊?”叶修微微笑,“哟,挺有精神的啊,乐乐。”

“滚。”张佳乐瞅了眼他的小肚子,撇撇嘴将头拧了回去。叶修累了一天,坐在场下,感觉脚背连小腿都有些浮肿,皱着眉踢了踢腿,夜里大概又得抽筋了,他叹了口气,钱包啊钱包,你这小东西……

你亲爸在那边呢,呵呵,一会儿带你去见他。至于你老子我……

海一样的气息,悄无声息地席卷而来。

“老韩?”胳膊被稳稳地扶住,胸口的憋闷感突然间烟消云散,一扫而空,韩文清不知何时绕到了他的身后,“慢一点,”低声嘱咐着,“脚疼?”

“抽筋了吧,也许。”

“我扶你。”韩文清有力的双手搀在他的肋下,“当心。”

叶修站起来了,“不行啊……”他安心地向后靠了一下,很自然地,靠进了韩文清的臂弯中,“老韩,我觉得……”

果然,认输的话,还是有些说不出口,顺其自然吧!但韩文清肯定会懂,会场忽然静了下来,叶修笑笑,“哎,彻底暴露啦。”

从那个赌约开始,他就没有赢的希望。

面对这样一个敌手,唯有愿赌服输。

“哥不跟你争了。”说完,叶修合上眼睛,接受了那个温暖而坚实的拥抱。那双坚实的胳膊与大海的气息,好像永远不会放开他一样。

 

 

尾声

 

韩文清急匆匆地打开家门,“叶修!你怎么样了!”

温暖的室内一片沉寂,没有一丝动静。

想起上飞机前那个气若游丝的电话,韩文清急了,冲进卧室,“叶修!你他妈的好歹吭一声——”

“我去,刚睡了五分钟就被你喊醒了,老韩你啊……”被子里蠕动几下,叶修慢慢探出蓬乱的脑袋,两眼迷蒙,手里握着一件皱巴巴的衣服。

韩文清长出一口气,“还难受?走,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没事,就是你儿子闻不到你的味道,拼命闹他老子。”叶修把那件衣服揉成一团,“幸亏哥急中生智翻出一件你的破汗衫,姑且先骗过这小子,啧啧,气性真大啊,”他随手掀开睡衣,“真不愧是老韩你的种。”

“辛苦你了。”韩文清把他搂进怀里,揉了揉头发,“我回来了。”

“嗯。”    

 

十二月的夜里,海边寒冷异常。

“昼夜温差真是很大,这个时候在杭州,顶多穿个棉毛裤,街上还有花呢。”叶修道,说着伸开胳膊,“唔,在这里,哥羽绒服都穿上了。”

“今年特别冷。”韩文清揽住他的腰,手下已经有些臃肿,“怕冷就别出来乱跑。”

“刚才突然特别想逛一逛,”叶修笑了,“整天憋在房间里,闷死了。”

“你还怕闷?”韩文清捡了块小石子,“不知道是谁接受《电竞周刊》采访,扬言要跟电脑过一辈子。”

“人都是会变的啊我的韩文清先生。”叶修乐呵呵的,“这个赛季霸图势头很强劲啊。”

“呵呵。”韩文清受之泰然。

“……一点都看不出老年队夕阳红,补钙有奇效啊,呵呵。”

“闭嘴。”

叶修摸了摸嘴角,他戒烟很久了,有个人陪着,连这么痛苦的事,都变得不再难熬。真是神奇啊,万万想不到,还有这么一天。就这么想着,他摘下手套,从口袋里掏了许久,最后拢起手,将整个拳头放进韩文清的手心,“喏,哥奖给你的。”

“什么?”入手冰凉,接着粼粼的波光细看,原来是数枚硬币。

“霸图铁定能进季后赛,当然,我们兴欣也是。”叶修很是得意,“奖品,感动吗?”

一、二、三、四……一共九枚,“才九块钱?小气死了,叶神。”霸图队长笑着评价道。

“啧啧,你怎么就是不懂呢。”叶修望天,“迟钝。”

“我懂。”韩文清给他戴上手套,“别冻着。”

叶修嘿嘿笑了几声,“是不是很有新意的奖品啊?”

“算是吧。”韩文清把硬币收进口袋,“不过,其实早就免费了。”

“不是吧!上当了!钱还来!”

“还个屁,”韩文清张开臂膀,将人呢一把搂进怀抱,牛奶的甜香掺杂着海水的湿气,“你都是老子的。”

“去去去。”叶修任他抱了一会儿,“唔,等……之后……”

“嗯?”

“你标记我吧。”

“……没问题。”


—完—


《胜负》这个本已经完售了。

谢谢大家~

评论(24)
热度(34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