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韩叶] 阿要辣油啊?

一个小段子,私设很多!X3

叶领队生贺,领队生日快乐么么哒!T遍全球!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缘千里来相会——

叶修稍息、立正、向后转,还没开始“一二一”,背后就传来一声特别低沉的呼唤,嗯,语气还相当的耐人寻味。

“叶处?”

“哦,呵呵。”叶修重复了一遍向后转的动作,并在一秒之内重新挂起了招牌式的自己眼里叫亲切别人眼中叫嘲讽的笑容,“哎呦我说谁呢,原来是……”

韩文清摘下墨镜,扬起了下巴,“嗯。”


军区大院门口为什么有个馄饨摊子,叶修便是不太能理解现下城管们的节奏。也许这个摊子是有卫生资格证的,他从桌子下拽出了一个小马扎,“老板,有馄饨的哇?”

废话么你,韩文清的表情显然充分地表达了他的所思所想。把想法写在脸上可不好啊,不利于隐藏战术,打扑克绝对吃亏。叶修拍打了几下裤子坐下,“……老韩你居然穿西装,真是人……那个风度翩翩。”

韩文清也拽了个马扎,眉头皱起,“你怎么在这。”

叶修眨了眨眼睛,“哥还想问你呢。”

话虽然说得很豪气,但是,面对着西装+墨镜的钱包脸,方才有一瞬间,号称T遍全联盟无压力的叶修叶领队的手居然不由自主地伸进了裤兜——那里塞了一堆硬币,不如纸币有手感,长期混迹于江浙沪的他遗憾了三秒,生生稳住心神,韩文清那张脸见了十几年了还hold不住,叶修几乎要扪心自问,不就是去了一趟苏黎世么,他坚强的心防竟然发生了溃堤?

我靠,用魏琛的话说,一定是受到了资本主义纸醉金迷的腐蚀。

视线转回,说实话,韩文清穿西装,嗯,如果不看脸,身架还是蛮有气场。叶修的目光在笔挺的衬衣袖口处黏腻片刻,“啊,你不热啊?”

气温三十二度,韩文清不动如山,“参加朋友婚礼。”

“你是站门口专负责收份子钱的吗?”叶修抓了一根方便筷叼在嘴里,在家里老头的威逼下他不得不开始了戒烟的万里长征,韩文清脸色黑了一层,“来吃喜酒的。”

“哦,你能喝酒?”叶修咬着筷子,咯吱咯吱,馄饨摊老板战战兢兢地抓着围裙,对他来说,韩文清的表情委实太阴沉了,他已经打算交出所有的现金买个平安,但叶修笑嘻嘻地打断了老板的胡思乱想,他很自然地讲着方言,要两碗馄饨,对,猪肉的,一碗不放香菜,另一碗,不要葱。

身为北方人,江南的一切都格外新鲜有趣。韩文清经常来南京,但他很少像今天这样,一身轻松(假如忽视掉沉重的正装)地在街上漫步。法国梧桐浓绿的树荫遮天蔽日,在头顶形成一道翠色的拱,叶修温软的口音听起来丝毫没有嘲讽的气息,以往他总觉得这家伙的普通话略生硬,还动辄嘲讽王杰希的卷舌音,但刨去惯性的可恶,说着方言、咬着筷子的叶修忽然洋溢出一种陌生而清新的气质,可具体是什么,韩文清说不清楚。

……总之,他走神了,等韩文清发觉了自己的不对劲,叶修又摆出了那张讨嫌的面孔,眉头一扬,“阿要辣油啊?”

啊?

“阿要辣油啊?”叶修飞快地重复了一遍,音节柔软缠绵,节奏富有韵律,就是这内容……来自渤海之滨的韩文清抿了抿刚硬的嘴唇,“再说一遍。”

“阿要——啊,错了。”叶修笑嘻嘻地一拍脑门,“光顾着吃馄饨了,顺口跟你讲南京话。不过,”他掰开一双新筷子,“怎么回事啊你,南京话可是长三角最容易懂的,你这都听不明白,也敢只身一人跑江南?”

韩文清额上青筋一跳,叶修立即把桌上的辣椒罐推过来,“冷静啊,这里可是军区,你看卫兵见到你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钢枪……告诉你我可是很柔弱的,你露出这个表情,人家当你是绑架我的可怎么办?”

“……闭嘴。”

“哎,好不容易见个面,就不闭嘴了吧!”叶修笑笑,他这次回南京,主要目的是来观看最近的季后赛半决赛,“霸图打得不错。”他把没有香菜的馄饨推过去,“……你也不错。”

韩文清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吃香菜?”

“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啊。”叶修笑,眉眼弯弯,他瘦了,人比以前健康精神了许多,脸颊干干净净,头发也梳得整齐,“不过我是第一次见你穿这么正经八百的……”

“还好。”韩文清倒了一点点辣椒,馄饨味道清淡,叶修加了点醋,吃了一个,道,“说起来,以后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

“行了,有什么可瞒着的吗,你。”叶修咬着馄饨,腮帮子鼓起一块,“去年——”

韩文清停下筷子,“我以为你懂。”

“我懂。”叶修慢条斯理地咀嚼,“因为懂,才更遗憾。”

沉默,馄饨香气四溢。工作日,安静的街道偶尔有车飞驰而过,韩文清吃掉了碗中的所有馄饨,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不遗憾。”

“是吗。”叶修也吃完了,“不遗憾,那就好了。”

在荣耀的战场上,十一年过去,只剩下韩文清一人踽踽独行。叶修擦了嘴角,又开始擦手,他的手依旧保持的非常仔细,手指长而细,指节清秀,这是操纵过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手,职业生涯四夺联赛冠军,在不久之前,还捧起了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金杯。

“……那你借我两块钱用用吧。呵呵。”叶修的正经一秒不见,韩文清一愣,眼前的老对手那双漂亮的手已经一五一十地数起了钢镚,“一二三四,我靠怎么全是一毛的,刚还想说请你一碗呢看来不行了,又要了一瓶可乐,归归!五块钱都么的,脑瓜子老不灵光额……”

他唧唧咕咕地嘟囔着,韩文清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你妹。”他低声说道,掏出钱包丢了过去。


—完—



评论(14)
热度(207)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