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韩叶] 北溟(1)

……挖个坑爽爽

 @一滩泥 


 

一 人间世

 

(一)

叶秋溜达着晃进旋转餐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角落里有个人伸手晃了几晃。

“猫这儿呢?”叶秋眉头一挑,年轻的脸上带着点儿显而易见的笑模样。晃过去,吴雪峰靠里挪了挪,“吃了吗?”他问,“喝酒了吧。”

“没有没有,蹭的。我一杯倒,可不敢喝。”

透过玻璃看下去,漆黑的天幕下,都市霓虹万千,犹如倒置的银河。车流滚滚,但是离得远了,听不到喧嚣,只有夏日劲风猛烈吹打玻璃,发出充沛的呼啸。

“什么时候走?”叶秋道。

“过阵子吧,这边的事儿办得差不多了。”吴雪峰推了张菜单过来,“饿吗?”

“还成,刚才乱闹了一通,趁乱偷了个面包。”说是这么说,叶秋还是拿起装饰考究的Menu看了起来,眼睛一眨一眨,似乎困了。

“真没喝酒?”

“真没,没睡好。”叶秋打了个哈欠。联盟总部有活动,死活要求各站队队长列席参加,叶秋原本不想来,来了干什么啊,我反正是不要露脸的,他说,但还是被联盟主席狠狠批了一顿,总之,不情不愿地来了,更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分配房间,拿到钥匙一看,居然跟死对头——霸图的韩文清住同一间。

“说好的同队优先考虑呢?”

“不好意思……”

工作人员态度诚恳,但房间始终没换过来。吴雪峰说,反正也要退役了,叶秋却说,正是因为要退役了,所以才更想多在一起待一待,“毕竟,日子不长了嘛。”

“明天说什么也得换过来。”

“怎么了,老韩睡相不好?”

叶秋点了几个甜点,摇摇头,“哪有,挺好的。就是不吭声,哎,么得聊。”

吴雪峰哭笑不得,“你还想跟他聊什么啊?”

“就随便说几句呗,”叶秋挤挤眼睛,笑的很促狭,“又输给哥了,后悔吗,难过吗,睡得舒心惬意吗……”

“当心他揍你。”

“我看他会的吧,见了我就黑脸。本来就不算帅,这叫什么事?吓唬我,也不会给他钱包……角子都么几个。”叶秋懒洋洋地往后一躺,“哎……我说,老吴……”

吴雪峰道,“怎么了?”

“说不准,伤离别嘛,大概。”叶秋自己先笑起来,“帮我看着我的饭!刚才和张佳乐打了一架,被他扔了个什么东西,得去好好洗洗清爽。”

说完就走了。结果,等他从洗手间打了个盹回来,桌上不但摆了四五个花花绿绿的洋点心,吴雪峰对面还坐了一个人,“我去,怎么是你,”叶秋一屁股坐下,手上还挂着几滴水珠,“想吃自己点,自己报销别找老吴要饭钱。”

“你管的着么。”韩文清道。

叶秋呵呵笑了笑,擦干净手,开始挖离他最近的那个碟子里的状似奶油蛋糕的物体的一个角。他没什么胃口,下午睡了一觉,朦朦胧胧总也睡不好,梦里的天空灰的像老式战争电影的长镜头,远的望不到边际,沉重地压在头顶,令他无法喘息。

“什么时候走?”韩文清问道。

“哈哈,过几天。”最近大家见了吴雪峰都问同样的问题,出国读书结婚,烧现充,烧烧烧,羡慕嫉妒恨,出国别忘本,还有什么一路顺风记得带点电影在飞机上看,死宅男们的祝福总是五花八门的令人不好回答。韩文清例行公事般地与吴雪峰又说了几句,在三言两语中叶秋吃掉了第一个甜点,拉过一只高脚杯,皱了皱眉,在吴雪峰“外语还是不熟练”的闲谈中,吃掉了杯缘的一颗樱桃。

“甜的。”他评价道。

韩文清没理他,吴雪峰道,“你不是喜欢甜的?”

“嗯。”叶秋挖了一块巧克力填进嘴里,“今天嘴里苦,一会儿打两把竞技场,精神精神。”

吴雪峰道,“几点了……”

叶秋横过来一眼,忍不住笑了,嘴角挂着点糕点的渣子。他才刚满二十岁不久,看上去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的模样,额角柔软,尚未生出成年男人刚硬的棱角。韩文清路过餐厅偶遇吴雪峰,过来打个招呼。现在招呼也打了,“国外加油”也说了,算算时间应该离开,可他还没来得及张嘴,就听旁边惊天动地一声响,盘子、杯子摔在铮亮的大理石上,碎屑飞起,水机横流,一个男人大声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二人的身影掩映在一丛高大的绿色植物之后,侍应生跑过来拉架,却适得其反,那两个人吵得越来越厉害,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统统抛了出来,叶秋叹了口气,“……分手,何必呢。”

韩文清脸色一僵,“那是两个男的。”——这是他一天以来第一次不针锋相对地接叶秋的话茬。吴雪峰有点忧心忡忡,没吭声,叶秋似笑非笑,“是啊,同性恋嘛。”说的直白,果不其然,韩文清的表情更加僵硬,低声喝道,“胡说八道。”

叶秋“扑哧”笑了一声,笑的韩文清瞪他一眼,“有什么好笑的。”

“韩队你哪个年代穿越来的,不稀罕吧,这种事儿。”

韩文清惊疑不定地看过来,叶秋依旧似笑非笑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绿植后的两个男人吵得相当激烈,“同性恋吵架和异性恋也没区别嘛,”叶秋嘟囔,“一样无聊。”

他捏着勺子,细长的手指,指甲修剪得当,在暖色调的灯光下闪着温润的光。吵架的男人们忽然同时熄了火,只见一个身影气冲冲地冲了出来,韩文清的顿了顿,目光不自然地追了过去,叶秋垂着眼睛,“我说,老韩你是不是三观尽毁。”

韩文清转头盯住他,叶秋慢条斯理地戳着那块惨遭蹂躏的蛋糕,“同性恋占总人口的7%,四舍五入算5%吧,联盟两百个注册选手,这么一算,至少十个GAY。对了,你明白GAY的意思吧?不是形容词,是名词的用法……”

“闭嘴。”韩文清一股气憋在胸口,停了几秒,道,“我知道。”

“原来你知道啊,呵呵。”叶秋吃着他的夜宵,“你看嘛,你对面就坐着一个……”韩文清神色大变,他对面坐着两个人,一个吴雪峰,已经和女朋友办好了手续移民结婚,剩下的那个就是叶秋,他的老对手,一双褐色的眼睛促狭地眯成一条弯弯的弧线,像只吃饱喝足的狐狸,“——昨天,我们用错筷子了,记得吗……”

那是联盟组织的聚餐,一大帮人凑在一起,中间上来一道菜需要用公筷。人多手杂,韩文清不小心拿错了叶秋的筷子,等到发现,叶秋早就另拿了一双,还笑吟吟地说,“没关系,不就筷子么……随便用。”

随便用。

“你正经点!”韩文清站起身,“这种玩笑不好笑!”

“谁跟你开玩笑了。”叶秋收敛了笑容,平静地回视过去,“哥就喜欢男的。”

“叶秋!”吴雪峰见势不妙,赶紧拉了叶秋一把,“你的饭还吃不吃了。”

“吃啊,好甜,味道一般般。”叶秋冲搭档笑了笑,再回头,韩文清已然离开,高大的背影无形地散发着怒气。“惹他干什么?”吴雪峰叹口气,“一会儿你不还得跟他一个房间。”

“老韩那脾气性格,这会儿肯定下去找总台自掏腰包换个房间。等他搬了,咱们住一起,联机打打游戏。”叶秋很没所谓地说着,三两下吃掉面前的那点残渣,“你都要走了,以后,恐怕也很难有机会了。”

 

 

 

 

 

 

 

 

 


评论(21)
热度(134)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