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黄喻] 小时候

 @桃花花 嗯……你懂的(。


ABO设定。

有点……雷。

OOC

OOC

OOC










 

“喔,问我和队长怎么搞到一起的吗?说起来话长啰……”黄少天拿着盒饭里的鸡腿狼吞虎咽,忽然勃然而怒,“细路仔!‘搞’这么粗俗的词你从哪里学会的!看什么看!当心本剑圣打你哦!”

卢瀚文偏开头,稚嫩的小嗓子在食堂嘈杂的背景音中特别清楚,“黄少恼羞成怒啦!”

“恼羞成怒个鬼!”黄少天啃完了鸡腿,顺手夹走了喻文州堆在餐盘边的肥肉,“乱用成语!我和队长,那叫一见钟情、再见倾心、青梅竹马、勾搭成——”

 

谈起黄少天和喻文州,前蓝雨队长魏琛特别有发言权。

不过,一般情况下,他有点不太愿意提及当年发生的事情,叶修说他落下了心理阴影,魏琛反驳道,“哪里有!不过两个小毛头……跑来跑去……”

说着忽然露出一派“恨铁不成钢”的悔恨模样,“也怪我一失足成千古恨!训练营里混了个omega我却不知,搞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老子自己!”

 

那是个,台风过后的晴朗的夏日。

魏琛是北方人,出身三秦大地,台风对他来说,总归不是什么太有趣的经历。当然,如果知道黄少天在这天将要带来怎样的腥风血雨……神一样的少年老魏,一定会感叹台风这玩意儿绝对是和风阵阵,细雨绵绵啊。

战队院里一片狼藉,凤凰花落了满地。魏琛踩着拖鞋慢悠悠地晃,嘴里叼着一根烟。

暑期训练营的成果还是不错的,方世静刚刚汇报了学员们的成绩,嗯,蛮好,有前途,尤其是少天……啊,还有那个小术士,唔,魏琛挠了挠凌乱的头发,喻文州是吧……

前阵子队内训练,他连输三把,都是输给了这个小手残——手速令人发指,堪堪及格线。以往从来没注意过这个安静的学员,魏琛擦擦鼻子,输了面子上不好看,但无论怎么说……那个……

我们蓝雨的未来啊——

“魏——!老——!大——!”

“哦!少天啊!”魏琛自美好的遐思中清新过来,叼着烟笑眯眯,“怎么了?训练完成了吗?”

“嗯嗯!”黄少天狂点头,上个月他分化成了alpha,棒极了,魏琛老心甚慰,队里目前还没有omega或者女孩子,不错,小家伙们保持百分百精力一心扑在荣耀上了,正要出口表扬小剑客几句,一抬眼,“哎?喻文州啊?”

喻文州安安静静,一笑一对浅浅的酒窝,“魏队好。”

“你……好。”魏琛奇怪,就见黄少天急急忙忙地将喻文州撵到身后,他可没喻文州高,十五岁刚过,还黑乎乎矮墩墩,宛如一个小蹦豆子,喻文州听话地走到黄少天后面,黄少天挺起单薄的胸脯,眼睛一转,扭头握住喻文州的手,魏琛更加怪异,“我说你们俩……”

“魏老大!”黄少天吸了口气,“我——要——”

话说了一截,下半截却自动消音。魏琛眼瞅着亲亲徒弟攥着喻文州白皙的手扭来扭去,小脸涨得通红,吭叽吭叽半天,终于小小声冒出一句,“……我要结婚。”

“哈?!”魏琛惊得烟直接掉到了地上,弹了一下落尽一片小水洼,“结婚?!”

“对啊!”黄少天好似鼓足了勇气,“你不是说,我是个A,以后遇到喜欢的O就要赶快标记了结婚吗?!”小剑客一句一个感叹号,砸得魏琛头晕眼花,“我好中意文州啊!正好他是个omega!所以我就……所以我就……”

“所以我就标记他了,嗯,未满十八岁可以结婚的吧我看了条例,满十五岁就可以但!是!要监护人签字啊你是我监护人对不对?我要和文州结婚啊魏老大你给我签个名——”

“你个小兔崽子!”魏琛简直眼冒金星,一口老血梗在嗓子眼,“你!”他怒火万丈地盯着黄少天,“你们,什么时候!”

“这个……”黄少天为难地看了一眼喻文州,脸更红了。

天哪队里居然有omega?居然有?队医呢!不是说没有的吗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魏琛抚着胸口感觉自己哆嗦得像片台风中的椰树叶子,“就昨天啊。”黄少天老老实实答道,“今天一来我们就……”

“你什么时候分化成omega的。”魏琛虚弱地问喻文州。

小小的术士歪了下脑袋,翘起的丹凤眼线条极其流利,“……昨天。”


我们蓝雨的未来啊……哈哈哈……

 

“哇……黄少好帅。”卢瀚文惊叹,“我也要向黄少学习!”

“学个头!要学好!学他的战术学他的意识学他的垃圾话!都可以!就是不要学他早恋!”魏琛痛心疾首,“要不是看他俩那会儿小,老夫一定要,一定要——”

 

理所应当地,黄少天和喻文州被双双请了家长。

“哎我都进了训练营还要请家长啊难道我表现的不够好吗我可是成绩第一名啊不是吗不是吗也遵纪守法没有迟到早退!为什么啊啊啊啊。”小时候的黄少天哀叹。

“哎我便是想不到啊差点被打断了腿,不是夸张真的!我老豆照着我劈头盖脸一顿狂揍吓得我以为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黑历史不忍提!”长大了的黄少天摸了摸屁股,“现在想起来还好痛!”

而那时候的魏琛则抱着胳膊阴沉着一张脸,徒弟吃竹笋炒肉,他又心疼又无奈,有心搭救,却又愤恨不已,让你小子受手这么快……

居然早恋!

早恋就早恋!标记啊!天哪!即便是一个beta魏琛也清楚标记的重要性,一个omega一辈子就只能被一个alpha所标记,虽然科技昌明这个表示所有权的记号有方法祛除,但是……

总之你打游戏操作手快就可以了,标记这种事儿!

“……你们整天说,见到喜欢的omega要趁早标记免得被别的A抢走。”黄少天被痛打一顿,呲牙咧嘴,小虎牙亮晶晶的,“那我做的有什么错吗!”

“还敢说嘴!”

“我中意文州啊!”黄少天简直要哭鼻子了,“他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你才几岁!”魏琛叹气,“我们是说‘以后’,以后你懂吗,以后啊我的心肝宝贝儿!你算算你,刚满十五岁吧你就能闹出这种事来……”

“早也不行晚也不行!”黄少天跳起来,却又“哎呦”一声疼得直叫,“到底要我怎样做!”

“你还敢——”

 

“哇,好吓人啊。”卢瀚文叼着吸管,牛奶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是啊是啊,最可怕的是,差点被棒打鸳鸯。”黄少天泡好了面,“文州的老豆可比我老豆高杆,我到现在都不太敢直面他……”

“这么可怕!可是队长好亲切呢。”

“不要提!”黄少天叹口气,“他不打孩子,也不会打文州……就一口咬定要带文州走,问我,‘你现在口口声声说中意,你的中意能维持多久?一年?一个月?一周?’”

 

“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黄少天扶着魏琛的办公桌,继续呲牙咧嘴,喻文州被锁在另一间办公室,队医检查过,他确实被标记了……唔,脖子后那个歪歪扭扭的牙印,就是最显著的证明。

“哦,你不是那么随便的。”

“就是啊!叔叔你信我!”黄少天攥着细小的拳头,“我会好好养他!不让人欺负他的!”

“呵呵。”喻文州的父亲笑了笑,“后生仔,你说养活他,你先看看,你能养活你自己么?”

两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孩子,又不是过家家,游戏里玩玩就算了,现实生活里也来这一套!但黄少天早有准备,“我已经,嘶——攒了钱,啊啊啊啊,那个,文州,我们,啊——”

“攒了钱?”魏琛和双方家长都很吃惊,“你有钱?!”

“有啊!你们给我的压岁钱我都——嘶嘶嘶好痛啊——存着,我可是很有,啊疼,压迫感的……我靠!”黄少天小时候眼睛特别大,褐色的眼睛亮而有神,“不过!钱藏起来了我不会告诉你们藏在哪里呵呵我要和文州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什么一年一月一周,我说在一起就一起!我黄少天就中意喻文州啦!我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

 

“……然后,队长的老豆就同意啦?”卢瀚文的牛奶已经凉了,结了一层薄薄的奶皮。

“哪有!他们一群人都指责我小小年纪满脑子早恋欺负文州,我哪里有欺负他,我爱他还来不及。”黄少天哧溜哧溜吸着泡面,“文州老豆说,标记了也没什么要紧。我老豆就说是啊是啊,然后说要出钱去医院把标记去掉,带文州回家去上学,上高中考大学,我也回家去……”

“可你们……”卢瀚文眨眨眼,“标记去掉了吗?”

“没有。”黄少天忽然笑了,“文州不知道怎么弄开门跑进来,抱着我——可恶他怎么总是比我高?不过现在就高那么一点点,小时候可是比我高了半个脑袋!他说,我中意少天,是我愿意的,标记去掉没关系,反正,去掉一次标记一次,他一定要和我在一起。”

 

卢瀚文的牛奶加热了第二次,“后来呢?”小孩子打破砂锅问到底。

“后来啊,”黄少天恋恋不舍地吃掉最后一根泡面,“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啊。”

 

起初天天争吵,家人强烈要求两个小孩子分手。但是后来,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黄少天依旧和喻文州形影不离,他叽叽喳喳手舞足蹈,喻文州就安静地倾听,偶尔点点头插几句,或者拿出饮料食物,二人一起分食。

魏琛退役,一年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在第四赛季出道,那年群星璀璨,他们被称为“黄金一代”。

再后来,第六赛季,蓝雨夺得了荣耀联赛的冠军。

……

 

“我也开始长个子,不是那么矮矮小小瘦瘦黑黑的了。”剑圣露出一个英俊的笑容,“文州他家里人看本剑圣英俊潇洒又厉害!所以也不反对了,我家里大概一开始就没什么意见吧,毕竟omega真的满少见……哈哈,而且还是那么好的。”

满了十八岁的第二天,黄少天和喻文州去领了结婚证。

“合法啦!”他抱着他的omega亲来亲去,“好开心!长大成人能自由使用身份证了感觉真是——爽爆了!”

 

“这么说黄少和队长都结婚好多年了呢。”卢瀚文道。

“没错!一二三,四五……真在一起都七八年啦!”黄少天揉了揉后辈的脑袋,乱蓬蓬的头发一如他小时候,“什么七年之痒啊完全没有,如果真爱一个人的话,别说七年,七十年也不会痒的!”

“不过……”他把泡面盒扔进垃圾桶,拉长了脸,“出差真讨厌。”哼哼唧唧地接了一杯热水,“文州他去开会,到底几时才能回来啊。”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魏琛摇头叹息,“老夫便是没想到……”

“你那是羡慕嫉妒恨,是不是,那么大个闪光弹。”叶修很是不以为意,“成功不能复制啊,还是怜取眼前人吧。”

“怜取眼前人,老夫特别想掐死你呢。”魏琛笑骂,“最后一根烟,拿来!”

“唔,自己拿。”叶修丢过烟盒,“抢BOSS开始了啊……这次PK蓝溪阁,你上吧,我跟着,呵呵。”

 

喻文州出差归来,黄少天接到他,一进车里,就抱着亲了一口,哼哼唧唧地抱怨。

“好想你啊好想你啊文州不在家我都不想吃饭了!为什么夏休也要开会啊啊啊冯主席真是的不知道体恤下我们职业队员的辛苦,忙碌了快一年了也要过二人世界亲热一番……”

“少天。”喻文州微笑着摸了摸黄少天的脸颊,微微有些汗意,熟悉的信息素气息令人安心,“我也好想你。”

“真的吗!么么哒!”黄少天开心,虽然一天要发无数条短信打三个电话,可他就是受不了喻文州不在身边,毕竟十五岁就在一起……

“你先睡一觉,先回我们家,洗个澡休息休息再去你家。”他开着车,絮絮地唠叨着安排,“去你家我有点压力啊,郑轩说我每次去你家之前都压力山大!当然了怎么会没压力虽然我现在很帅但是……啊啊阴影!不过你家人对我态度好多了呢啊被我感动了是不是,上次,我跟你说了没……”

轻巧的话语如同细密的雨丝,喻文州沉浸在那种亲切的味道里——十五岁起,他还是个小孩子时候就深爱的味道——疲惫和幸福同时淹没了他,一个隧道接着一个隧道……

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

他和黄少天也是。

 

—完—

 


评论(19)
热度(595)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