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双花] 你是来报恩的吗?(十八)


张佳乐住进来的第一个夜晚孙哲平辗转反侧,迷迷瞪瞪处于睡与不睡的边缘,特别焦躁。隔壁的张佳乐倒是安静,没有半夜起来上厕所,偷吃,或者夜黑风高杀人越货的迹象。

随随便便地让一个差不多可以说是全然陌生的家伙分享一半空间,孙哲平翻了个身,自己也真是心太大了。他没有恋爱过,活了近三十年,从未动过凡心。红尘滚滚,情如利刃,老孙志不在此,倒是楼冠宁他们几个挺热心,经常介绍漂亮大姑娘英俊小伙子,孙哲平一概拒绝,特别不近人情。

一夜没睡好的结果是两个黑眼圈。清晨起床,孙哲平打个哈欠,发现张佳乐已经洗漱一新,穿着海魂衫欢天喜地地坐在那个金色的懒人沙发上。“今天吃包子吗?”

“不吃包子。”今天不吃,明天不吃,说不定以后都不吃了。孙哲平热好牛奶拿出面包,对张佳乐道,“今天呢,我要去工作。”

“哦哦哦,去上班。”张佳乐摇晃着单薄的小肩膀。

孙哲平把牛奶放在他跟前,“嗯……我们要说好了啊,第一,你不许乱翻我屋子里的东西。第二,你不许未经允许带人回来。第三……嗯,第三,不许弄坏我的家具和电脑。懂了吗?”

张佳乐甩甩小辫儿,拖长调子,“懂啦。”

“那行。你自己玩儿吧。我那个台式机你可以玩,有游戏。”孙哲平道,“我先走了。”

张佳乐站起来,蹦蹦哒哒地跟到门口,“我等你回来啊,等你回来一块儿吃饭!”

 

他说到做到,晚上孙哲平开门,进门一片漆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开了灯,只见张佳乐窝在懒人沙发上睡的正香,胸膛一起一伏,宽大的海魂衫领口露出一弯锁骨。

“怎么不去屋里睡。”孙哲平换下衣服,张佳乐眼睛还没睁开,听到他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你回来了。”

“嗯。吃了没?”

张佳乐坐好,“当然没有啊,我等你回来吃。”

孙哲平哑然,“这都八点了。”

“八点了也等你。”张佳乐喜笑颜开,突然一秒钟垮了脸,“难道你背着我吃过了。”

孙哲平道,“没,喝了口酒。你想吃什么啊?——不许提包子。”

他下了两碗泡面,大部分拨给了张佳乐。张佳乐显然饿坏了,呼噜呼噜喝得鼻尖冒汗,一边吃一边抱怨,“好无聊啊,我自己在家里……游戏都没什么人上。”

“工作日,学生也得上课呢。”孙哲平安慰道。张佳乐哼哼几声,连汤都喝光了,看来是真饿得不轻。孙哲平特别于心不忍,“我加班儿比较多的,有时候有应酬,回来十一二点了,这种时候别等我啊,你自己先吃了再说。”

张佳乐惊愕地抬起脸,嘴角泛着泡面的油光,“十一二点怎么啦?”他抱着那个大瓷碗,“我等你嘛……我不饿的,不着急。”

 


评论(9)
热度(186)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