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双花] 你是来报恩的吗?(二十)


孙哲平恨铁不成钢地换了个频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啊亲,你这样蹉跎岁月虚耗青春对得起你娇俏的小耷拉眼儿吗?他有一肚子话要劝,但明明自己也是个虚无主义者,若不是阴差阳错碰到好心富二代,说不定早就遁入空门。佛说,只渡可渡之人,孙哲平想了半天,一肚子警示名言悉数化为瞌睡,不知不觉睡死过去,迷迷瞪瞪热醒了,一看,好么,身上盖了两条被子一条毯子,张佳乐这是要活活热死他的节奏。

“你醒了啊?”张佳乐啪嗒啪嗒光脚跑过来,叼着一个小笼包,“嗯……你……”

孙哲平瞪过来,张佳乐犹豫几秒,“这是小包子,不是大的。”

孙哲平道,“你为什么喜欢吃包子。”

张佳乐很是愁苦,小耷拉眼儿耷拉下去,“不吃包子吃什么呢,我喜欢包子馅儿啊。”他吞下那枚小巧的肉包,烫的嘶嘶哈哈探出一点红色的舌尖,“我不喜欢皮儿……”

不喜欢皮儿,喜欢馅儿,跟个小孩子似的。孙哲平从沉重的棉被下逃出生天,时间到了,他要做一下复健。左手的恢复是一条漫漫征途,虽然现在大夫说没救了,保不齐以后科技发达医学昌明呢?张佳乐又叼了一个小笼包跟在孙哲平屁股后面,“你不饿吗?”“你要喝水吗?”“孙哲平孙哲平,明天有球赛,我帮你录下来吧!”

孙哲平道,“我不饿。”“我不要喝水。”“不用,网上有录像。”他拿出绷带和药,张佳乐兴兴头头的表情立刻阴沉下来,叼着包子默默地看了几秒,然后迅速地逃离了孙哲平的房间。

我不喜欢药味,他曾经哭唧唧地对临时饲主孙哲平如是说道。

 

九月过去,十月如约而至。金黄色的十月,北方的天空一碧万顷,如同空山新雨后的琉璃瓦片。孙哲平接手了一个新项目,马不停蹄不可开交,工作中大小事情挤在一起,像一锅煮沸的水,逼得他五内俱焚。

还好,有个张佳乐在家等着他。

“你回来啦。”夜里,孙哲平拖着疲惫的双脚,刚刚走到家门口,防盗门便应声而开,张佳乐探出脑袋,小辫儿甩甩,“饿不饿?”

“饿了。”孙哲平换下鞋子,张佳乐喜气洋洋地递给他一双拖鞋,大红色,绣着一团花朵——不消说,正是这位无业游民的品味。

“饿了我去给你下面吃,我买了菜。”张佳乐奔进厨房,很快端着一个锅跑出来,“喏,过桥米线!”

不是说面吗?为什么又变成米线了呢?但孙哲平连哭笑不得的力气都丧失了,抄起筷子吃了几口,味道不错,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正宗。

“从哪买的米线?”他问,看着张佳乐拨给他一个很大的鸡蛋黄。

张佳乐很得意,“网上。”

“你会做饭啊?”伤痕累累的肠胃得到了慰藉,孙哲平的生命值恢复一半,“那你自己做饭吃,不要等我。”

张佳乐头都不抬,“就等你。”

“为什么啊?”对于他的执拗,孙哲平当真有点哭笑不得了。

张佳乐剥开一根玉米肠,咬了一口,“为什么呢?”他摇晃着细瘦的肩膀,“因为,我是来报恩的啊。”

 

 

 


评论(13)
热度(197)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