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韩叶] 狐说(一)

 


韩文清八点三十五分准时到达派出所,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

有张新杰在,完全不用考虑卫生问题,他安心地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一口,眼皮忽然一跳。

哪里不对啊……韩文清按住了跃跃欲试的眼皮,心中默下口令,安——静——

时针指向了八点五十,小宋开始给窗台上的绿植浇水,张新杰站在一旁指导,“……一次浇三十毫升……好,停。”

忽然门口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人,韩文清的眼皮立刻连跳数下,那是个小伙子,长得特别精神,瘦高个,穿着个黑背心花裤衩,一进来就嚷嚷,“韩——”

韩文清道,“有事儿?”

小伙子姓包,有个十分喜庆的名字,叫荣兴。不过大家都爱喊他包子。包子是这片儿除了张新杰之外完全无惧韩文清脸色的唯一一人,不知是神经粗还是傻大胆,据一个大学生考证,说他反射弧比一般人长,有点像,像那个什么恐龙。

“我们老板娘要报案!超市有个小偷!被抓了个现行!”包子兴奋。

“哦,带来。”也是到了万物生长的季节,一向治安良好的霸图辖区居然也有小偷滋生出没。韩文清从鼻孔喷出一个“哼”,掰了掰手指,就听包子道,“带不来。”

“带来。”

“带不来。”

“带来!”

小宋的水壶差点给扔地下,张新杰见怪不怪地接过,“这一盆,应该隔一日浇水四十五点五毫升。”

包子大大咧咧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麻球,“咔嚓”就是一口,“真带不来,他趴地上,好像,好像死了。”

 

出了命案!这可不得了。韩文清决定亲自走一趟。案发地离派出所不远,他在包子的带领下徒步前行,五分钟不到,便见一群街坊围着兴欣超市的大门,人头攒动,群情激愤……哦不,好奇?

韩文清走了过去,人群四散而逃,犹如见了热水的蚂蚁。老板娘陈果迎出来,面容略有尴尬,“麻烦……您……来……”

“哪里。为人民服务。”韩文清答道,“小偷呢?”

陈果抿了抿嘴唇,收银小妹是个漂亮姑娘,名唤唐柔。唐柔一指地上,“嗯,在那呢。”

——一只,毛皮雪白的,狗……?

韩文清的眼皮跳得更厉害了。

连带着额头的青筋,也跟着不安地跃动了起来。

 


评论(5)
热度(323)
  1. 水榭淼淼你怎么又白了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