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十三)








大眼儿生日快乐!给你fish吃!



你在我眼前,我很难过。

表露心迹并不可耻,尤其他是真诚地难过着——况且,以喻文州心脏的洞察力,未必看不出来,不过他大概会再一次诚恳地敷衍过去,礼貌,温和,挑不出错,却毫无建设意义。王杰希攥住手里的毛巾,“行了,你买票吧,明天一早飞广州的……应该还有。”

说完他去了厨房,棉拖紧紧地挤压脚面,可能买小了一号。两个大塑料袋散漫地丢在流理台上,没系口,两只果冻掉了出来。有一个抽屉半开,王杰希俯下身看了眼,里面空空如也,他用膝盖将抽屉顶回去,拆开塑料袋。果冻,薯片,可乐,挂面,盐,味精,居然还有一罐浓缩鸡汤和两包抽纸。垃圾桶内躺着破碎的鸡蛋壳和一个碗的残骸。王杰希拧开煤气灶,“啵”地一声清响,幽蓝的火苗柔柔摆动,他对着火苗愣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发现厨房里还多出一个不锈钢锅。

“……这是买了多少。”王杰希忍不住嘟囔,把火关了。

“你生病,喝点汤有好处。”喻文州的解释来得十分及时,他轻车熟路地闯入厨房,走过垃圾桶,露出抱歉的神色,“啊,一不小心……对不起,我手残,你知道的。”这样若无其事地自嘲,然后翻出薯片,“啊,那个,明天的飞机票没有了,怎么办好呢?”

“啊?没有了?”

“春运嘛,马上要春节了。”

“也对……”

“那怎么办?”喻文州抬起脸,看不出生气和着急,好像在这个节点,被困在千里之外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

“那,后天的?”王杰希犹豫着建议,他觉得身体好多了,明天可以送喻文州去外面找个酒店住,住宿钱当然他来付。他还估算出一个模糊的数值,顺便一道打到对方的卡里。以前刘小别好像用支付宝还过喻文州钱,说就是手机号,头像是个很奇怪的微笑的鱼头。应该不会那么无聊地打回来,王杰希移开视线,目光定格在垃圾桶里半个破碎的碗沿上。他的额头开始冒汗,不得了,暖气真是太热了——

“后天也没有,大后天也没有。”喻文州淡淡地说。

“……”

“一定要赶我出去?”

王杰希艰难地摇了摇头,我说的话你到底听没听见,“不是赶你走,”他虚弱地说,要再剖析一遍他的痛苦吗?唠唠叨叨地诉苦,我有多喜欢你,你却不喜欢我,还在我眼前时不时地晃荡,温柔地嘘寒问暖,体贴地近乎虚情假意。“何必呢,”放弃了抵抗的王杰希无奈地笑了,“文州,你这么聪明一人,就别折腾我了吧?”

“我很想同你好好坐下聊一聊。但你不给我机会。”喻文州道。

“你这倒打一耙挺溜的啊……”王杰希说,他被对方的理直气壮逗乐了,“我什么时候不给你机会了?”——不给机会的人,明明一直是你。

“你饿了咩?”喻文州又变换了话题。

“没飞机票,你就买高铁,高铁总会有的吧?一等座,商务座,能买到你就买。都差不多,都差不多。”窒息逼压胸口,王杰希踉跄着绕过桌子,“我——我先睡了,你……”

我是拿你没辙了,他躺回床上,拉起被子遮住脸。外面悄无声息,喻文州在做什么,不知道,想什么,他更想不到。睡吧,也许,明天一早醒来,喻文州就消失了,在灰蒙蒙的清晨,浓稠的雾气恍若终年不散,湿冷刺骨,细雪飘零。

然而太阳终将升起,爱情也会随时间推移而消逝。

 

但王杰希醒来时,四周一片黑暗。尚未破晓,空气正缓缓失去热度。他缓了四五分钟,却想不起睡前朦胧中许下的愿望。集体供暖出问题了,这是他第二个念头。这个小区是新建的,可能管道调试得并不成功。这样冷的天气没有暖气可怎么得了,明天可能还会有雪,之前的天气预报说,风雪交加会持续到节后……

那么,喻文州呢?

这是他的第三个念头,那个温柔的可恶的面孔一闪而过。与此同时,手臂被慢而重地撞击了一下,毛茸茸地蹭了蹭,王杰希心里一惊,而后意识到,那是一个人。

“……喻文州?”他抬起胳膊,小心地推过去。谢天谢地,在冬天,喻文州放弃了裸睡的恶习。他穿着睡衣,蜷成一团,没了阻碍,整个人干脆向王杰希的胸口挤了过去。他好像十分怕冷,本能地寻找着热源,还贪婪地霸占了大半张被子。家里似乎就一床被子吧……王杰希恍然,“醒醒?”他握住喻文州的肩膀,“喂,你——”

“嗯?”喻文州含混地呢喃着,“啊……”

“好好睡,睡枕头去。”王杰希说。

“不好意思,我有点冷。睡沙发不舒服。”喻文州说,七手八脚地让出压在身体下面的被子,“杰希……”

心脏被揪住扎了一刀似的,如此亲昵的称呼,王杰希想起去年夏天,他在G市的高层公寓,忐忑,期待,失落的心情,“……好好睡你的。”他睡意全无,“明天,你——”

“过了十一点了,没有火车票。”喻文州听起来清醒多了。

“那明天早上买,买下午的。”王杰希平躺着,毛茸茸的脑袋又挤过来了,猫一样磨蹭他的手臂,“也没有呢?怎么办?”

“那你出去住,我送你。”

“可我想同你在一起。”

轻柔的祈求,仿佛呓语,“……睡糊涂了?”王杰希冷静地压抑着心跳,“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喻文州说。黑夜阻隔了光线,彼此看不到对方的面容,但聊天忽然变得容易了,“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王杰希侧过身体,手指划过喻文州的发旋,“想和某人谈,他不答应。”

“你都没同女生交往过。”

“你和女孩子谈过?”

“没有。”

“那我没和女孩儿谈过恋爱,很稀奇吗?”王杰希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

“你是想说,我其实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对吗?”

这次喻文州没有回答,王杰希叹了口气,“你丫想得可真多。”

“你怎么能骂人呢?”

“我什么时候骂人了。”

“‘你丫’。”

“哦,这里是表亲密的说法。”王杰希用了点力气,拍了下手底下那颗让人大失方寸的脑袋,“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答应我?”

喻文州缓缓蹭了一下他的手心,王杰希弯起手臂,将他整个圈进怀里,“喻文州,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也很难过啊……”良久,喻文州这样说道,脸埋在王杰希的胸口。“你难过个屁。”王杰希箍紧了他,“你——”

“你让我走,我很难过。”

“嗯。”

“你不喜欢我了,我很难过。”

“嗯。”

“可是,如果因为我,你……我会更难过。”

“我?”

“这是条不归路,你根本不知道有多难走,风险,压力……”

“我是不知道。”

“你看……”

“我就想问一个问题。”王杰希说,“你喜不喜欢我?——说实话,给我个准信儿。”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后,他用手抓住了王杰希的衣襟,“喜欢。”

“那不就得了吗?”太阳升起来了,窗帘的边缘逐渐明亮,“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多简单一事儿啊。路不好走,那就俩人一起走呗……我琢磨着,怎么着,都比你一个人走要轻松点儿吧。”


评论(32)
热度(42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