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家住菜市场附近的王大夫,今天早上

和 @豆花糕 在群里聊天的产物


家住菜市场附近的王大夫,今天早上买了一条鱼。

其实王大夫不喜欢吃鱼,他有轻微的洁癖,觉得鱼肉腥。但家里的小高明年中考,王大夫想了想DHA、DNA和NBA,决定得给小朋友补补脑。要做个负责的家长。

然后在上班之前,他拐了个弯。

“……这鱼,多钱一斤?”王大夫问。

胡子拉碴的鱼老板姓魏,正拿着手机看大盘,一片绿光荧荧,“操!”魏老板仰天长叹,“谁他妈说昨天开盘就追的?!全他娘套里面啦!”

王大夫眨了眨大眼又眨了眨小眼:“……”

魏老板注意到了他的存在,面色凝重:“清仓甩卖,五十一条。”

王大夫扭头就走,魏老板连忙大喊,“哎哎哎别走!三十一斤,成吗!”

王大夫:“……”

魏老板:“我跟你说,我这可是从广州空运来的!新鲜!”

新鲜个鬼啊冻的硬邦邦的,王大夫用大眼估算了冰块的重量,又用小眼计量了鱼的鲜度,烦死了这么大个菜市场只有这一家蓝雨鱼铺卖鱼,为了小高,他放下高冷的表情,说,“五块一斤。”

魏老板大喊:“我靠你这是打劫啊!我这是空运来的!打飞的!航空油多钱一顿你造吗!必须十块一斤!”

王大夫看了看表,“五块五,不卖就算了。”

魏老板叼了根烟,“切~五块五就五块五,你挑吧。”

冻鱼很多,在冰块里表情各异。王大夫细心地挑了三分钟,咦,这条不错,他用手指戳了戳,看起来白白的……一定很好吃。

但下午他就后悔了。

最近,小高看了广告,攒零花钱给家里换了台冰箱。真是个好孩子,省心。西○子零度保鲜,王大夫对着logo先是欣慰了片刻,而后打开冰箱门,他搜了个蒸鱼的方子,葱姜蒜备齐,油盐少放,只需将鱼去内脏洗净搁在锅里——

“啪!”

……我去脸有点儿疼?王大夫捂着半边脸,茫然地对着大开的冰箱。上午买来的鱼——白白的——在一堆破碎的冰块中缓缓跳跃,“……这是哪里?”鱼的嘴巴一张一合,“还有,你是谁?”

我天我这是一上午看太多病人出现幻觉了吗,王大夫看看鱼,刚要张嘴,又被甩了一脸水,“放了我,唧唧,”鱼说,“我——”

王大夫:“我是精神分裂了吗?”

鱼:“不是。”

王大夫:“你是鱼?”

鱼:“我系鱼。”

王大夫:“然而我最近并没有看港片?!!”

鱼:“你好鬼烦啊人类!人家说的是广州话啦,粤语!懂伐!”

王大夫:“……最后那句是广州话?”

鱼:“哦,不好意思,之前我在江浙沪住了一段时间,你也知道,江南的春天,很美……”

王大夫:“……”

鱼:“西湖岸奇花异草四季清香~那春游苏堤桃红柳绿~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那秋观明月如同碧水~冬看瑞雪铺满了山岗~~~我表的是蛾嵋山白蛇下界——”

王大夫从不信怪力乱神,他从来接受的是无神论的教育。但是!他迅速冲到电脑前开机,打开网页登陆海角论坛,在莲花鬼话版块发了人生中第一个帖子:《我早上买的鱼在冰箱里成精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很快有了回复。

1L:广告贴。

2L:我才不会问卤煮家冰箱的牌子。

3L:叹气,我大莲花的写手贴也江河日下,如此无聊……

王大夫:“……”

王大夫:“我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了。”

就在他准备打开千度搜首佛经放一放的时候,门突然被一脚踢开!王大夫想起,他小时候曾看过一个影片,名叫《黑衣人》。难道是有关部门来救我于水火了吗?!他面无表情地欣喜着,效率真高!好评!赞!送锦旗!我要上《今日说法》还是《走进科学》?《菜市场冻鱼口吐人言为哪般?崭新的冰箱,入口竟通往异世界!》

……“队长!”来人大喊一声,声泪俱下地冲冰箱扑了过去,带起一阵风,卷起王大夫的头发,“……”

“队长,队长我的亲队长我可找到你了!”染了黄毛的小青年扛着一个硕大的鱼缸,冰块中的鱼终于停止了跳跃,“少天!”

“队长!”小青年捧起鱼。

“少天!”

“队长!”

“少天!”

……什么鬼啊请不要在我家里表演喜相逢好吗!中午在食堂吃了蘑菇,难道不小心吃了传说中的凉拌见手青,王大夫继续面无表情,“你们——”

小青年把鱼放进鱼缸,“队长你先化个冻!”

鱼缓缓游动,“哎,天气太热了……”

“我知道啊!”叫少天的不速之客擦了把眼泪,“我就suo嘛大热天你干嘛回广州,还不是一样热成烤鱼……还碰到检查!非精办的那群官僚,成个精怎么了犯得着这样追杀,但你也不能躲进冰库啊……你看,鱼鳍都冻裂了!”

鱼吐了一串泡泡,“对不起让少天担心了。我不怕非精办啦,大不了交点罚款。只是太热,说好的台风也不来,我想凉快凉快……”

“那你也选个好点的冰箱啊!”

“那家冰库明明标榜自己用西○子零度保鲜嘛,我才——”鱼摇摇头,“人心果然更可怕。”

“我要投诉他们!上315!”少天慷慨激昂。

王大夫完全插不上话,回头一看,帖子也被删了,“严禁发布广告贴,封号一个月。”辛辛苦苦攒了十年积分啊!他简直要崩溃了。

鱼注意到了他的脸色,从玻璃钢中探出半个脑袋,“那个,人类。”

“我姓王。”要疯一起疯吧!王大夫沉痛,“不客气,不用报恩了。”当然如果要报恩也可以,帮我跟管理员托个梦,我的号——

“报什么恩啊队长这个人类的脑子在想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少天扛起鱼缸,“我们回去吃饭了!”说完,一眨眼就不见了。

“……”王大夫抚了抚额头,尼玛,至少,把今天我买鱼的二十块零八毛换给我啊?!成精了不起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完了

评论(27)
热度(37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