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十五)

“要我说,干脆别走了。”王杰希擦着手走出厨房。电脑前忙碌的喻文州头抬也不抬,手指托着腮,陷入了沉思。

“春运,下大雪,天要留客。”王杰希按住他的肩膀,自背后环住,喻文州向后靠过去,仰起脸,“你看似很开心啊。”

“那是。”王杰希拖过椅子坐下,比划比划姿势,觉得不方便也不舒服,“你往边儿靠靠,咱们挤挤。”他说,喻文州无可奈可地叹口气,“横行霸道。”

“要不你坐我腿上,我不反对。”

“我很重的。”

“没试过,我记得你……好像不怎么沉啊?”

王杰希扣住喻文州的手腕,皮肤温暖干燥,他们亲密地分享一把椅子。已经是确认关系的第二天,感冒痊愈的速度一日千里。大概是人逢喜事,王杰希给自己的心情下了个定义,“……真的,别走了。”

“过春节,哪能不回家。”喻文州轻轻啄了下他的眉梢,“不要闹。”

“买不到票,你也不能走回去啊?不对,你是鱼,得游回去。这数九寒天,外边儿可零下二十多度呢,河冻得哐哐响——你可怎么办?冻住了,得明年开春儿天暖和了才能解冻……”

谈恋爱的滋味多么神奇!就连他这样不拘言笑的性格,忽然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调笑,不过,尚未熟练,但愉快的心意却是拦也拦不住的。“我不回家要怎么办?”喻文州安静地接受了王杰希的注视和随之而来的亲吻,直到恋恋不舍地松开嘴唇,他才垂下眼角,“我要去哪里?”

“回我家呗。”王杰希拍拍膝盖,喻文州笑道,“不行,我不要坐。”

“随便你——你真回不了广州,那就跟我回家。”

“带陌生人回家总要有理由吧?”

“带你回家哪还用理由啊,就说我对象——”王杰希说,神色平实而认真,一如他最擅长展现于人前的模样。他真心实意地想要这样做,带喻文州回家里,介绍给父母,妹妹和弟弟。这是我男朋友,他翻来覆去地琢磨说辞,难怪恋爱中的傻瓜们总喜欢到处秀恩爱,算是明白了。王杰希在脑中重新梳理了措辞:这是喻文州,我男朋友,他人挺好的,我喜欢他,我们打算以后一直在一块儿,你们就放心吧。心里有把火熊熊燃烧,他恨不能现在就对全世界宣布这个消息。

谁知喻文州说,如出一辙的平实而认真,“瞎闹。”

“怎么能说瞎闹呢?”王杰希转头,两个人眼对眼,鼻尖几乎碰在一处,“我是认真的。”

“你有弟弟妹妹?”喻文州嘴角一动,现出唇边浅淡的笑涡。

“双胞胎,妹妹大一点。”也是该互相介绍详细情况了,既然决定认真在一起,就要毫无保留。然而昨天静流下的狂喜几乎冲昏理智,他把这茬直接一扫把挥去了爪哇国,是时候捡回来了,“他俩比我小三岁,妹妹成绩好点儿,现在实习了;弟弟成绩一般,考的大学不满意,嚷嚷要考研。”

“羡慕。”喻文州笑笑,“我家只我一个。”

“独生子啊?”王杰希刮了刮他的鼻子,“挺好的,省的过年过节还要给弟妹红包,买礼物。”

“可你明明乐在其中,不是咩?”喻文州柔和地拆穿了王杰希的谎言,“我知你每年还给队员准备礼物,正准备有样学样。”

“哦?从哪听说的?”

“《电竞周刊》的八卦版我也有看啦。”喻文州笑,“少天也是独生子,他总说我们关系亲密过真兄弟。”

“他啊,蹦蹦哒哒的,跟个小孩儿似的。”

“少天其实心思很沉稳啦,话唠不过表象。他一直很担忧我以后怎么办才好,怕我被老豆打断腿咯。”喻文州脱开王杰希的怀抱,走到桌子对面,俯下身翻找背包,掏出一个笔记本和笔袋,“坐好不要动……我……”

王杰希一言不发,保持着手握鼠标的姿态,随意放松,睡衣系错扣子,领口翻起。“你没跟家里讲过吗?”

“怎么敢,跑去打游戏已是大不孝。若我父母知我是gay……”喻文州按压自动铅笔,一截长长的铅芯倏然滑落,他怔怔地出了会儿神,突然反应过来,“啊,抱歉。”微笑着重新装上笔芯,“你那个动作很好,我来给你画张相。”

喻文州会画画,而且画得很有“范儿”。国家队集训时叶修无意提起,但喻文州一再推脱,说自己就少年宫水准,最后在众人强烈要求下才用马克笔在白板上画了个Q版的夜雨声烦,当即引发一片惊叹。“好啊。”王杰希努力压住表情,但失败了——他无法不在面对喻文州时露出笑意,爱慕发自天性,理智无法对抗情感——他就是这样喜欢他,如明月照耀长河,波光璀闪。

笔尖接触纸面,沙沙作响,喻文州歪着脸,时不时抬起眼睛,目光接触,一瞬而逝。他画画时的表情是严肃的,眼皮垂着,忽然便带有一丝忧伤,而他天生嘴角上翘出一个奇妙的弧度,使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无时无刻都在微笑。“……保持住,”喻文州轻轻地说着,“我马上……”

 

“你画得真好。”黑暗中,王杰希抚摸着怀中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猫一样蜷起的喻文州“嗯”了一声,“原本呢,我家人希望我去学美术。”

“是嘛。”

“但我让他们……失望了。”

王杰希沉默了很久,“那你呢?”

“你猜?”胳膊缠上来,王杰希闭着眼亲吻蹭过脸颊的赤裸的手臂,“我猜你不后悔。”

“那当然。”喻文州含着笑,“当然不后悔。”

“听说画画的人,都喜欢给喜欢的人画像。”

“嗯。”

“你画过叶秋——不,叶修?”

“干嘛,呷醋啦?我那时很在意他啰,全联盟没有人不在意他吧?”

“是啊。但你今天晚上没怎么吃东西,”王杰希捏了捏喻文州的后颈,“我做的饭不好吃?”

“哪有。”喻文州轻笑,“睇你都睇饱啦。”


评论(18)
热度(285)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