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黄喻] 黄少天讲故事(三)

 @亨利米脱 说好的你的黄喻呢?



亲爱的队长,虽然有很多想讲给你听的故事,不过,今天还是继续讲一讲蓝雨的龙和术士吧!你觉得怎么样?


蓝雨的龙陷入了周期性的情绪低潮。

“不想吃饭,对,甜食也不想;不想飞,冷风吹得骨头疼;不想玩球,龙怎么可以玩那么幼稚的玩具!我不想……”黄少天趴在温暖的小屋里,床被压得吱吱作响。

“听起来,你这家伙仿佛快要散架了。”龙唧唧歪歪地对床发表想法,“我想打滚……啊,不,我现在并没有打滚的气力。我很难过。我不想打滚。”

床再一次可怜地呻吟起来,黄少天垂头丧气,“啊,天啦,这悲惨的一天。”他缓缓地爬下柔软的小床,在地毯上摊成一堆龙泥。“就连睡觉,都不能缓解我的难过……我是怎么了?”金色的尾巴慢慢地扬起,然后一下颓然地摔回地面,“……我一动也不想动。我不想动,我很累。我累得无法入睡。”

魏琛来看过他,请了医生,来给黄少天诊治。

“他身体很好。”医生拖着长长的调子,“不过,也许是缺乏维生素,你知道的,龙是一种凶猛却很娇贵的动物。”

我很凶猛,但我并不娇贵。黄少天想反驳,但他实在懒得运动舌头。“他连话都不爱讲!”魏琛忧郁地对方世镜抱怨,“怎么办?我可是花了大力气,好不容易,挖好陷阱,才——”

“少天会好的。”方世镜摸了摸龙的鼻头。龙哼了一下,冒出三四朵小小的火花。


听说黄少天精神欠佳,这几天,陆陆续续有人来龙的小屋探望他。

“我——不想见人。”龙继续趴在地上,“我觉得,很累,很沉重,有石头压住了我的翅膀……啊,难道是中了邪恶的魔法吗?”

但魏琛说,并没有邪恶的魔法。“我不信。”龙唧唧地说,嘴边放着一碟最好吃的叉烧包。“我一定是被微草的那个魔术师陷害了,”他说,“最近一直透出古怪!下了那么大的雪——”

是的,下雪。雪花纷纷扬扬,覆盖了蓝雨的大地。孩子们欢快地在雪地中奔跑,堆雪人。黄少天扭动脖子,“哼,我不想出门,外面那么冷,会冻坏我高贵的下巴!”

“请问,黄少天阁下在家吗?”

“嗯?”

这声音有点儿耳熟,龙歪着脑袋思考,啊,啊,啊!

“哼,我在家。”他赶快坐起来,摆好姿势,“吊车尾,你来做什么?”

小小的术士披着斗篷,他摘下帽子,脸冻得通红。“您看起来精神健旺。”术士淡淡地说,“看来,传言并不可信。”

“我的精神一贯很好。”龙抬起脖子,抖了抖全身的鳞片,“我可是威武的龙!天空的霸主,金灿灿的鳞片,是太阳赐予我的祝福——”

术士点点头,重新戴回帽子,“那就好。”他鞠了一躬,“这样,我先回去了。”

“哎?!”才来了就要走,你这个人类真是不懂礼貌!黄少天突然发现力气回来了,“等等!”

“有什么事吗?”术士转身。眼尖的龙发现,他并没有戴手套,手指和脸一样通红,好像雪地里的胡萝卜。

“嗯,嗯,嗯,我其实,有点感冒,就,就有一点。”黄少天说,尽量使语气郑重,“我……没什么胃口。”

“哦。”术士看了一眼那盘叉烧包,漆黑的眼睛终于透出一丝怜悯。傻人类上当了!龙乘胜追击,“呃,作为蓝雨的……术士,你要,要好好,好好听从我的命令。”

术士温驯地接受了,“谨遵您的吩咐。”

“我要吃包子。”龙张大嘴巴,“啊——”

术士拿起一个包子,掂了掂,放到他的舌头上面。龙立刻咽下,他吃得太快了,没有尝出味道。不过,应该挺不赖的。“你伺候本大爷吃饭,我就……”龙吞掉了第五个包子,“我就……”

“我有一双新手套,是战利品。”黄少天微微抬起头,方便喻文州帮他擦拭嘴角,“我不需要你们人类的玩意儿。”他摇摆着身体拖出一只箱子,“那么,就送给你吧!——”龙神采奕奕,“当做我赐予你的奖赏。”


评论(20)
热度(216)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