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黄喻] 黄少天讲故事 之四

 @亨利米脱 给你黄鱼吃!


龙病得更厉害了。

“我……我觉得浑身发热!好难受,仿佛被十万个熔岩烧瓶包围。我没有胃口,我很累!却勉强睁开眼皮。”他虚弱地唧唧着说,“……我不舒服。”

魏琛焦虑极了,“发生了什么?”他不停地走来走去,对方世镜挥舞手臂,“龙!他可是蓝雨唯一的!龙!唯一的!龙!”

“然而医生检查之后,说少天并没有任何问题。”方世镜扶了扶眼镜,“也许,这只是一种季节性的忧郁症。等春暖花开,少天长大了,就会自动痊愈。以前有过这样的例子,比如说——”

“老夫才不管什么季节的!忧郁!症!我不管!”魏琛咆哮,掏出他的法杖——哦,它有个拉风的名字,叫做“死亡之手”——用力戳了戳龙的屁股,龙一声不吭,双眼紧闭,仿佛昏死过去。“你看看!”魏琛跺脚,“它以前,以前最讨厌别人戳他屁股了!”

“忧郁症就是会令人——呃,龙也是,精神萎靡,不想动弹。”方世镜说。

“冬天没人愿意动弹!可戳到屁股,还是要动一动的!”魏琛嗷嗷喊叫,抓乱了头发,“怎么办才好?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君入瓦——”

他停下了,谨慎地观察龙的表情。“哦,荣耀女神在上。”魏琛苦恼地蹲下,“它以前,如果以前……少天一定会纠正我的错别字,但是……”他忍不住哭起来,大颗浑浊的泪水流过胡子拉碴的下巴,“怎么办!蓝雨的明星,未来的希望!就这样,就这样!”

“唧。”龙忽然动了动脖子,“魏老大。”

“哎?!你醒啦?!!”魏琛大喜,扑过去抱住龙绵软的脖子,“怎么样,少天,你饿了吗?”

“我,我想,想吃包子。”黄少天有气无力,“我需要——一个——一个人,来喂我,我没有——没有力气——”

“好好好!我来喂你!!”魏琛开心极了,“来,乖,我——”

“你忙。”龙慢慢地转动脖子,重新闭上眼睛,“蓝雨还,需要,你的……你的保护。”

“那老方你来喂!”魏琛跳起来,一拍手,“对!我还要为蓝雨战斗!”

“可我也很忙。不能全天照顾少天。”方世镜又推了推眼镜,“派我的学生来吧,他们是治疗,应当善于并且乐意照料一条生病的龙。”

 

然而医学生们被一个个赶回了教室。“连龙都不会喂!”魏琛发怒,挥舞着死亡之手,马靴踢踏作响,“一条,龙,一条虚弱的,龙!”

“尊贵的少天阁下不喜欢我们。”医学生们异口同声。“那换几个人来!”蓝雨的首领一声令下,马上有一个术士的预备生走入了龙的小屋。片刻后,他垂头丧气地走出来,“龙不喜欢我。”他含着泪花,“他对我打了一个喷嚏。”

“你对每一个人都不满意。”夜晚,星星闪亮,魏琛举着蜡烛来探望黄少天。“你这样是不成的。冬天无比漫长,你不吃不喝,熬不过这个冬天。”

“我喜欢白一点的。”龙嘟囔,“白一点,脸圆圆的,喜欢笑,身体有好闻味道的……小人类。”

“这是你的要求吗?”魏琛暗暗记下,“白一点的,脸圆圆的,喜欢笑,身体好闻……的小人类?”

龙用力点了点头,“对。今天来的那些学生,散发着干瘪的味道,我不喜欢。他们看起来毫无生气,如果含入口中,一定没有什么汁水。我喜欢,汁水,甜蜜的,小人类。”他哼哼唧唧,“啊……我的翅膀,好痛!痛苦灼烧心脏,我快不行了,死神的阴翳笼罩了我的头顶——啊,荣耀女神!”

 

魏琛花了小半天遴选,终于,在图书馆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小术士。

“白白的——对,他看起来很白。脸圆,是的,是个圆脸。喜欢笑……你喜欢笑吗?”他拎起小术士的帽子,粗声粗气地质问,“你,喜欢笑吗?快告诉我!”

“还好。”小术士毕恭毕敬,“我一般,比较喜欢笑。”

“勉强合格吧。但味道……什么味道?”魏琛疑惑地嗅嗅,但并没有从小术士的身上嗅出什么奇怪的气味,“你用香水吗?”

“不。”小术士说。

“那……喷上香水,去,去试一试。”魏琛挥手,一瓶玫瑰色的香水凭空出现,浸透了小术士的黑袍,“闻起来不错!”魏琛打了七八个喷嚏,“去试试吧!去龙的木屋——阿嚏!阿嚏!阿嚏!”

 

“……我很难过。”龙自言自语,“没有人,没有人理解我!”

门被叩响,“请问,黄少天阁下在吗?”

“哼,我不在。”龙说,突然支起脖子,天啦,是那个小人类,白白的,脸圆圆的,喜欢冲别人笑眯眯的小人类!“进,进来吧。”他做出勉为其难的样子,“哼!你——阿嚏!阿嚏!阿嚏阿嚏阿嚏!”

“对不起,是魏琛阁下,用他无上的法力撒了我一身——香水。”小术士淡定地说,却禁不住瑟瑟发抖。他怎么了!黄少天皱起眉——假如,龙可以皱眉的话,一定是这个表情——“说!小人类,你怎么了?”

“我很冷。”小术士说。

“哦,这样啊。”龙歪着脖子,缓缓地拍打翅膀,这表示他正在艰难地思考,“——啊!有办法了!”

龙挪动身体,翻出肚皮,“这里的毯子非常厚实,来自烟雨。你快爬上来。”

“那不好吧,是您的毯子。”小术士恭敬地弯腰,“我是一个卑微的学徒,不能——”

“让你上来你就上来啦!”黄少天的尾巴一下裹住了小术士的腰,兴致勃勃将他拉了过来,“我的肚皮也很温暖!散发出太阳的热度。我准许你靠过来。我还有新的衣服,是给我的玩具的!新的衣服!我觉得很适合你,”他快乐地摇摆,“啊,我饿了!我要吃肉!来,作为回报,你来喂我,啊——”

他吃掉了整整一大盘肉。打了个饱嗝,龙决定安稳地睡一觉。“你表现不错。”黄少天用鼻头拱拱怀中的小术士,“喂,我准许你住在我的房间里,方便——方便伺候本大爷。你要每天喂我吃饭,陪我玩球,给我读故事书,同我一起看动画片。对了,不许你喜欢我讨厌的角色。”他喋喋不休地讲了一大堆条款,“最后!最后一条,每晚我睡觉前,你要给我一个吻——别瞪眼!你们人类都是这样做的,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好了,我困了!现在,立刻,马上!小人类!快来给我一个货真价实的吻吧!”

说完,龙愉悦地闭上了眼睛,甜蜜地等待着。

 

 

 


评论(20)
热度(29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