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黄喻] 黄少讲故事 之五

“偏了一公分多一点儿。”龙唧唧咕咕地抱怨,“吻得位置不对,重来。”

小小的术士踮起脚尖,双手——戴着漂亮的,崭新的手套——吃力底托起龙巨大的下巴,“是这里吗?”

“嗯嗯,差不多,姑且再给你一次机会。”黄少天掀开一只眼皮,愉悦地拍打翅膀,“五次都吻不对……唧,你真是太笨了!”

第六次早安吻落下,犹如轻柔的羽毛,龙的翅膀忽闪得更快了,“哼,这还不多,虽然,虽然还是有点偏离位置——今天先放过你。”他张开嘴巴,“好了我要吃早饭!喂我,啊——呜——!”

 

星星眨眼的时候,有晚安吻。

太阳悄悄爬过山脊,需要早安吻。

中午,连鸟儿都忘记了啼鸣,

这时,要来一个午安吻。

 

“……你们人类真是麻烦,”黄少天说,嘴角挂着油星,小小的术士掏出手帕,轻轻地为他揩去。“早安吻,晚安吻,还要有午安吻!”龙晃动身体,翻出毛茸茸的肚皮——“瞧!我还是一头年轻的龙!”他无数次为这个可爱的肚子烦恼,不得不脸红着解释,“但是,我有着超乎寻常的智慧。你们人类的那一套礼节,我一次就全部学会!”

喻文州收起手帕,靠着龙的肚皮坐下,翻开一本又厚又大的书。“你在看什么?”黄少天扭动头颈,好奇地凑过来,用鼻头拱拱喻文州的手,“小人类!你在看书吗?什么书?是专门对付我的吗?”

“不是。”小小的术士认真地抬起脸,“这是一本兵法。”

“什么冰法,火法,水法,都不如我们龙族的魔法游泳!”龙傻乎乎地笑起来,露出一嘴闪亮的白牙,他开始嗅喻文州的脸和脖子,崭新的袍子和帽子,“新鲜的,布料的气味!喜欢。”龙说,然后把鼻头长时间地停留在喻文州柔软的发间,“这是什么?你偷吃了花蜜吗?一定是的。”他自言自语地评判,“不然为什么会散发出如此甜蜜的气味呢?哦荣耀女神在上,你嗅起来像一颗金色的蜜糖!”

“我没有偷吃——偷吃任何东西。”小术士反驳,“阁下,我没有甜蜜的味道。”

“你这个吊车尾,你在撒谎。”龙咯咯地傻笑,然后,他伸出了舌头!天哪,火红的,灵活的龙的舌头!小小的术士惊呆了,他读过很多书,掌握很多咒语,听过很多故事,但是,谁曾经被一条龙舔过呢?“你果然是甜的!”龙非常开心,鳞片闪闪发亮,“你一定充满了甜蜜的汁水,仿佛一碗最新鲜的果子露!还加满我最爱的奶酪!”他用前爪拍了拍喻文州的脊背,当然,龙现在学会掌握力道,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把他的小人类皮球一样拍飞出去,“我决定了!要吃你!”

“您要吃掉我吗?”小术士问,眨了眨黑色的眼睛。

“嗯!”黄少天兴致勃勃,“你是我的!所以我可以为所欲为。”

“但是……”

“没有但是!”龙的尾巴悄无声息地卷住术士的腰,牢牢固定,“你逃不走啦!害怕了吗?害怕也没用!哈哈!”他得意洋洋地盯着小术士白皙的脸蛋,鼻头拱了拱,“咦——好甜。我很饿!那么,让我好好思考一下,从哪里开始吃比较好呢?”

 


评论(20)
热度(220)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