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十八)

二人世界永远是轻松愉快的。

“想不想出去逛逛?”喻文州懒洋洋地提议,但语气缺乏热情。空调开得足,他赤裸着两条腿,脑袋搁在王杰希的小腹上,“好歹,来一趟……”

“又不是为了看热闹。”王杰希揉乱了喻文州的头发,“你想出门?”

“不想。”喻文州翻过身,眼睛含着笑,“喂,你不在家过年,会不会被父母讲?”

“不会。”王杰希靠着一堆垫子。半年多过去了,这间公寓开始散发出生活的气味,当然,是喻文州式的。比如这些花花绿绿的垫子,方的,圆的,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像一整片西瓜,丢在床下当做脚垫。房间内散落着杂志,本子,铅笔头,甚至有几只干瘪的水彩。白色总是用得太快了,喻文州解释说,买了许多,但始终不够用,仿佛有一个黑洞,专门吞噬白色的颜料。他似乎在不多的闲暇中分拨出一大部分用于画画,白墙有凌乱而斑斓的涂抹痕迹。“……随手一抹。”但是,王杰希提出要欣赏他的彩色大作,喻文州却一口拒绝了。

“还没画好呢。”他温柔地握住王杰希的手指,“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王杰希挠挠喻文州的手心,“我有的是耐心。”

 

“我就是说,想出去走走,看个朋友。”

“哦?他们就放你出来啦?”

“我是家里的老大,一直……嗯,有点儿无法无天的。”王杰希拍拍身侧,“过来,搂着你。”

“你搂抱枕啊。有那么多。”喻文州不听话,笑眯眯地往下挪动,躺到王杰希的大腿上面,“哎呦,你腿好硬哪。”说着捏了捏,“奇怪,让我把手伸进去……”

“警告你,现在可是白天。”但大小眼对蓝雨队长来说,完全丧失了应有的威力。“我就光天化日摸你,”喻文州爬起来,伸着胳膊去扒王杰希那条宽松的运动裤,“又不是没见过,害羞咩?来,让我量一量,我还没——”

王杰希缩起腿,“去,放手啊,你丫!”

“又骂我。”喻文州一手撑着身体,“喂,王队长,要害部位落入敌手,感觉如何?”

“私报公仇。”王杰希说,脸都憋红了。与喻文州相比,他是另外一种白,冷的,硬的,漫长的北方的冬季,雪沉重地压垮了松枝,“快放开,你——”

“你脸好红啊,让我细细鉴赏一番。”喻文州装模作样地紧皱眉头,“唔,这位患者,你尺寸不错呢……有男朋友吗?”

“你,你干嘛,cos大夫吗?”王杰希夹紧了腿,无奈地说,“快放手。”

“有没有男朋友啦,我介绍给你啊?”喻文州还一副沉浸戏中无法自拔的模样,“喜欢哪款?”

“喜欢……喜欢你这样的。”王杰希终于举手投降,“文州我求你,你放开——”

这次求饶起了用,喻文州把手从王杰希的裤子里掏出来,“你内裤好老土。”

“能穿就行。内裤还有什么花花肠子么。”王杰希有些气喘,想坐起身,却被喻文州压了下去,“杰希。”

“嗯?”

“你都硬了……要不要我帮你?”

 

说实在的,千里迢迢跑到G市来找喻文州,王杰希不是圣人,不会高尚地完全没有温存的念头。但最主要还是“想见你”,一时一刻不愿意分开,希望黏在一起,吃饭,喝水,睡觉,赖在被窝里听风刮过天空,“……我有进步吗?”

“有——这么多。”喻文州挤挤眼睛,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长度,“学得很快嘛。”

“你啊。青天白日的。”王杰希撩起喻文州的刘海,吻了吻他的眉心。他第一次在白天做这档子事,虽然拉着窗帘,但被人监视的感觉挥之不去,爽过去后内心充满了愧疚,“黄少天不会突然敲门吧?”

“少天要是知道,你在床上提他,会气死。”喻文州半合着眼睛。“你们不是邻居么,又是过年,保不齐就来拜个年什么的。”王杰希也觉得这种场合提别人不好,更加纠结,“嗯……”

“他家人多,亲戚一大帮,少天不会有空来这边的啦。”

“那你呢?”

“我?我家……亲戚不算多,可也不少,规矩超级麻烦。不过我今年实在无力应承。太累。”

“我小时候,想当个科学家。”

“话题跳得好快。”

“你的眼睛很好看,眼角翘上去。”手指缓缓拂过喻文州微红的眼角,王杰希开口道,“当个天文学家,多有意思,成天看星星。我还参加了一个天文学小组,挺好玩儿的,时常有活动。”

“我小时候,就是学画。周末去上课,起初是大课,几十个小朋友在一间教室。后来跟了老师……就去老师家里,很贵,半途而废,浪费好多钱。”

“你画的很好了。”

“只好说一般。其实,是我妈妈喜欢美术,但她小时候没那条件,于是希望我能替她实现梦想……可惜,我让她失望了。”

“现在也很有出息啊。我当时要去打游戏,我爸妈差点儿疯了。但拦不住我。”

“我也是。”喻文州闭着眼睛笑,“上次我回家,妈妈说,你学历太糟糕了,去相亲,简直拿不出手。”

“……可你赚得很多,还世界冠军。”

“那你母亲有没有给你介绍什么女孩子?”喻文州牵住王杰希的手,缓缓做起手操。手指灵巧犹如精致的舞步,王杰希认真地配合着,“有,但我说没空,全推了。”

“不会被骂吗?”

“他们才不管我。我弟不省心,家里正愁他呢。”

“真好啊。”喻文州悠长地叹口气,“有时候我觉得很烦,想,人活着真麻烦。”

“过年不许胡说八道。”王杰希用嘴唇轻轻地捉他的鼻尖,“活着最好了。”

“你说得对。但——”喻文州沉默几秒,“……下半年会很忙。等季后赛结束后……”

“嗯。”

“我去B市找你。”

 


评论(6)
热度(258)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