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

高温在盛夏的蝉鸣中步步紧逼,“出来了?”王杰希问,喻文州的声音沙哑而疲惫,“嗯,等行李。”

“别动。我过去找你。”

 

十一赛季的夏休期,事后回忆起来,仿佛陷入了一个无休止的循环。事情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仔细琢磨,又非全然无迹可寻。

“那边儿怎么样?挺凉快的吧?”行李塞进后备箱,一来一去,就几分钟的功夫,他出了一身汗,“最近天天高温橙色预警,太热了。”

“还好。”喻文州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脸色苍白,眼睛下泛着乌青。“没睡好吗?”王杰希发动车子,“也对,在上面太憋屈了。”

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大获成功,第二届如期而至。“也不能全怪你们,”王杰希说,“比赛我全看了。”

喻文州很轻地“嗯”了一声,王杰希不是多嘴多舌的脾气,但那个时候,他就忍不住想张嘴,想唠叨,想没话找话,也许是紧张,也许是天气太过躁动,“……我知道你累了,咱们先吃个饭,然后回家去,你好好睡一觉,行吗?”

“不吃可以吗?”喻文州撑着额头,身体陷在座椅里,“我很累。”

“累也得吃饭。”王杰希说,还补充说明,“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喻文州抬起眼睛,瞥了他一眼,“杰希。”

“你说。”红灯,王杰希手握住方向盘。“你为什么放弃参赛?”喻文州声音不大,但王杰希听在耳朵里,却是不由自主地浑身一激灵。

“我状态不好。”他找了个万能借口。确实,在对阵蓝雨的第二场比赛中,王不留行的表现有些微妙,喻文州不会不清楚。常年超负荷,身体透支,也是众人皆知,更何况拼的你死我活的老对手。“我去,白白浪费一个名额。不如让给年轻人。地球是我们的,但终将是他们的……对吧。”

喻文州又很轻地“嗯”一声,“你不退役?”

绿灯了,王杰希愣了愣神,“不退役。”

“哦。我还以为……”

“现在退,还不能全放心。”

喻文州说,“理解。”王杰希沉默地驶过两个路口,才开口道,“那你呢?你还会打很久,倒是不用太着急考虑退役的事儿。”

喻文州不置可否,笑了笑,闭上了眼睛。他依旧担任国家队的队长,出席各类新闻发布会和活动,看起来很有那种体育官员的派头。据说冯主席挺看重他,有意拉他以后去联盟管理层。“你要是退了也有地方去。”王杰希说,突然没头没脑的一句,喻文州睁开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觉得你很好。”

“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猜的真准,什么也瞒不过去——别试图骗队长,他那么聪明,骗不了的。黄少天这样说过。可手腕严重劳损的情况到底要不要直接告诉喻文州呢?没错,他们是恋人关系,他也想得到他的安慰,然而同时喻文州还具备另一重身份,蓝雨的队长,王杰希有时候不怎么确定,在恋人和战队间喻文州内心的天平会更往哪一边倾斜。也许答案是肯定的,换做是他,他也会有同样的选择。

“我能出什么事。”王杰希含混地说,喻文州了然地一点头,垂着眼皮继续假寐。暑期的B市人满为患,旅游高峰,天南地北操着不同口音的人们汇聚于此。车子驶过宽阔平坦的长街,驶过红墙碧瓦,“……这次能待几天?”

喻文州已经一半踏入梦境,“什么?”

“多待几天呗。”王杰希不知何时已经停稳了车子,低声道,“好几个月都没在一起了。”

“我看看,尽量。”喻文州摸了摸他的手,然后轻轻地握了一下。

“走,时候不早了,吃完饭你回去好睡一觉。我也挺困的。”王杰希松开喻文州的手指,“就随便吃吃。”

他说的很随意,神情却郑重。喻文州跟在后面,一路走,一路不断地打着小小的哈欠。王杰希往他头上扣了顶帽子,拽好自己的,“速战速决吧。”

喻文州苦笑不得,“速战速决还不如叫个外卖。我不饿。”

“叫外卖怎么成。”王杰希说,眼神闪烁。他心里没个底,觉得这行动十分不正确;然而在那个时刻,在他人生中最混乱的夏天,顾头不顾尾的仓促就这么糊里糊涂而又水到渠成地发生了。喻文州打量着这个“随便吃吃”的地方,吃了一惊,“……在这里?”

“不在这里,在里头。”王杰希催他,“干嘛呢,快过来。”

喻文州已经觉得事情不妙,但他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下逃跑或者同王杰希纠缠。于是王杰希推开了包间的门把他拉进去,地方不小,规格很高,自然也不可能就只有他们俩吃一顿接风宴。“介绍一下。”王杰希恢复了淡定,至少是表面的,“这是我爸,这是我妈,这是我妹妹和弟弟。”说着抓紧了喻文州的手,将他往前稍微带了一步,“爸,妈,小六儿,弟,这是喻文州——我跟你们说过的,我男朋友。”

 


评论(34)
热度(23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