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一)

“成。有事儿再联系。”

收了线,王杰希摘了耳机,随意调了下频道,一个毫无特色的男声平板地念着新闻,“中央经济工作——”他听了一耳朵,接着换掉,交通台播报路况信息,冻雨天,一片堵堵堵。

然后果不其然地堵在一个岔路口,前面的那位司机估计赶时间,一直鸣笛。你按破了喇叭也没用啊,堵就是堵,王杰希好整以暇地窝在车里,眼角一瞥,路边站着两个男人,撑一把伞,其中一个冲另一个似乎在嚷嚷什么,他没注意,扭过脸准备再换个频道,突然一顿。

“……叶修?”

“哎?”被嚷嚷的那位也是一顿,“我靠!居然是你啊!老王!哈哈哈!”叶修一脸惊喜,拉了拉身边撑伞的那个,“来来来,能载我们一程吗?这是我弟。这天儿实在他妈的太——”

“喂!”叶修的弟弟——他有着与叶修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五官,容貌惊人相似,但气质截然不同——“你不要这样乱跟人搭讪啊!”

“什么跟人,这是我前同事。”叶修很淡定,王杰希点下头,“行,进来吧。”前方信号灯闪烁,“快点儿。”

叶修兄弟带来一股湿冷的潮气。“这什么?”叶修费力地放下脚,“怎么还有毛绒玩具熊啊?我说,搁前头行不?我怕不小心给你踩了。”

“你就不能注意点!”叶修的弟弟显然对自家哥哥有些不满。叶修毫不在意,“这个呢,是我弟弟,叶秋。呵呵。”他讪笑了一下,这名字后面有着丰富的故事,王杰希也曾经参与其中,饰演一个狙击者的角色,“这位呢,是微草的前队长,王杰希。微草你总该知道吧?”这话自然是冲着叶秋去的,“咱们本地的队伍,应援色是绿的,跟足球队一个色儿。”

叶秋气呼呼地,不过他压抑住了怒色,表现出应有的礼貌,“王队长您好。”

“您好。”王杰希让座驾跟着车流慢慢地向前滑动,“你们要去哪?我送你们过去。”

“不麻烦不麻烦,您把我们放前面那个路口吧,我们搭地铁。”叶秋抢在叶修之前开腔。叶修乐呵呵地举着那只庞大的毛绒熊,将它塞到副驾上,然后擦了把脸上的雨水,才说,“本来呢叶秋是有车的。”

叶秋狠狠地剜了一眼,叶修若无其事,“我昨天开,一不小心,咔嚓,刮了——那么大一口子。”

他还用两手比划了比划,王杰希道,“那得进修理厂了吧。”

叶修道,“那是!算我对不起他。他的车去修了,我又没买车呢。本来想打个车呗,这个点儿,堵死了,根本打不到。我们刚琢磨要不要叫家里司机来,叶秋又怕影响不好……”

王杰希说,“哦。那你们想去哪边?我调头?”

“直走。”叶修往后一靠,又弹簧似的坐起来,“哎,老王,你现在干嘛呢?”

“瞎混呗。”王杰希一踩油门,“那我就往前开了?到地方你说一声。”

叶秋愤愤不平地瞪着哥哥,说了一声“谢谢”。

 

“当时还以为你会留微草呢,那粉丝哭的啊,跟什么似的。”叶修说,嘴里嚼着什么东西。他身上的烟味几乎消失殆尽,王杰希看一眼后视镜,“总留着,就不好了。”

“可你跑的也太利索了吧!电竞缺管理人才,你又不是不清楚。老冯喊过你吧?你也不理。自己闷着头的,也不跟咱们这些老弟兄联系,要不是今儿凑巧碰到,我们还以为你出国跑路找老吴去了。”

王杰希道,“出国,还得多学门外国话,麻烦。”

叶修道,“那是!”他回B市有些年头,那些年被吴侬软语浸润过的口音早已恢复了原有的模样,“那你现在干嘛呢啊?给哥讲讲。退役之后也不好谁也不联系啊,又不是那些年了……”

“退役了就相当于便当了。”王杰希道。

叶修无语。车座上还散落着几个毛绒玩具,他拾起来,放到一边。过了立交桥后车终于开得顺畅,沿着路一直开下去,忽然叶秋道,“啊,前面,那个路口停,就可以了。”

王杰希说,“好。”前面那个路口其实他也认识,往里拐,再开进去几十米,就是电子竞技国家训练中心,不知道这个点儿他们兄弟还去那边做什么。“要有新比赛了。”叶修悠悠地说,“看吗?我给你票,前排,VIP。”

“不看。”王杰希斩钉截铁。

此时天色已晚,冻雨淅淅沥沥,越下越大。“你们是去中心?”他问了一句,“下着雨呢,怪冷的。我直接开进去吧。”

叶秋说,“那怎么好意思。”叶修却道,“客气个啥,都自家人——”被弟弟瞪了一眼,干脆闭上了嘴。这兄弟俩相处有点意思,王杰希心里笑了笑,“那我停这了。”

“谢谢谢谢。”叶修道谢,听起来还挺真诚。叶秋也说,“谢谢您!”他先下去,撑开伞,叶修临离开前捶了下王杰希的肩膀,“……你手机号没变?”

“没变。”

“那以后有时间,还是稍微联系下呗?”叶修说,半边身体淋在雨中,似笑非笑。

王杰希说,“没问题。”正要发动车子,叶修却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嗨!加班啊?”

遥遥传来一个声音,南方口音,含着笑意,“今天加完班了,可以早回去休息。”

王杰希一愣,叶修搓搓手哈着气又喊,“文州!快过来看,我今儿运气好,你看我碰到谁了?”

“谁呀?”一个穿着风衣的身影由远及近,撑着伞,一手拎着一个提包,“我猜——嗯?”

隔着几乎五年的岁月,王杰希再一次见到了喻文州,昏暗的路灯下,无边丝雨,表情半明半暗。“原来是王队。”喻文州微微一笑,还是一贯温柔的表情,“好久不见。”

王杰希点点头,“嗯。”

叶修不失时机地插话,“文州你下班之后没约吧?”

喻文州说,“没。”

叶修说,“也是凑巧才碰见,都好几年没见了……要不咱们一块儿吃个饭?再叫上方锐他们。”

王杰希看了眼手机,“你们去吧。挺晚的了。”

“这才几点啊……”

“不成了,我得早回家——闺女等着呢。”

 

 


评论(26)
热度(196)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