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二)

你丫挺速度的啊!叶修挤眉弄眼,又笑。人活到一定年纪,好像都会对传宗接代产生兴趣——无论到底结不结婚,喜欢男人或是女人,小孩子似乎能调动起人类潜藏的某种特殊感情,叶修也不例外,不过以他的性格,大概更多的是好奇和惊讶,“几岁了啊?”他兴致勃勃地伸着胳膊试图再拍王杰希一巴掌,“你怎么都不说一声?”

王杰希扯着嘴角笑了笑,“没我不吃饭。我先走了。”

叶修说,“好啊好啊,哎,你什么时候把媳妇孩子都带出来一起玩玩,我弟家是个儿子,小子忒皮了。”说着摇头,脸上却笑眯眯的。

叶秋用胳膊肘捣了当哥哥的一下,但也有些兴趣似的,“一起来玩啊。”他说。

“那,我也先走了。还有个文件没结尾。明天开会要早起。”喻文州时机恰当地开口,风度翩翩,“各位,再见。”

叶修还在那笑,挥挥手。喻文州夹着包绕过车头,王杰希突然问,“你住哪边儿?”

“呃……”喻文州报了个地名,王杰希沉吟几秒,“哦。顺路,捎你过去呗。”

“不用了,谢谢。”喻文州特别客气,王杰希说,“没事儿啊,刚好我也往那边儿走——几步路的事儿。”

叶修说,“这离地铁站有点远,文州你今天没开车?”

“限号。”喻文州说道。

叶修又抱怨了几句越来越堵的B市交通,然后撺掇着喻文州上车,“赶快回去,真是怪冷的。你加班加多久了?得快一个月了吧?”

“还好吧。”喻文州笑眯眯地抬头掠了下垂下来的额发,“你们聊,bye。”

“上来。”车载广播传来熟悉的报时声,王杰希没什么表情,“赶快点儿,都紧着回家吃饭呢。”

 

喻文州同样带来一股湿冷的潮气,但他有自己的气味——王杰希目视前方,缓慢地把车开上高架桥。干练的女声操标准普通话,播报一天的国内外大事,他想换个频道,又索然乏味,觉得没必要。

“……手怎么样了?”尴尬的沉默,率先打破的却是客场作战的前蓝雨队长。风衣裹着西装,衬衣领带笔挺地好似完全没有经历过忙碌的一整个工作日一样,他的表情也带着磨砺过后的恳切,完全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公务员形象。倒也挺适合的,王杰希漫无边际地想着,嘴里蹦出几个字,“凑合……没断。”

喻文州被噎了这么一下,但依然孜孜不倦地试图聊天,“这是给女儿买的吗?”他举起座位上的毛绒熊,“好可爱。”

你一脸幸福个什么鬼呢,王杰希“嗯”了声,喻文州立刻表露出了跟叶修差不多的兴奋,“女儿呢,好福气啊。几岁了?”而后自顾自地摸出手机,翻到相簿,眉眼舒展,“你知不知?少天也是女儿,好可爱,已经学会喊爹地了。昨天他发视频给我看。时间过得真快……”

堵车了,这个巨大的城市,永远在忙碌中拥堵。上次载他,恍惚是那个夏日。他也是这样坐在副驾,却毫无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只一脸灰色的疲倦。“黄少天结婚了?”王杰希冷淡地说,“挺好的。”

“是呀,心愿得偿,好开心。”喻文州热络地说,忽然又克制住了笑意,仿佛终于想起隔壁坐的是前男友。尴尬再一次蔓延开来,王杰希目不转睛地盯着信号,“那你呢?”

“我?”喻文州茫然了片刻,“……还那样。”

“哦。”王杰希把车开到辅路,雨点砸在玻璃上面,发出砂砾般的细响。喻文州抱着他的包,“看到你这样……我很开心。还有,杰希,我一直想跟你说,……”

“我过得好不好,跟你有关系吗?”王杰希说。

喻文州大概没料到他会这样回复,亦或者他料到了。不是吗,他这个人,从来都会计算得当,精确地设计好每一步的战术,诱敌深入,一击必杀,“确实跟我无关。”他说,“我快到了,就在这下吧。”

低声道过谢后,喻文州下车了。王杰希看了眼路牌,真巧,找了这么一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着地铁口都远。又是堵车,下雨,打车也难。他冷冷地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撑着伞汇入人流,朝某一个方向前行,一晃就不见了。

闲的。王杰希动了动嘴——空虚,抱怨,无聊。他在说他自己。

 

在路上无所事事地兜了个小圈子,喻文州消失了,上班的人都爱穿深色,一下如泥牛入海,连个影子也寻不见。寻得见又怎样,还让他回来,巴巴地送家去么?王杰希换到音乐台,轻柔的歌声立刻充满不大的空间。

时候不早了,还是各回各家吧。他找了个路口调头,也汇入了这个巨大的机器的城市之中。

 

这个公寓买的晚,当时也是一时头脑发热,冲动消费的产物。不过,贵虽然贵了点,胜在地段好,方便,附近还有公园可以遛弯儿。王杰希开了门,还没来得及摸开关亮灯,小腿便被重重地磨蹭了好几下。

“喵——咪呜。”一连串柔软的招呼,“我回来了。”王杰希开灯,“小茄,饿了吗?”

“喵喵喵。”猫大声地叫起来。“你啊你,没人看着就不吃东西。怎么回事儿啊闺女?”他把猫抱到怀里,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都说你长得丑,”猫的鼻头拼命蹭着他的下巴,喉咙间热切地咕噜,“——他们可真没眼光。”

小茄瞪着圆圆的猫眼,一半脸黑,一半脸花。当年翠花生的小猫,只有它送不出去。又丑又弱,没人喜欢。王杰希离开微草前收养了它,“今天呢,我遇到个人。”他洗了手,蹲下,捧着一巴掌猫粮。猫立刻埋头大吃,一边吃,一边发出吭叽吭叽奇怪的动静,“我好几年没见他了。今天一见着,哎,怪了。”

“当年很难过的,真的,我说我。你看,人就是这样没意思。”王杰希又抓了把猫粮,“还是养你靠谱。”


评论(33)
热度(259)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