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三)

雨下了一夜,王杰希抱着猫,隔着扑满雾气的玻璃,默默地注视着遥远的暗红的天际。

“明天可能还会下雨,大概,雨夹雪。”他对努力安静的小茄低语,“会很冷……毕竟,冬天要来了。”

但第二日一早,天放晴了。日头折射出温暖的光,王杰希呼出白气,拉紧了围巾。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大概是为了照应天气,交通音乐频道放起了这首歌。一男一女播音员在音乐减弱时插入聊天:你看荣耀吗;看啊;哈哈,冰雨,是不是很耳熟;是啊,我可是微草的死粉……

他很是出神地听了一会儿。

 

这是个星期六,王杰希把车开到父母家的胡同门口,一辆送快递的铁皮三轮堵在那儿,他鸣了声喇叭,安静地等着。

穿马甲的快递员匆匆忙忙奔出来,别开了三轮车。他慢慢将车开进狭小的胡同。这辆车太大了,一个人开很没意思。王杰希盘算要不要再买一辆,住楼下的单身男青年有个很有意思的小车,也就够塞两个人。他觉得那车大小刚好合适。

“伯伯——”一个小女孩摇摇晃晃地扶着门框,口齿不清,头上扎的羊角辫歪七扭八,一看就是出自亲爹的手笔。王杰希冲她和善地一笑,把那只巨大的毛绒玩具熊拔萝卜似的拔出来,“点点,给。”

点点蹦跳着要抱那熊,可她人太小而熊太大,两只小短胳膊根本抱不过来。王杰希蹲下身,一把捞起小侄女,就这样一手揽着女孩儿,一手提着玩具,跌跌撞撞地侧身迈过门槛。弟弟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一见连忙伸手要接过女儿,“点点!怎么回事,又让伯伯抱!说多少回,自己走!”

“还小呢。”王杰希不以为意。点点搂着他的脖子,冲爸爸吐吐舌头。弟弟不好意思地把头发挠得更乱,“哥!你怎么又给她花钱,她玩具熊多了去了……”

“这个有蝴蝶结。”不等王杰希开口,点点自己讲了起来,“蓝色的,以前的,都是红的。”

“嗯。”王杰希表示赞同。点点亲了一口伯伯的脸,被爸爸举着放回地面。“去!玩儿你的去,拿着你的熊。拿不动?那我给你扛回去——哎我的小姑奶奶,你慢点儿跑!”

“伯伯来啦!”点点撒开柔软的小腿,大声叫唤,“爷爷奶奶,伯伯来啦——”

“真是……没治了。”弟弟无奈地摇头,王杰希笑笑,“活泼是好事,别总骂她。”

“都快给你们宠成格格了,我可不敢骂。”弟弟说。他的长兄表情严肃,胳膊却夹着一只巨大的穿裙子的毛绒玩具,“哥……”

“嗯?”王杰希站在天井,单手解开大衣的一枚扣子。

“这么喜欢……自己生一个?”弟弟说,小心翼翼地赔笑,“毕竟都好几年了不是?再说,你这么好的条件,就算男的——”

“算了。”王杰希道,“这事儿,别再提了。”

 

那年,弟弟考研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真爱”。在图书馆自习时偶遇的幸福,然后研也不考了,急急火火地毕业,找工作,七月上班,十月领证,而后一直安稳地过着小日子,并在第二年就收获了一个爱情的结晶。

“点点”这个名字是王杰希想的,“正好占了八个人的爱,”他掰着手指头算了一遍,“挺好的。”

不知是不是取名的缘故,点点特别黏他。她喜欢伯伯那辆巨大而空旷的车子,在后排的座位打滚,尖叫,大笑大闹。王杰希很喜欢这个热闹的小丫头,买了许多玩具塞在车里。点点还喜欢小茄,丝毫不嫌弃它杂乱的毛色和奇怪的阴阳脸,“妹妹。”她拍着手咯咯笑,“猫——妹妹!”

猫不是妹妹。每次,王杰希的家人们一定要纠正小孩子错误的说法,且窥着王杰希的脸色,试图装成一派浑然不觉,“让伯伯给你生个真的小妹妹好不好?”

点点天真无邪,总大力点头,奶声奶气地大声说,“好。”

 

“哦对,你上次说那事儿,我姐说,有眉目了。”

吃了饭,弟弟给王杰希重新换了杯茶。点点吃饱了就困,被爷爷奶奶带着去睡午觉,客厅里就剩兄弟二人。“有个人要领养那个小白猫呢,说是公务员,咱们本地的。看着像个正经人,主动说不放心的话可以做回访。在市里有房子。你觉得怎么样?”

小白猫是王杰希不久前捡的一只猫。这一年的秋天,雨水特别丰沛。在一个雨幕沉沉的傍晚,王杰希路过街边某个电话亭,听到细弱的猫叫,低头找了找,泥泞中一只巴掌大的猫,沾满了污水,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还是只小猫,大概被母猫抛弃了。王杰希将猫捡回去,洗了洗,居然是白色的长毛。又养了两三天,带到宠物店做了检查,一切健康。原本他想把小白——他随意给猫取的名字——自己养,正好同小茄作伴。谁料小茄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不速之客,立刻不吃不喝,每日蜷缩在角落哀叫。王杰希试了很多办法,它就是死活不肯接受新同伴,仿佛怕分走王杰希的爱。不能眼睁睁看着小茄绝食饿死,王杰希没辙了,找了妹妹。小六儿喜欢玩社交网络,这网那网都注册了账号。帮我发个领养。王杰希说,我那微博老久不用了,早废了。你发一个,就看着别人怎么写领养须知,照着来一个,就行。

“哦。那行。约了什么时候送了?”王杰希抿了口茶,问。

“那人说最好休息日。最近老加班什么的。嗯……明天成吗?”

“成。”

“那我让小六儿——我姐,给他讲一声。回头地址什么的发给你?”

“行。”

小六儿动作很快,她工作了几年,早已成了一个小负责人,做事干脆利索,很有王杰希的风格。时间,地址,手机号码,姓名发了过来。王杰希心里有了谱,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中午,在约定的时间,他带着猫开车来到约定的地方,抄着手在单元门口等待的,竟然是一位他完全不想见到的熟人。

“你?”说不震惊是假的,王杰希拎着笼子,小白猫可怜地咪咪叫。

“……是你啊。”喻文州也露出惊讶的神色,“呃,我一个同事讲要养猫,但他今天早上临时出差。所以让我帮他来——”

“哦。”王杰希恢复了平静,把笼子和猫一起放到地上,“那行。”他冷冷地说,“就这么着吧。”

 

哦对啦,不会BE哒。

我的原则是坑可以,BE绝对不可以!

评论(28)
热度(227)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