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四)

送猫遇到喻文州让王杰希心里疙疙瘩瘩了好几天,思来想去,一来,小六儿发领养信息的微博是用的她自己的号,@ 了一圈公益组织而已;喻文州再手眼通天闲的没事儿,也不至于斯托卡到他妹妹那去。二来,小六儿那边给的领养人信息,名字是个陌生人,但工作单位依稀是体育局下属的某个单位。还有就是,如果喻文州真的偷窥小六儿微博好几年,借了同事身份领养,以此制造二人见面的机会——要他真对自己这么热络,当年俩人也闹不到分手那一步。

“吃罐头不?”王杰希蹲下,把小茄抱进怀里。猫咪立刻撒娇地躺倒露出黑黄棕相间的肚皮,小肉垫紧紧抱住他的左手,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猫啃人不疼,舌头倒刺舔得倒是有些刺痛。王杰希用另一只手呼噜闺女耳根后的绒毛,无奈道,“问你吃不吃肉罐头……你咬我干嘛?不好好吃饭……都瘦了。得,小白我送走了,你行了吧?吃不吃罐头?嗯?”

猫欢快地盯着他,唧唧呜呜地叫了几声。

 

周末点点回了姥爷家,王杰希探望了父母,吃完午饭就打算回去。偌大的屋子就剩下二老和他,“我说,老大,”母亲开口,手指犹豫地揉搓着围裙的边缘,“你这么单着,总不是个事儿啊?”

“挺好的啊。”王杰希淡定地帮忙收拾一桌盘子碗筷,“多个人多双筷子,费钱。”

“瞧你这话说的,你又不差那点钱。看上你的姑娘有的是呢,就哪个都不行?”

“都不行。”王杰希说,“不是跟您说了嘛,我不喜欢姑娘。”

“那你……也不能老这样,这样不好。”母亲叹口气,“如今你弟弟吧,点点都快上小学了,小六儿也要嫁了,你说说你,咱家的老大,又不是哪儿不好,怎么就——”

王杰希说,“我就这命。”

坐在一旁看电视的父亲突然出声了,“什么命!”他架起老花镜,愤愤不平,“都怪那个小兔崽子,把你给带坏了不说,还撒丫子就跑了!”

“跟他没什么关系。”这对话王杰希来来回回无数遍,早已驾轻就熟,“那事儿吧,得各打五十大板。感情不到位,人不愿意,咱也不能赶鸭子上架,对吧。”

父母对视一眼,“呸。”父亲恨恨转头,继续看《今日说法》去了。

 

然而,隔了一天,嘴巴上云淡风轻的王杰希又被膈应了一次。小六儿微信了几张照片,来自那位小白的现主人。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抱着猫,光脚丫子站一堆衣服中间,笑呵呵地咧着嘴。“我看他不错,对猫挺关心的。”小六儿又发了几张,猫爬架,笼子,自动喂食机,玩具和砂盆。“他说小白不肯睡猫窝……他就抱着睡了,喏,哥你看,居然有胸肌……”

王杰希回,“不错。”内心却有些微妙——果然是帮同事一个忙,他把照片翻来覆去看了几遍,那位新主人人高马大,根据参照物比较,估计能与田森比肩。年轻,长得不错,身材也好,单身……等等,如果这家伙是个单身汉,那这张抱着猫睡觉的照片又是谁拍的呢——

是喻文州吗?

他们仅仅是同事关系?还是有别的,进一步的——

王杰希哆嗦一下,觉得自己这些想法无聊透顶。他们爱什么关系什么关系,但妄自揣摩陌生人——喻文州差不多已然算进陌生人的行列中——的私生活总归是不道德的行为。他把小茄唤过来挠了挠下巴,送猫上门那天的情形却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他穿着很居家的衣服,披着件厚外套,阳光松散地照耀着,看上去和五年前区别不大,脸颊圆润,嘴角上翘,一抿,还显出浅淡的一边酒窝。见到王杰希,那双特别招桃花的眼睛立时睁大了,圆圆的,猫一样的眼睛……

“你?”

“……居然是你啊。呃,我一个同事讲要养猫,但他今天早上临时出差。所以让我帮他来——”

“哦。那行。就这么着吧。”

对话就此结束。当时,王杰希松了口气,谢天谢地,喻文州没有再多嘴多舌地客套,邀他上楼喝杯水,或者拦住他硬要聊几句。后视镜中的喻文州脸被扭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像是哭,也像笑,大概所谓哭笑不得。他就那样扭曲地哭笑不得地越变越小,王杰希开车飞快地逃离了那片小区,可车里总有股气味萦绕鼻端,阴魂不散。

“下次再捡着猫,可得好好筛选领养人。”王杰希说。

小六儿很奇怪,“怎么了?他瞧着不像好人?”

“没。我就这么一说。”王杰希把微信删掉免得乱想,愣了好一会儿,打开通讯录,从上到下来回翻找几遍,最后才猛地想起,那个夏天,那次混乱的见面之后,他就删掉了喻文州的联系方式。

分手就要有个分手的样子,想必对方也是。

 

应该还有一更。

评论(12)
热度(189)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