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五)

二更。


“王杰希,请问,你这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就见个面,就这个意思。”

喻文州的面孔在灼热的阳光下看不清楚,白莹莹的一团。“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似乎生气了,压着怒气,讲话又快又密,“我们——我同你讲过的吧?这种事不是闹着玩的,你怎么可以一声招呼不打就——”

“我没想闹着玩儿。”王杰希听到自己的声音,平稳的,却没什么力气,“我是认真的。”

喻文州沉默了,站在一小圈刺眼的光里,像漆黑舞台上的独角戏,“其实,我一直觉得你需要再好好考虑下。”

“考虑?我考虑什么?我考虑得挺多的。”

“这条路很难走,我想你可能没什么了解。那天是我喝太醉,讲真,我很后悔。”

“你说过好几回了。”

“那你想过吗?去跟其他人,我是说……你没跟女生交往过。”

“哦。”

“我觉得你跟我不是一样的人。”

“哦。”

“所以——”

“你找了一堆理由,说白了,就是不想跟我在一块儿,认认真真的。我说的没错吧?”

“……”

“懂了。”

“杰希,我们……这段时间,都很忙。”喻文州说,听起来非常艰难,“暂时分开冷静一下,好吗?”

 

王杰希被猫重重地踩醒了。刚过十点零五分,小茄委屈地咕噜着,猫眼瞪得又大又圆。

“你丫——”他揉乱了头发,顶着一头鸟窝爬起来去给猫和自己准备早餐。“来来,你先吃。你吃饱了我再吃,行不行?”独居几年,王杰希养成了与猫讲话的毛病。对此,他有一番理所当然的逻辑:对一个人付出很多,对方不一定领情,但只要给小茄食物,它就永远仰着那张阴阳脸儿,在家里等着你。

“今天呢,我要出门,见几个人。”他蹲着同小茄报备,“中午吃顿饭,下午争取早回来。”

猫咪呜咪呜地回应,王杰希揉揉它的脑袋,“给你放了个罐头,饿了记得吃。”说着站起身,小茄立刻抛弃了食盆,一路跟到门口,“听话!去玩儿吧。”

天阴沉沉的,越来越冷,风吹起枯叶,不住翻滚。那个梦不像个好兆头,王杰希打个哆嗦,开始后悔了。

果不其然,仿佛应了那个不详的预感,王杰希刚坐下,一抬头的功夫,另一个人推门而入,语气诚挚地道歉,“不好意思,来晚了。”

“喻队,您坐。”高英杰是东道,连忙拉开一把椅子。

喻文州脱掉外套,含笑打了一圈招呼。轮到王杰希时,他愣了楞,“王队好。”用的还是以前的称呼。

王杰希冷冷地说,“你好。

叶修说,“行了,文州你就客气。行了,今天来,是为了庆祝小高退役。都熟,就别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了吧!”

人人称是,除了王杰希。高英杰当了五年微草队长,脾气却改不过来,仍是腼腆,举起酒杯,可乐代酒,褐色的液体不住摇晃,“谢谢,各位前辈……”

“不客气不客气。”一群人都笑,然后开始热气腾腾地动筷子。王杰希食不知味,喻文州好死不死地同他坐对角线,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但他看起来很累,嘴唇发白,寡言少语,也很少看过来。

“……好久不见了啊王队长。”方锐笑呵呵,“老不见你。”

“瞎忙。”王杰希搬出万能借口,但大家显然对他十分好奇,“到底忙啥呢?”叶修问,“不会是偷偷玩别的游戏吧?”

“玩儿啊。”王杰希说,“我玩儿模拟人生,你来吗?”

叶修哈哈大笑,“那算了!”又问,“你闺女呢?”顿时引发一片惊叹。高英杰惊讶极了,“哎?队长?”他就是改不过口,“闺女?”

王杰希避重就轻,“在家呢。”趁着高英杰发愣的功夫,给他重新倒满了可乐,“来,我敬你一杯。这几年,你也辛苦了。”

“不,不辛苦。”高英杰尚且沉浸在“队长的闺女”的震惊之中,“呃,什么时候的事儿呀?都不跟我们讲一声……”

“这有什么好讲的。”王杰希淡淡地说,将杯中的橙汁一饮而尽。周围乱糟糟的,已经有人举着手机两眼放光,估计是在发微薄或者朋友圈什么的八卦。他直起腰,正好对上喻文州的视线。那人呆滞地笑着,不过这有可能是他的错觉。喻文州一向将情绪掩饰的滴水不漏,连敷衍都能做得春风拂面,八面玲珑。

“王队您不会是开了个淘宝店吧?”嘈杂中一人问道。

王杰希说,“是啊。”

“我操还真的是啊?卖啥卖啥?”

“装饰材料——有人装修吗?给你们打个折。”王杰希神情不动,“绿色环保没污染的那种。”

这个淘宝店开得十分偶然。十二赛季冬歇时,他终于宣布退役。当时动静很大,微草和粉丝苦苦挽留,但他身体透支,去意已决。然而,一旦退役,睡了几天之后他发现必须得找点事情做。年纪大了,再回到学校也没意思;地方体育局要他,他却不想进体制内。这样纠结中又过去几天,无所事事,一松弛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他在那幢曾经和喻文州一起住过的房子里难过着。房子太大了,又有些回忆在里头。为了重新做人,王杰希买了新公寓,不大,一个人住刚刚好——就是现在住的那个。

“那会儿有时间,就想自己装修。捣鼓完了,结果材料买多了,就想弄淘宝上卖了,没成想还挺好玩的。不赔不赚吧。”王杰希简要地解释,略去了与喻文州有关的全部细节,“雇了几个人,顺便还卖卖荣耀的点卡……之类的玩意儿,也算跟游戏产业沾边,不忘本。”

“你太真逗了。”叶修笑了,“啊对了,下周有个老年人活动,田森他们说,要去北戴河,我是去不了。你去吗?”

王杰希皱眉,“……这个天儿去北戴河?”

“看海啊。冬天的海。”叶修一本正经,他已经戒烟了。

“我不去。”王杰希抬起头,抓过挂在椅子背上的呢子大衣,“海?那有什么可看的。”

 

 

……谁来鞭策我一下让我九点钟就开始写……

评论(29)
热度(23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