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七)

二更。


下个月初,王杰希还是抽出时间,去现场看了一晚上比赛。

他那个淘宝店生意不错,现有的人手已经忙不过来。在装饰材料市场他还有个门头,王杰希不天天蹲那,隔三差五也得去看一眼盯着。他自己是不能去当客服答疑解难的,解决方式要么简单粗暴,要么天马行空,一般顾客跟不上那种风一样的节奏。于是王杰希坐在VIP席位,擂台赛尚未开始,他身在曹营心在汉地琢磨,要不要再招两个临时工。

“……本场我们有幸请到了高英杰和乔一帆做现场解说……”

欢呼声顿起,王杰希思路被打断,跟着拍起了巴掌。这时有个人匆匆忙忙走进来,小声说着“抱歉请让一让”一边往里走,他挪开膝盖,那人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的空位上,摘下了帽子。

“……”

双方队员入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中,王杰希冷眼看着喻文州的嘴唇动了动,然后四下看了一圈,好巧不巧,就在这一排后面有个空着的席位,他拿着背包站起来,挪到了上面。

荣耀已经全面使用全息投影技术,比赛异彩纷呈。但王杰希完全失去了观看的兴致。他居高临下,黑压压一片的人头中,喻文州的背影格外刺目。他塌着双肩,很累似的弯着腰,膝头摊一本笔记本,偶尔记两笔。如果不是答应高英杰赛后“吃个饭”,王杰希恨不能立刻走人——老天爷这不是耍他么?世界那么大,五年毫无音讯,就这一个月的功夫,却突然阴魂不散一见再见。也许这是又要赚笔钱了?他咬着牙努力往乐观的方面引领思路。上回和喻文州分手后,随便装个修,无心插柳地挣了不少人民币。那这次呢……

可他又不缺钱。再多,又有什么用。

 

赛后,人潮散去。王杰希特意等喻文州离开了,才顺着VIP通道往约定的地方走。这个体育馆作为微草的主场,他来过不下几百次,早已驾轻就熟。路过洗手间,王杰希犹豫一下,轻微的洁癖蠢蠢欲动,决定还是先洗洗手。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错误透顶。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再一次的,喻文州出现了,惊讶地瞪大眼睛,“……是你啊。”

“今天出门儿没看黄历。”王杰希冷淡地说,甩了甩手指上的水滴。

“什么?”喻文州走神了,“杰——”

“我说,其实你说的挺对的。”王杰希甩下一句话,这个体育馆一刻都不能多留,他想,喻文州追出来,跟在他后面,急匆匆地喊,“王,王队!”

王杰希停下脚步,“你跟踪我?”

喻文州一脸错愕,“跟踪你?”

“哦,也对。”王杰希抻着手指,心里无比烦躁,“你说的挺对的。”

“我说的?咩啊?”

“你说我该去跟别人试试,”四下无人,走廊上方的声控灯一盏盏无声熄灭,“真是要谢谢你。我试了。确实挺好的,好极了。”

 

两三年之前的八月,桑拿天,又闷又热。

“都说今儿要下大雨。”母亲收了衣服,王杰希来看望刚上幼儿园的点点,给她带了喜欢的蛋糕,小女孩坐在他腿上,张着小手,唧唧咕咕地要亲伯伯的脸。

“别动,当心摔着。”王杰希卡着点点的腰,“调皮捣蛋,喜欢上幼儿园吗?”

点点拖着尾音,又软又轻,“喜——欢——”

“要听老师的话,懂吗?”王杰希忍不住笑意。他很少笑,母亲惆怅地叠着衣服,忽然说,“其实,我也不反对。”

“嗯?”王杰希没反应过来,“反对什么?”

“你跟他——要是能安安稳稳地在一块儿过,也行。”母亲说,“你要是,不愿,不愿,唉,去再找一个,也行哪。我们没别的要求,安稳点儿,老实点儿的……”

安稳点儿,老实点儿的。喻文州看起来不安稳,不老实吗?王杰希心里一惊。那个时候,他几乎从不想起他来。回忆喻文州是罪恶的,初恋,却令人痛苦而难堪。“我,再说呗。”他摸了摸点点柔软的胎发,“难啊。”

是很难,找一个能在一起的人,无论同性异性,这个时代,都难。酒吧里碰到的一个小青年老气横秋地说。王杰希请他喝了一杯,那会儿他心有不甘,想尝试一下,除了喻文州,他能不能寻觅到真正的另一半。“有固定对象的都不来了啊。”小青年说,冲王杰希暧昧地眨眼,“你呢?”

“我被甩了。”王杰希说。

“不会吧,看你身材挺好的啊。”对方伸手捶了他胸口一拳,很轻,却让他全身的寒毛集体竖了起来。“除了身材,你们——我的意思是,你,还注重什么?”

“先看身材,再看……再看星座。”小青年理直气壮,“如今这年代,都外貌党,难道你不是吗?”

王杰希将不舒服悄悄地压下去,“我?我不知道。”隔了一会儿,他又问,“你告诉过家里,你是……”

“告诉什么呀?我是gay吗?”小青年笑了,“瞧你问东问西的,该不会是什么大学的微服私访来做调查的吧?”

“不是。我没上过大学。”王杰希说。

“哈哈,我胆儿小,不敢跟家里坦白,太可怕了。”小青年说,“一想起来,头皮就炸。换你,你敢吗?”

我敢,但并没什么用。“那你想找个能在一起一辈子的人么?”

小青年将酒一干而尽,“想啊。这么好的事,谁他妈都会做梦想一想吧。”

 


评论(29)
热度(225)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