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八)

点点的生日卡在年底,作为两家人的掌上明珠,小姑娘的生日每年都大操大办,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其实过生日,小朋友负责收礼物吃蛋糕,大人们就跟着凑热闹。日子平平淡淡,没有亮点也要制造亮点。生日宴尚未结束,吃饱喝足带着王冠的点点就已经在妈妈怀里睡得直流口水。人多,又吵,暖气燥热,空气混浊,王杰希起身,打算出去透口气,凉快凉快。

走廊拐角有个垃圾桶,他摸了下裤兜,烟还剩下两根。一个男人贴着窗户站在那里,趴着向下张望,忽然一回头,王杰希愣住,那人也愣住了。

“真巧。”叶修笑笑,“又碰到了。”

“最近老碰着熟人。”比如某个特别不想见到的。王杰希放弃了抽烟的心思,反正他根本没瘾,问道,“有应酬?”

“家里的,一到年底就一堆破事儿。”叶修往后一靠,“有烟吗?”

王杰希掏出烟盒,“你不是戒了吗?”

“是戒了。”叶修眼巴巴地瞅着,“给我一根?”

“你随意。”

叶修接过,磕了磕,掉出两根,挤在出口。他把烟盒正过来,又磕了两下,“算了。说戒就戒。”

“决心这么大?”王杰希拿回来,摸出一根,却不抽,只拿在手里。“你那淘宝店,开的怎么样了?”叶修问,“还缺人吗?”

“你要来?”

“我给你当客服。”

王杰希忍不住笑了一声,听起来有些讽刺,“……还是不要吧,弄个差评很麻烦的。”

叶修道,“差评麻烦,哪有我现在麻烦。”说着眼睛转到王杰希手中的那根烟上,“妈的,”他暴了句粗口,“烦的哥都差点戒烟失败……”一边说,一边摇了摇头。

去体育总局工作的叶修差不多变了一个人。出现在公众面前时,穿着得体,表情也失去了嘲讽,语气一本正经。王杰希偶尔见过几次,镜头中的叶修面对记者侃侃而谈,头衔从领队换成了教练,又换成总教练,最近一次似乎变成了中心副主任,“你会觉得麻烦?”

“难道我看着很轻松么?”叶修叹口气,“如果只是搞电竞,自然不会有多少麻烦。但是——”

王杰希露出一个“我懂得”的表情,似乎给了叶修一丝安慰,“不过说起来我还凑合,起码上下糊弄糊弄,都能说过去。文州那边可就麻烦了,你没见着呢,最近人瘦的……”

“……哦。”又是他。王杰希不知该叹气还是该苦笑了,“喻队,应该混得挺不错的吧。”

叶修说,“他最近碰上个难缠的上司。”

能有多难缠,喻文州自己是个容易对付的家伙么。王杰希手指一动,拔掉了烟的过滤嘴,“他八面玲珑的,不怕这个啊。”

“八面玲珑也没用。本来在竞技中心好好的,突然空降来一个,老冯心脏病发了两回了,照样没用。文州加班了都快俩月了,成天点灯熬油,你不知道……”

“为什么?中国队成绩挺好的啊——虽然我是没怎么关注了,但听小杰说,不是还得过两三次冠军的?世界级的赛事也刚办完,算是很成功吧。”

“成功个鬼。”叶修一笑,“老王,你还记得当年你们组国家队时,最怕什么吗?”

王杰希沉吟片刻,“最怕?最怕外行指导内行……那样特烦。”

叶修吁了口气,“行了,你丫不抽烟,就别对着烟使劲,都让你分尸了。”王杰希低头,那根烟被他弄掉了过滤嘴,撕成了一小条一小条,“手痒。”他淡定地将烟的尸体丢进垃圾桶,“所以我不愿意进体制,刮风下雨还得上班。我现在全凭心情,天气预报说有雨,我绝对不出门。”

叶修说,“羡慕!要是缺伙计可一定喊我。”

王杰希点点头,“成。”正说着,忽然背后有人喊,回头看了一眼,“我弟。估计侄女儿醒了,找我呢。先走了。”叶修摆摆手,“回见。”

弟弟站在包厢门口,探出半个身体,“那谁啊?”

“以前一同事。”王杰希把门关上,点点张着手要他抱,他俯身接过小女孩儿,让她坐膝盖上,开始慢条斯理剥一只虾。

“不是,不是那谁吧?”弟弟紧张极了,“不是。”王杰希把虾肠剃干净,“叶修,你不认识——来,点点,吃虾了,啊——”

“不是那丫的就行。”弟弟嫌恶地撇撇嘴,“想起来就败兴。”

 

也许喻文州的日子真不怎么好过,外面的世界有另一套运行的规矩。但喻文州怎么会过不好呢?他总是考虑特别多,聪明地绕开一切障碍,以便达成自己的目的。

“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父母的感受?”曾几何时,喻文州三番五次地这样问。那会儿他以为对方纯粹是出于关心,后来才明白,人家那分明是一种巧妙的暗示。

“你有兄弟姐妹,真羡慕,我家只有我一个。”另一重暗示,可惜王杰希天马行空的脑子没有接受到喻文州的电波,“独生子啊,挺好的。”王杰希说着就去揉他的头发,“你头发好软啊……跟猫似的。”

喻文州笑着躲,他怕痒,一身肉碰一下就笑得乱颤,“哎,别这样。杰希,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吗?”

王杰希玩性正浓,“没有。”不依不饶地按住喻文州,把他的刘海捞起来抹上去,搞成大背头的样子,“你怎么老问这个?有意思吗?”

他以为盘问情史是情侣间必有的某种聊天套路,还在心里琢磨了一番小时候有没有收到过小纸条或者香橡皮,“真没有。”王杰希老老实实地回答,“一点儿也没有。”

嗯,一点儿也没有。王杰希刷了卡登陆荣耀,盯着魔道学者的系统脸发愣。其实,那根本就是喻文州的弦外之音,你去试试跟别人嘛,都没跟女生在一起过——那个夏天,喻文州离开后他一下恍然大悟。他和他在一起,分手是必然。喻文州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他抗不过的。

 


评论(17)
热度(23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