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二十九)

“真不是那谁吧?”弟弟问,他总疑心王杰希又心软了同喻文州勾搭成奸,“真不是?”

“真不是。”王杰希简直哭笑不得,“早没关系了。行了别问了,缺什么来着?你再报一遍,被你一打岔,忘了。”

“基本都不缺了。哦,哥你买点鱼来?还有虾。我单位发了箱带鱼,妈的,拆开一看,还没点点胳膊粗呢……”

王杰希说,“成。”

弟弟说,“人差不多到齐了。刚我姐她对象也来坐了坐,小子个头不高呀,我总觉得小六儿有点儿亏。”

“人好就行。”王杰希一打方向盘,“小六儿喜欢,你就甭给人脸色看了。”

“哎,我知道。就是怪舍不得的。”弟弟唏嘘,“一转眼,我姐居然要嫁了!”

王杰希说,“大过年的你干嘛呢这是,好了,我马上过去。你们先包饺子吧。”说完收了线。找了个大型超市进去,买了带鱼和冻虾。收银处排着长长的一条人龙,他耐心等待,还顺手又摸了瓶巧克力豆。

排了足足有半小时,终于轮到王杰希。他把东西一股脑堆到收款台上,收银员是个小姑娘,十八九岁,脸上有几枚新鲜出炉的青春痘,“一,一共……”她好像是个新手,手忙脚乱,神情紧张,王杰希说,“你慢慢来。”她感激地看他一眼,又是一阵兵荒马乱,才把卡刷好,递出小票。

时间不早了,已经下午四点多钟。除夕夜王杰希家习惯早早聚在一起,嗑瓜子聊天,十足热闹。王杰希打开后备箱,把鱼虾放进去。刚坐下准备踩油门,忽然手机叮叮当当响起来,是个陌生号码,归属地居然是某个生僻的国家。

骗子。王杰希淡定地按掉,然后发动车子,谁知手机又叫起来,那号码锲而不舍。过年也不消停,难道除夕骗人几率会提高吗?王杰希接通了,那边立刻传来一个明亮的声音,“王杰希!”

“您哪位?”有点耳熟,王杰希瞥一眼后视镜,将车开上高架桥。

“我靠,连我也忘了。是我,黄少天。”

“……你好。”

“我是挺好的!”

王杰希无语,自从他退役之后,还没跟黄少天打过交道,具体地说,他几乎和荣耀全断了一切关系。“找我有事儿吗?”

“有事儿。王杰希,你说,我们关系怎么样?”

“我们有关系?”

“我去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普通同事关系吧,再深没有了。”

“我就知道跟你讲话是浪费时间!哎,简直日了狗了,我真是,要我怎么说才好!”

“那你想好了再来说吧。”王杰希道,准备挂了这通莫名其妙的异国来电。黄少天立刻啊啊地喊了两嗓子,道,“那个,你先别忙着挂。你在B市对不对?对不对?”

“嗯。”

“那我想请你帮个忙。”黄少天叹了口气,竟然有些低声下气了,“你能不能去医院,看看我们队长?”

王杰希陷入了沉默。腊月中他大赚了一笔,财运强得异乎寻常,他把这比横财归结于攒RP,毕竟三番五次遇到喻文州,心情好生低落了一阵。“我跟他,有什么关系吗。”他说,过节的雀跃荡然无存,“不去。”

“怎么能说没关系呢?”黄少天在那边似乎急得直跳脚,“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你——”

正说着,猛地一个巨大的稚嫩嗓音响了起来,吓了王杰希一跳,“我求求你——好不好?爹地你在求谁呀?”那个细细的小嗓子吱吱叫,“我要玩兔兔……”

“哦哦哦好好好宝贝乖,爹地谈完正事就去陪你玩兔兔。”黄少天温柔地哄着,又说,“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女儿。”

“挺可爱的。”王杰希内心软了一下,“几岁了?”

“两岁多,正调皮的时候,每天都要玩兔子。”提到女儿黄少天情绪高涨了一些,“真的,我求求你,你去医院看看队长……他很可怜的,真的……”

“可我得回家,今儿什么日子你忘了?”王杰希恢复了冷淡。

“你就顺便看一眼啊!求你了!”黄少天非常焦虑,“我没法找别人——”

“抱歉,我去不了。”王杰希说,“春节快乐,再见。”

他干脆利索地按了结束通话。一分钟不到黄少天的电话又来了,王杰希在一个红灯前接起来,“我不去,你别打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他妈要能找别人,我还费劲巴拉打越洋电话给你?我微信你半天你理没理啊,啊,你都不理!”

“我就没装那玩意儿。”王杰希说,“你找叶修,他也在B市。”

“我不能找老叶。”黄少天苦恼地说道,“毕竟,队长的性取向……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啊!”

“……这跟他性取向有关系吗?”王杰希准备结束这次没头没尾的聊天,“不浪费你话费了,再见。”

“我靠你就不问问文州为什么在医院吗?”黄少天气愤极了,“他受伤了!”

“哦。”一个红彤彤喜气洋洋的广告牌一闪而过,王杰希看了一眼,“但是这个点儿了,春节,他肯定早回家了。你找蓝雨的人吧。”

“他没在G市。”黄少天叹了口气,“我实话跟你说,队长他被家里赶出来了……还挨了打,他无处可去,只好回B市。现在在医院吊水……”说着说着口气愈发软了下来,“真的,你们以前不是那种关系吗?我是不希望文州跟你混一起,你什么都不知道……”

“他为什么被家里赶出来?”王杰希问。

“他回家,父母喊他去相亲。你也知我队长跟你一样大,不,比你还大半年,家里催得紧。他就坦白说自己不会去相亲,因为他是gay。其实我觉得他家人早就感觉到了苗头,可是……”黄少天又是叹气,“他伤得那么重,你让我怎么跟老叶讲?难道说哦老叶我队长是个基佬,出柜被老妈打断胳膊你帮忙去医院看一下哈——你让队长以后怎么做人?他还要在体育局混……妈的,听说最近又碰上个破领导,死老头看电竞不顺眼,一口一个‘你们这些打游戏的’……”

零星的鞭炮声响着,刺刺拉拉冒出明亮的火花和烟气。“那我去看一眼。”王杰希停下车,摇下车窗。暖冬湿润的空气柔和地扑在脸上,“你把医院和病房号发给我吧。”

 

 


评论(44)
热度(269)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