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三十)

平常人声鼎沸的医院大厅,除夕傍晚,一派冷清。王杰希侧身躲过一个清洁工的扫把,走到问讯处,问道,“请问,输液室在哪?”

这家医院他从未来过,护士指了一个方向,王杰希道了谢,握紧手机,心中满满说不出来的滋味。

就不该一时心软答应黄少天,他暗自懊悔着,早都分了,又不是藕断丝连拖泥带水,干嘛还巴巴地在这个时节跑来,做一副旧情难忘的姿态。输液室空空荡荡,大过年的,几乎没几个病人。他扫了一圈,很轻松地便在一排椅子的末尾发现了喻文州,那人垂着头,手安静地放在膝盖上面。

我不是来找你复合的,你别多想,也不是因为惦记你。要不是黄少天一个劲儿打电话,我才不来。不信你问他。王杰希重温了一遍说辞,沿着那排空无一人的椅子,缓缓走过去。银白色的不锈钢椅子在日光灯的照耀下闪着冰冷的光,明明有暖气,他却觉得一阵阵发冷,突然特别想拔腿而逃。

“……王队?”

“嗯。”

喻文州眯着眼睛,表情迷惑。他笑不起来了,天生翘起的嘴角微微耷拉着,一个有气无力的柔软的弧。视线对上的那一刻王杰希头脑整个空白,结结巴巴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来了。”喻文州轻轻地说,嗓音惊人得沙哑。脸色煞白,鼻翼红肿,眼角含着水光。

“黄——黄少天说,说你胳膊,胳膊断了。”手机的存在提示了王杰希,“我来……看看你。”

“胳膊?”喻文州不解地皱起眉,旋即笑了,“没有啦,我的胳膊——”

一连串咳嗽打断了他的话,他弯着腰,一只手捂住嘴,空旷的输液室充满了他压抑的喘息,过了很久,喻文州平息下来,眼睛更红,“……他乱说的,我胳膊,没问题。少天他就喜欢谎报军情……”

“哦。”王杰希想了想,谨慎地隔着一张椅子坐下。喻文州断断续续地咳着,讲话变得异常艰难,“你知道啦。”

“……嗯。”王杰希扭头看向另一边,“黄少天告诉我的。”

“哎,少天他,他就是,容易激动。”喻文州沙哑地说着,声音像一把小小的刮刀,刮过王杰希的胸口,“你回去吧。”

“等会儿吧。”

“很晚了。”喻文州居然还戴着手表。其实他穿着干净的外套,深色毛衫,露出的衬衣,领口笔挺,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失意颓废。“都五点半了呢。”

“嗯,是有点儿晚了。”王杰希说。他告诉家人,“一以前同事的朋友”生了病,外地人,B市无亲无故,他受人之托去医院瞧一眼。不是喻文州吧?弟弟蹦起来问,满脸警惕,母亲瞪了眼小儿子,又问大儿子,要不要给那个可怜人带些饺子,家里有个新买的保温桶。

“回去吧。”喻文州勉强地扯起嘴角,眼神黯淡,“就是……小感冒。”

有一个瞬间王杰希简直控制不住地要站起来夺门而出,可他咬着牙没动。“谢谢你来探我。”喻文州絮絮说着,“以前……的事情,我很抱歉。”

王杰希握紧了拳。

“对不起。”

可笑吗,真是可笑之极。“你说对不起,你对不起我吗?”他嘴角拧着,手指不住颤动,“喻文州,你哪儿对不起我了?”

也许是病得重了,烧昏了脑袋,喻文州愣了一下,还是继续用那种沙哑无力的声音含着歉意,“当年是我太自私……不过,虽然不管我的事了,但看你现在过得很好,我也开心。我一直想跟你说声对不起。上次遇到,还没来得及……看你不高兴,我就走先。杰希,我……”

王杰希咬着牙,身体里的那座火山徐徐苏醒,他觉得,他马上就要爆炸了。

“……回去吧。我快打完了。”

“……”

“娃娃是送给女儿的礼物吗?蛮可爱的。她一定等你等急了,小女孩,都——”

“你他妈闭嘴!我女儿跟你什么关系?”王杰希再也压不住熊熊燃烧的怒火,蹭地站起来,转身大步一跨,伸手就要抓喻文州的领子。喻文州下意识地抬手一挡,针头一下被扯了出来,垂在半空,晃晃荡荡。而他手背立刻蜿蜒出一道血流,猩红醒目。

“你以为我他妈的愿意来医院看你啊?”情绪汹汹难以遏制,王杰希怒目而视,喻文州仿佛被他瞬间的爆发惊呆了,仰着下巴,嘴唇毫无血色,“想得美呢你!就你?要不是,要不是——”

“哎哎哎干嘛呢!”一个护士隔着玻璃看了一眼,闻声走进输液室,“这位先生!这里是医院!”

王杰希回头,呼吸急促,“我……”

“什么你啊我啊,要吵架请出去吵!没看这有病人吗!不要扰乱秩序!”护士说,声音又尖又利,“哎哟,这怎么弄的?满手血!留置针都掉了!疼不疼!”她连连摇头,一阵风似的出去了,片刻后捧着一个托盘急匆匆返回,“来,给我手——”

血溅到大理石地板上,凝出一朵小小的血花。喻文州颤颤地看了一眼王杰希,慢慢低下了头。

 




评论(37)
热度(270)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