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灰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三十二)

被推进来的时候喻文州的眼角还湿漉漉的,王杰希反手按开灯,把人往怀里拽了拽,然后一脚踢上了门。

喻文州晃晃头,外套臃肿,手里紧紧攥着那只蓝色长颈鹿。“你闺女呢?”他沙哑地问,略带哽咽。

“猫在我妈家。”王杰希脱下外套。“赶紧换衣服,”他一边说一边解开喻文州那件外套的纽扣,“你胳膊——你胳膊真没断?”

喻文州顺从地脱下两边的袖子,抬起手,“没有。断了,就不回来了……”

“嗯。”王杰希又想了想,“哦。”

已经快九点了,春节晚会演了五分之二,打开电视机,一张熟悉的小品演员的脸,有她在,差不多有半小时可以随意去洗手间,聊天,假寐而不必担心错过什么精彩节目。事实上有好多年春晚都没多大看头,变成了一个喜气洋洋的背景音。冰箱里有速冻食品,一两袋饺子和汤圆,还有薯条和南瓜饼,一两块肉。“就白菜肉的。”王杰希说,“将就着吃吧。”

喻文州抱着长颈鹿,眼神散漫地盯着电视机屏幕。公寓的客厅不大,铺着很厚的一层地毯,散落着猫毛。角落里有一个高大的猫爬架,下面有自动喂食机和水碗。他没有唧唧歪歪G市人除夕夜不吃饺子,也没有对两罐冰啤酒大惊小怪。王杰希把一盘饺子放茶几上,“蘸醋吗?”

“你随意。”喻文州没什么精神,抓起筷子的手指颤抖着。饺子冻得时间太久,一下锅简直是一场灾难,变成了一锅黏糊糊的饺子汤。他夹起一张饺子皮,啃了一半,王杰希闷头消灭另一盘白菜肉味道的麻烦,“你不喝?”

“不。”喻文州放下筷子,“我不饿。”

那刚才是谁偷偷摸摸地去啃塑料袋里的凉透了的包子呢。王杰希无语,喝了口啤酒,站起来,去厨房翻了几个食品柜的抽屉,终于找出来一包雪饼。点点喜欢抠雪饼上那层白色的糖霜。“吃这个。”他冷着脸把雪饼扔到沙发上,“病的吱都吱不来了,还挑嘴呢。”

喻文州看一眼那几块散落的雪饼,拆开透明塑料包装。他的手依然发着抖,王杰希收拾了碗筷,洗干净手,“发烧?”沾着水珠的手掌覆到喻文州的额头上,“不热啊,你哆嗦什么?”

“我是想……”

“嘭”一声巨响,楼下一阵乱七八糟的欢呼。王杰希快步走到窗前,刷地拉上了帘子。“甭想了,你去洗澡。”

 

肉体的纠缠始料未及,纯属临时起意。况且王杰希独身五年,房间里根本没有安全套之类的东西。这算什么,冲一个重感冒病人下手,趁人之危吗?王杰希理性地分析了一把当前的局势,然后决定放弃思考,随心所欲地自暴自弃一回。

抛去前因,短暂的过程令人愉悦。“弄脏了。”他嘟囔,“再去洗洗?”

喻文州背过身去,蜷着腿一动不动。据说那东西留在里面会引发排异反应,发烧,腹泻,过敏,“哎,起来,洗澡去。”王杰希扳住他的肩膀摇晃,“听话。”

“我饿。”喻文州闭着眼说。

“行。”王杰希干脆利索,“还有汤圆,黑芝麻的,总行了吧。”

喻文州看他一眼,“好呀。”他没有睡衣,王杰希赤身裸体地翻着衣柜,给他一件绿色的长袖运动衫。

“微草的?”

“国安的。”王杰希迅速套上衣服,“跟微草一个色儿。”

喻文州套着那件微草绿色的足球运动服出来时,带着轻柔的水汽。他盘腿靠着垫子,蓝色长颈鹿趴在大腿旁边。王杰希换了几个频道,都在直播春节晚会。“今年的相声没一个好笑。”

汤圆煮烂了几个,黑色的芝麻馅儿在碗里荡漾。“你怎么想起来跟家里说了?”王杰希说,几秒后又摇摇头,“算了,爱说不说,我不问了。”

“我想看猫。”喻文州慢慢地吞下一个汤圆。

“等明天。”王杰希又将频道来回调了一遍,“小白呢?”

“在同事那里……已经很大了。”

“我还以为是你诳我。”

“只是凑巧。”

一阵长长的沉默过后,王杰希“哦”了一声。喻文州吃了小半碗汤圆,碗搁在茶几一角。他们都没心思等待新年钟声敲响,“睡觉。”这个房子的主人说,“明天……”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他们之间有很多问题需要谈一谈,而且需要认真地谈一谈。然而两个人似乎达成了默契,他们躺在黑暗中,平静地分享一床被子。长颈鹿摆在枕头边,像个孤独的侍卫。王杰希很快就睡着了,朦胧中喻文州握着手机,大概在刷微博,或者跟什么人聊天。

过年了。

几乎在时针指向零点的同时,爆竹声震天动地。硝烟弥漫全城,火光闪烁,犹如一场战争。然而王杰希无知无觉地睡着了,梦中的世界光怪陆离,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橙色的海水之中,半浮半沉,海水温暖而平静,他与很多人一道,冷静地围观岸边悬崖顶端一场激烈的对决。

突然,海面升起了一片浓重的雾气。温暖的海水迅速冰冷,人群消失了,静谧的海面只剩下他一个人。

海风冷冽地吹拂过脸颊,耳边,海波吹着他向前,再向前……

 

王杰希慢慢醒过来,枕头下传来一阵轻柔的震动。

估计是拜年短信。他随意地摸出手机,试了几次,指纹解锁却不成功,不得不输入密码。灰色的界面,气泡对话框。这什么?王杰希挠了挠头发,打着哈欠向上翻了翻,居然还有秒拍,穿鹅黄纱裙的小女孩弯下腰,颤巍巍地抚摸一只膨大的兔子——不是吧?这不是我的手机。王杰希眯起眼睛,滚动条往下一拽——

黄少少少少少天:讲真,你系咪仲中意王杰希?

喻文州:中意。

他把手机塞回枕头下面,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睛。


粤语百度哒~

 @亨利米脱 就跟你说我会强行HE的!

评论(54)
热度(376)
©你怎么又灰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