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三十三)

还没完结啦。

以及为何我在B市社保卡上纠结了那么久……


大年初一,凌晨五点不到就有人在楼下放鞭炮,听动静,应该跟放烟火的是同一群人。

突如其来的清脆炸响打破了一整条街的寂静,像是一个信号,不断有打着哈欠的男人拎着长长的一条红色鞭炮出来,避开停在路边的汽车,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点燃,然后捂着耳朵飞快躲开。不管愿不愿意,春节就是这样,既然图热闹喜气好兆头,那就甭想睡一个安稳觉。

事实上,整整半宿,王杰希始终没有睡好。他觉自己还身处那个梦里,泡在温暖的海水中,随波荡漾,轻飘飘不知所以。心理作用,他在半梦半醒间给自己下了评语。鞭炮声断断续续,枕头下面不断传来手机震动的轻颤。过节就是麻烦,王杰希翻了个身,突然打了个喷嚏。

——有点儿冷,他闭着眼拽被子,手却抓了个空。我被子呢?王杰希不情不愿地劳动一条胳膊,捞鱼似的摸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被喻文州卷走了。那人裹成一团睡得香甜,连王杰希揉乱了他的头发,都一动没动。

“给我分点儿啊……”王杰希嘟囔,楼下又是一阵地动山摇,至少是个一万响。他爬起来,在昏暗的晨曦中去抢夺那张单薄的毯子。喻文州靠着暖气,只露出半个脑袋,戴着静脉留置针的那只手平放在枕头上,整个人扭出一个奇怪的举手投降的姿势。

王杰希“啧”了声,被子下面的喻文州双腿赤裸,他故意的,没给他裤子。掰开被子一角的时候喻文州终于醒了,眯着眼,张了张嘴,而后继续缩回去,像条八爪鱼,努力巴着暖气不放。

“你冷啊?”王杰希问。喻文州不吭声,或许太困了懒得理他。“发烧吗?”他硬生生把手塞进去,摸摸前额,又见缝插针地试探脖子,体温略高,不过还算正常。“不发烧就成。”王杰希自言自语,然后就着摸脖子的姿势将被子揭开,钻进去,拦腰把喻文州抱紧。怀里的身体散发出的温度熨帖人心,不一会儿,在辞旧的爆竹声中,他再次睡了过去。

 

“哥,你中午过来不?”八点多,弟弟的电话打了过来。“回。”王杰希戴着耳机,在一个路口缓缓停下,“红包你找见没?我放抽屉里了,就我以前住的那屋。钥匙你有。”

“点点找你呢。”

“我送人去医院,然后就过去。”

“那谁啊?”弟弟狐疑地问,“至于吗,这么麻烦?”

“我同事的哥们儿。”王杰希按了两声喇叭,前面的车慢悠悠拐上另一条路,“病得挺厉害的,外地人,没个亲戚朋友,总不好扔那不管。”

“同事的哥们儿”喻文州缩在副驾驶位子里,无精打采地垂着头。“不舒服?”王杰希问,“你先打针,我去买早点——估计现在也没早点摊儿,你想吃什么?面包行吗?”

“随便。”喻文州沙哑地说,没有了夜里挑嘴的样子。

“确实没别的,外地的都回家了。”王杰希一路左顾右盼,“你看,一个卖煎饼果子的都没有。”

喻文州说,“嗯。”

“你是不是又哪儿难受啊?我看你没精神。”

“还好啦。”

早知道就不碰你了呗。可碰都碰了,这话听着怪事后诸葛亮的,实在说不出口。王杰希也想不清为什么会那样,好家伙,五年了,一下子就干柴烈火噼里啪啦,进展也忒一日千里了点儿。喻文州也非常配合,没喊停,没喊不行,把手老老实实地扣在他背后,那根讨厌的软管有时候会蹭过皮肤,好像沉默的提醒他,搞可以,但可别搞得太过火了。

“不高兴?”王杰希又问,锲而不舍。他心情非常好,连雾霾都丝毫不能影响。喻文州耷拉着脑袋发短信,衬衣的领口歪了,他也不管。“有好的拜年短信吗?”王杰希没话找话,“给我转发一条,我发给别人。”

“你中午回家咩?”喻文州说。

“回吧。”王杰希说,“你吊针打几瓶?”

“好几瓶。”

“好几瓶是几瓶。”

“好几瓶。”

王杰希无语,“到底几瓶?快说。”

“好几瓶,”喻文州看向窗外,“记不住。”

初一的医院大厅依旧空旷。王杰希用喻文州的医保卡取了药,卡片上的喻文州大头照一脸微笑。有意思,他笑了笑,把卡片揣进钱包,然后带着喻文州去输液室。值班的护士比昨天下午的年轻许多,白色燕尾帽洗得一尘不染。

“他是不是发烧了?”王杰希问护士。

“不发烧。”喻文州说,护士挂好吊瓶,说,“那一会儿试试温度吧。”

她迈着轻盈的步子离开了,王杰希坐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喻文州说,“你回家去吧。”

“等一会儿。好歹小卖部开着门——没有粥。牛奶喝吗?”

“我的卡呢?”

“什么卡?”

喻文州愣了愣,“……刚刚给你的。”

“哦。”王杰希不动声色,“放起来了。”

“放哪儿了?”

王杰希拍拍口袋,“这儿呢。你欠我钱,没还清之前我都扣着。”

“欠你钱?”喻文州露出一丝惊愕,“什么时候啊?”

“昨天啊,包子的钱,饺子的钱,还有汤圆,怎么着……也得八百十块吧!”王杰希信口诌了个数字,“等你还了,我再视情况退卡。”

“我钱包里有钞票,你自己拿。”喻文州说。

“不要现金,就要卡。”王杰希老神在在,“好了,还想吃什么不?我去买了。”

没有包子和白粥,他在附近绕了一圈,无奈还是买了面包和两袋牛奶。喻文州披着外套缩在角落,王杰希把面包的包装袋撕开,递过去,喻文州一只手接过,啃了一口,抬起头,纠结几秒,轻轻说,“……肉偿不算咩?”

王杰希心情大好,“不算。”他干脆利索地说。

 

 


评论(47)
热度(341)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