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又白了

都让让,我要刷一会儿王凯了。

[王喻] 碧海风轻(三十四)

中午王杰希回父母家点了个卯,小六儿把他拉到一边,说,“哥,大年初一,你也不换身新衣服。”

“待会儿还得去医院,穿新的弄脏了。”王杰希塞给妹妹一个红包,然后说,“我猫呢?”

“在你屋里吧。”小六儿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有好事儿?”

“过年,天天都有好事儿。”王杰希拍了下她的胳膊,“行了,你忙你的去吧。”

抱着点点讲了几个故事,发完红包,领了红包——按家里规矩,他还没结婚,还是有“压岁钱”拿。弟弟揣着胳膊看王杰希把小茄往猫包里塞,点点咬手指,“大伯……”

“哎。”王杰希蹲着,点点摸了摸他的头发,“吃饭饭。”

“大伯今天不能跟点点吃饭饭了,过几天吃。”王杰希冲侄女儿笑,小姑娘失望地抱住他的脖子,“不要嘛……”

“有人生病了,大伯得去帮他。”王杰希温柔地拍拍她小小的身体,“下次给你买那个会自己跑的车好不好?”

“买的够多的了,可别买了。”弟弟插嘴,“哥,昨儿团圆饭你就没吃,今儿也不吃?”

“不吃了,等破五我来吃。”王杰希抱起点点,一手拎着猫包,小茄细弱地叫了两声。“病那么重啊?”弟弟接过女儿,“要不,我也跟你去看看?”

“就是打吊瓶,一个人不方便,我去陪陪。”王杰希说,弟弟“哦”了一声。

 

回到医院,输液室暖气十足,一进门,王杰希就摘下手套,飞快地揉了揉脸。

喻文州缩在角落,垂着脑袋,好像睡着了。看输液的颜色,应该是第二瓶,王杰希反身去护士站问了一声,小护士轻快地告诉他,喻文州体温略高,但还在正常值之内,而且,咳嗽的症状好多了。

“哦……你认识他啊?”王杰希问。

“大年下的,病人不多呀,”小护士笑嘻嘻地说,“而且,他老是自己一个人打吊针,去厕所怪不方便,一不小心就回血了呢。”

“他打很久了?”

“有个三四天了。”

王杰希道了谢,送给她一袋糖果。他从家里顺了个暖水袋,从护士站要了热水灌满。“用这个暖和暖和。”推醒了喻文州,王杰希小心地把暖水袋放到他胳膊下面。“你那只手凉吗?我给你手套?”

喻文州两眼微红,“你回来啦。”

“嗯。家里没什么事儿。”王杰希靠着他坐下,摸出手机,刷了下微博。他很久不登录,一上去,先被黄少天刷了一屏。昨晚的春晚难看出了境界,黄少天发了十几条吐槽,“他这是转行当段子手了吗……”

“少天就是喜欢吐槽春晚。”喻文州软绵绵地靠过身体,“讲真,我都不怎么看的。”

“你南方人嘛。”

“嗯,少天说,有当综艺节目请他去,他觉得不错,答应了。”

王杰希无语,“黄少天去混娱乐圈了?”他表示震惊,“那身高……够格吗?”

喻文州扑哧笑了,默默的,吭哧吭哧笑了很久,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摆弄。“你想干嘛?”王杰希警惕,“你向黄少天告密?当心晚上不给你饭吃。”喻文州又是吭哧吭哧闷笑,笑得手一个劲儿颤抖,“你有游戏吗?”王杰希问他,“我手机得充电,玩儿会儿你的。”

喻文州递过手机,还不忘说,“这个可不能没收。”

“看你表现。”王杰希说,“密码?”

他当然知道喻文州的手机密码是什么,这就叫明知故问,喻文州轻轻地“啊”了声,“我给你输吧。”

“我自己输。”

“……”

“干嘛啊?你手机里有国家机密?”

“我有什么国家机密……”喻文州叹口气,露出一脸“大意了”的表情,“……0706。”

“哦。”

“……那你玩吧。”

其实王杰希根本不玩手游。喻文州手机里有几个消除类的小游戏,他随便打开一个玩了起来。一边消灭那些花花绿绿的饼干糖果,一边用眼角偷偷瞄喻文州,却见喻文州扭头面壁,腿晃来晃去。

“别抖腿。”王杰希说。

“你管好多。”喻文州头也不回,“婆婆妈妈。”

“该管的就得管。”王杰希取得首局胜利,继续下一局,“对了,晚上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

“四川火锅你吃吗?”

“……不吃。”

 

夜里,吃完饭——下了两碗面——之后,王杰希洗碗,喻文州和小茄各占据沙发一端,大眼瞪小眼。

“看啥看,”王杰希说,“不许欺负我闺女。”

“你的闺女……”喻文州一言难尽地看了一眼临时饲主,“嗯……”

“怎么了?”

“很胖,蛮可爱的。”喻文州艰难地评价。王杰希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小茄立刻跳下沙发奔过来磨蹭他的小腿,“我们小茄可乖着呢,懂得感恩——如今这世道吧,人不如猫。行了,反正你也不看电视,洗澡去。”

喻文州犹豫地看了看猫,又看了看王杰希,“今天,算了吧?”

“嗯?”王杰希已经抱起了小茄,正挠着猫的下巴,“怎么算了吧?”

“没事。”喻文州心事重重地进了浴室,洗完了澡就躺在床上,抱着被子玩手机。王杰希也冲了个战斗澡,他湿气蒸腾地爬到床上,一条腿直奔主题,压在了喻文州的腿上。

“玩儿什么呢?这么入神?”

“聊天。”

“还得打几天啊?”

“还有两三天?不过,好转了的话,初五就不用去了。”

“还是巩固巩固呗。”

说完,王杰希关了灯,把喻文州抱在怀里摸了摸他光溜溜的腿,又拿走了他的手机塞到枕头下面,“早睡早起。”他随意亲了他几下,“等你好了……”

一连三天,王杰希都陪喻文州去输液,然后回家,做饭吃饭,抱着黏糊一会儿再睡觉。护士们都认识他了,笑着问,“你们关系真好,铁哥们儿啊?”

这问题王杰希一笑而过。初四下午两点,喻文州的吊针好歹打完了。他的咳嗽基本消失,声音沙哑,但终于能完整流畅地讲话。两个人并肩走在医院的院子中,路过那个小池塘,喻文州忽然停下,“王杰希。”

“有事儿?”王杰希提着一个塑料袋,“明儿还打针吗?”

喻文州好像十分忐忑,苍白的脸上毫无笑容,“我们……算什么关系呀?”

“你觉得呢?”该来的总会来,王杰希靠着一棵柳树,“你觉得咱俩这样,算什么关系?”


评论(29)
热度(315)
©你怎么又白了 | Powered by LOFTER